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曾经的爱已消失……

    就这样,宁东航简单的把自己那几件行李打包了下,就搬过去跟颜汐落开始了合租生活。

    每天早晨他们都一起晨跑,然后回来作画,互相交换心得,然后一起做饭吃。

    宁东航非常的细心,无微不至的照顾着颜汐落,他每天都觉得自己似乎生活在梦里,这样的生活是他梦寐以求的,简直能够称得上完美。唯一不完美的,是颜汐落完全把自己当成了好哥们,眼神里从来没有一丝丝爱恋的光。

    日子渐渐过的久了,宁东航就开始贪心起来,他不再满足于只是和颜汐落哥们儿似得相处,他想要的更多,想让颜汐落成为自己的恋人,延续青春期时那场最迷人的感情。

    这天傍晚,宁东航偷偷背着颜汐落准备了丰盛的大餐,然后等到夜幕降临时,把她从她自己的房间里喊了出来。

    颜汐落被宁东航推着来到了自己堆满花草的小院内,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里竟然摆了一张小桌子,上面布满了丰盛的菜肴不说,还摆着美丽的烛台。

    看到眼前这一幕,颜汐落笑着看向宁东航,“东航,你是要和我共进烛光晚餐么?”

    宁东航绅士的帮颜汐落拉出张椅子,“坐,我最美丽的小仙女。”

    颜汐落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抿嘴偷笑了下,跟着坐了下来。

    宁东航帮颜汐落倒了杯红酒,举杯致意道,“来,敬我们的久别重逢,cheers!”

    颜汐落跟着举杯,红唇轻抿,“cheers!”

    宁东航和颜汐落对饮了几杯,夜色渐渐变得深了起来,天幕上的繁星点点闪烁,一闪一闪的眨着眼睛。

    颜汐落的脸有些红润,已经微微有了几分醉意。

    宁东航突然从桌前站了起来,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朵灼人的红玫瑰,单膝跪地跪在颜汐落身前,“汐落,我爱你,嫁给我吗?”

    颜汐落被宁东航的举动吓的瞬间清醒过来,她原本以为两人只是简单的喝些小酒,万万没想到宁东航会对自己家求婚。

    这场求婚来的太过突然,突然到颜汐落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整个人都定在了哪里。

    而宁东航固执地跪在地上,动情地说道,“汐落,你是知道的,从很久很久以前,我就爱上了你。我知道你也爱我,但是我们被命运安排的分离。让你离开我去别人身边。可那时的我太懦弱,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争取幸福,就那样错过了你!自从得知你坠海的消息后,无数次的我都想跟着跳入海里去寻找你,懊恼终身。现在,你就像从天而降的天使重新出现在我面前,我就知道,这些年你受苦了,但是我们再也不提以前的事这是老天给我新生的机会!汐落,嫁给我吧!”

    颜汐落看着单膝跪在地上的宁东航,心里流露出一丝不忍,她原以为宁东航会珍惜和她只见的相处,不会再提起他们早就已经被埋葬的感情,没想到,却还是躲不过啊。

    深深吸了口气,颜汐落缓缓摇头道,“东航,对不起,我原本以为,以为我们之间是最纯粹的亲情。可我现在知道自己错了,可能我之前太自以为是了,根本没有问过你的感受。我,我真的抱歉。”

    宁东航眼里的星光瞬间熄灭,他失落的跪在地上,像是一尊雕像,孤单的身影被月光拉的很长很长。

    颜汐落看着宁东航失落的模样,心里十分不忍,“东航,很抱歉,我给不了你婚姻,也给不了你爱,我的心早已经遗失了,是残缺不全的。你适合更好的女孩。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可以给你亲情,最纯粹的亲情。其它的我再也给不了了,东航,你可以忘掉以前,不要在自责了。对不起!”

    宁东航直直的凝视着颜汐落,似乎想要把她的模样给印在自己的脑海中。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慢慢收回自己早已举得麻木的手臂,缓缓从地上站起,坚定地说,“汐落,我不会放弃的,我会等,我会一直等下去,等到你回心转意,等到你重新回到我身边。”

    颜汐落有些尴尬的轻咬了下嘴唇,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宁东航才好,只好低头沉默。

    宁东航自嘲的轻笑了下,本想默默走开,又怕颜汐落会多想,只好鼓起笑脸,“汐落,不要这样,我这个人脸皮可是相当厚的,被打击多少次都没事的,真的。我可以等,等到你哪天或许会回心转意呢。”

    颜汐落觉得自己的鼻头有点酸,她看向故作欢笑的宁东航,“东航,我……”

    “好了,我宁东航是谁啊?可是打不败的小强呢,这次不行还有下一次,我要做一枚打不倒的牛皮糖。”宁东航做着夸张的表情,满满都是自嘲。

    颜汐落被他逗得笑了起来,虽然心里还是有些小尴尬,不过却比刚才好多了。她认真地看向宁东航,“东航,我真的希望能永远和你做最亲的亲人,真的。”

    “好了啦,我接受你这个亲人,可你不能阻止我对你这个亲人的觊觎啊,嘿嘿,要小心哦,万一哪天我变成大野狼,那你就惨咯!”宁东航张牙舞爪的做出大灰狼的样子。

    颜汐落的心情跟着变得好转了些,作势搂住自己的肩膀,“哎呀,好可怕的大野狼啊。”

    就这样,原本有些压抑的气氛在宁东航夸张的肢体语言下再度变得欢快起来。两人嬉闹了几句,就各自回房间里休息了。

    关上门,把外面的世界隔绝起来,他们才卸下各自的伪装,不用再因为顾及另一个人的感受而强颜欢笑。

    宁东航痛苦的把自己丢在床上,心里很是挫败,虽然今天的求婚失败在他的预料之中,可真的要面对这个结果,真的需要一颗相当坚韧的心。

    他找到了她,她再也不想放开她的手。哪怕做的她的亲人,他也愿意。

    汐落,我一定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会等到你真心诚意的接纳我,不论多久,我都可以等的。

    默默在心里念出这句早已铭刻在心间的誓言,宁东航觉得浑身又充满了力量,这才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

    而另一个房间内,颜汐落出神的看着窗外的夜色,陷入了对远在他乡的乔陌漓的刻骨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