第328章汐落,真的是你?

    小妹噼里啪啦地说着,颜汐落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她的心里激动的难以抑制,虽然公司小妹给她的照片只有那个画师的侧脸,可她却早已经从他熟悉的脸庞看出了,他是宁东航啊,是和她一起长大的宁东航啊!原来他竟然也在罗马,这真是太巧了!

    其实广场离颜汐落的小院并不远,可颜汐落却觉得自己跑了很长很长一段路。

    等她终于在公司小妹的带领下跑到地方的时候,老远就从那些流浪艺人中看到了宁东航。

    他犹如六年前那样高大,只是身形有些消瘦,脸上的表情也很是落寞,看上去就像把全世界都给挡在了门外似得。

    真的是东航,那个曾经给她满满的希望,陪她一起长大的男孩,而现在就在她的眼前。

    颜汐落停下脚步,扭头冲公司小妹说,“他是我以前的一个好朋友,没想到竟然会在异国他乡碰到他,这真是太巧了。谢谢你,谢谢你带我来这里。”

    虽然颜汐落有些语无伦次,可公司小妹还是听出了她心中的欣喜,对于自己顺手做下的好事,公司小妹心里十分的高兴。她冲颜汐落笑了笑,转身告辞离开,“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不用谢的。颜设计师,公司还有事我就先回去了,不耽误你和朋友叙旧。”

    说完,公司小妹就挥挥手走开了,留下颜汐落一步步朝不远处的宁东航走去。

    那一瞬间,颜汐落只觉得周遭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她一步步往前挪着,看着正在认真作画的宁东航。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一转眼都已经六年了,而现在的宁东航再不是六年前那个阳光的大男孩,他的脸上写满了刚毅,甚至还带着少许的沧桑。

    那些画架上有张马上就要完成的画作,都不用离近,都可以看到是她的侧影。他的身边还站着好几个等着抢画作的人,正耐心的等着这幅画画完,随时都会伸手来夺。

    颜汐落心里突然变得有些酸涩,时光过得可真快,一转眼,她跟宁东航竟然已经六年没见了。她已经历经了沧桑磨难,而宁东航的脸上,也再难找到当初的意气风发。

    当年的那个阳光大男孩,是她生命里不可磨灭的牵挂!

    东航,这几年你究竟是遭遇了什么?她站在理她几步之隔,悲伤蔓延她的每一根神经。

    颜汐落一步步慢慢朝专注的宁东航走去,看着他专注的眼神带着忧伤,一笔一划的描画着自己的模样,颜汐落整颗心都快要碎了。

    她和宁东航已经五六年没见了,这几年,她一直沉浸在自己或悲伤或欣喜的小日子里,几乎差点都忘了这个阳光向上的大男孩。

    而今的宁东航看上去硬朗了很多,下巴上有些许胡茬,嘴唇的线条紧抿着,眉头里藏着抹不开的忧郁。清风拂过,吹起宁东航身上的外套,看上去时那么的落寞和孤单。

    颜汐落看着这些,眼泪终究不可抑制的自眼眶滚落下来,心里默默念叨着,东航,好久不见。

    宁东航每天都在广场的这个位置画画,他把所有对颜汐落的思念都寄托在这些画作里,似乎只有这样,就可以把颜汐落的一颦一笑给完美的留下来。

    他专注的画完一张,听到耳边传来小声的呜咽声,他慢慢扭过头,看到身边站着位正在无声垂泪的女孩。

    女孩高高瘦瘦的,肤色有些苍白,娇小的脸上带着泪花,的眼睛正直直的看着自己。

    宁东航慢慢转回头,他刚才一定是在做梦,刚才他看到的一定是幻觉,汐落她五六年前就已经离世了,不可能会站在这里的,他一定是在做梦!

    这几年,宁东航总会出现些幻觉,经常会看到颜汐落就这样哭着站在自己的面前,一脸的哀怨。宁东航知道,那肯定是颜汐落的灵魂,她在质问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出面保护她,为什么要把她留在乔陌漓那个恶魔的身边!

    是啊,当初的自己是那么的懦弱,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弱小的她被乔陌漓困在身边,每天以泪洗面。

    每天的每天,他都在悔恨,在痛恨自己的不作为。

    汐落,对不起,这些都是我造成的,如果有来生,我愿意偿还因为自己的懦弱欠下的债,在你身边好好的赎罪!

    宁东航收起自己纷乱的思绪,他揉了下皱在一起的眉心,提笔继续给油画填上颜色。这副他画的是花房姑娘,背景是大片大片热情的薰衣草,身着白衣的颜汐落正轻盈的在那些薰衣草中间起舞。

    他提起笔刚在薰衣草上填了只蝴蝶,就听到身边的呜咽声仍在继续,甚至传来别人的低语声。

    “这姑娘是怎么啦?怎么哭得这么厉害?”

    “是啊,该不会是看到这幅画太美丽,被感动的流泪了吧?”

    “谁知道呢,咦,不对啊,你看看这姑娘,怎么跟画里的女孩长得一样啊!”

    “是吗?我看看,咦,真的呢。天呐,他们该不会是久别重逢的恋人吧?”

    熙攘的议论声传来,宁东航这才终于知道自己并不是出现了幻觉,因为不仅自己看到了颜汐落,别人同样也看到了她!

    他的心砰砰砰直跳,慢慢转身,看着站在自己身后几步之遥的颜汐落,紧张的眼睛都不敢眨,他生怕自己一眨眼,颜汐落就跟着消失了。

    无边的思念从他紧张的薄唇间吐出,“汐落,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颜汐落点点头,破涕为笑,“东航,是我,我是汐落。”

    宁东航放下画笔,慢慢朝颜汐落走过去。明明她们之间只相差了几步,他却觉得似乎用尽了一生那么漫长。

    他痴痴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颜汐落,激动的话都说不利索了,“汐落,真的是你?我不是没在做梦?你竟然站在我面前!”

    颜汐落泪眼朦胧,冲着宁东航点头,“是我,真的是我,东航,我没死,当年我坠海后被人给救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你在这里,东航,你在这里还好吗?”

    宁东航伸手触碰颜汐落的了脸,是热的,还有泪水。

    是的,真的是汐落,她说她没死,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