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颜汐落伤心欲绝…

    颜汐落怔怔的看着这些报道,大脑突然像是被雷劈了的感觉,她傻愣在原地,后面播报员说了什么她没听懂,只有婚期将近这四个字在她脑海里不停的晃悠,挥不去抹不散,魔咒般困扰着颜汐落的心神。

    原来,乔陌漓竟然要跟威廉的妹妹结婚了么?虽然颜汐落很少去公司,可是她早已知道她的设计稿就是那个叫黛安芬的女孩顶替的。

    乔陌漓还真以为byl是戴安芬设计出来的,所以他不问青红皂白就娶了那个设计师!

    这就是她认为是因为乔陌漓熟悉她的设计才赶来罗马的。

    原来不是,呵呵!

    照片上的黛安芬唇红齿白,肤色白皙,明媚善睐,确实是个相当标志的美人呢。

    只是,为什么听了这个消息的她,心里却像被人挖掉了一块一样,让她痛不欲生……

    她离开他一年了,她又不能回去他身边,他重新接纳别的女人很正常,为什么她却感觉自己快要活不下去了!

    “在做什么呢?”宁东航手里拿着份报纸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

    颜汐落收拾起自己失落的情绪,勉强挤出丝笑容,“哦,没什么,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宁东航把手里的报纸递给颜汐落,眼里有抹担心的神色一闪而过,“我刚才在广场上看到大家都在抢报纸看,然后看到了乔陌漓的消息,就顺手拿回来给你看看。”

    颜汐落心里快跳了一下,她已经大概能猜到报纸上会说些什么了。

    她低下头看着那份薄薄的报纸,只见上面头版头条正刊印着乔陌漓和黛安芬的合影,大标题更是加粗写着“热烈恭贺天目公司即将归入乔氏集团的子公司,主打byl品牌入驻中国市场。”

    下面则是密密麻麻的小字,上面详细报道了乔陌漓所在的乔氏集团和天目公司将要通力合作的商业新闻。

    在这则新闻下,是斜体小号字的花编新闻,上面绘声绘色地讲述了身为天目公司的首席设计师黛安芬成功赢取乔陌漓的欢心,全力负责此次设计推广byl品牌的一切相关事宜。

    不仅如此,小报上竟然还用暧昧的字眼大加渲染乔陌漓和黛安芬的关系,说他们是出双入对的情侣,亲密无间,更夸赞这是十分相称的商业联姻,相信不久的将来,就能顺利看到黛安芬嫁入乔氏集团。

    这些字像刀子似得字字戳着颜汐落的柔弱的内心,她觉得自己鼻子一阵阵发酸,硬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总算没有在宁东航面前掉下眼泪。

    宁东航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颜汐落,虽然很心疼她她,可是一想到乔陌漓另结新欢,颜汐落再也不会回到他的身边,宁东航担心变成痛惜,乔陌漓,既然你已经出局,那照顾落落的事就不再与你相干。

    颜汐落的眼睛无神的垂下来,是了,乔陌漓一定是以为那些设计稿都是黛安芬设计的。可是,这些都是她自己造成的,是她不愿意在乔陌漓面前露面,威廉这才不得已让自己妹妹顶替的。

    可是,为什么她的心会那么痛呢?

    等乔陌漓果真像报纸上说的那样娶了黛安芬,只怕她这一辈子都再也没有办法回到他身边了吧?

    呵呵,颜汐落无声的苦笑了下,是啊,自己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呢?明明立过誓再也不回到乔陌漓身边的,那么他将来要娶谁,要和谁白头偕老,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是,心里真的好痛啊,那种无边无际的窒息感险些要将她给淹没,把她拖入无边的地狱……

    宁东航心疼地看着想哭的颜汐落,轻轻伸出手揽住她的肩头,“汐落,想哭就哭出声吧,我的肩膀永远都可以让你依靠。我知道你看到这个肯定会很难受,可是我必须得让你清醒过来。忘了乔陌漓吧!忘了他,开始你自己的人生,我会永远陪着你。”

    颜汐落再也忍不住了,这些日子她的情绪随着乔陌漓的到来一直在紧绷着,压抑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到了临界点。而现在,那些报纸和视频上的内容,再加上宁东航的话,把她所有的负面情绪都给点燃,噼里啪啦爆发了出来。她狼狈的扑在宁东航的肩头,大声痛哭起来。

    “呜呜,东航,我是不是很傻?”

    “呜呜,我好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偷偷离开,为什么要听肖素云的话发那么重的毒誓?!”

    “东航,我是不是真的没有出息?我原本以为自己离开乔陌漓是件很容易的事,可当他突然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才发现我真的接受不了。”

    “呜呜,东航,我好没用,真的好没用啊!”

    听着颜汐落痛苦的哭诉,宁东航慢慢的拍着她的后背,柔声哄着,“汐落,你没有错,在我的眼里你永远都是那个最耀眼的女孩。你坚强,自立,善良,隐忍。你身上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吸引人想要靠近。所以,答应我,以后千万不要再妄自菲薄,你永远都不知道你是多么的优秀。乔陌漓和黛安芬的事是他混蛋,他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去怀念。”

    “可是,可是我的心不听我的话,它还是会偷偷的去想乔陌漓,还是想要和他在一起。东航,我该怎么办?我真的好后悔当初听了肖素云的话悄悄离开了乔陌漓,可我如果不乖乖的离开,乔陌漓就会毒发身亡!我为了让肖素云拿出解药,才离开他。我真的没想到我会这么痛苦……”颜汐落眼泪怎么也收不住,她不顾形象的在宁东航怀里放肆的大哭。

    宁东航依旧温柔地拍着颜汐落的后背,“没关系的,汐落,你慢慢会忘记他的,他不值得你为他伤心。我知道你心里放不下乔陌漓,可是他配不上你!你看看这些年他都做了什么?让你受到了多少伤害?汐落,忘掉他好吗?重新开始属于你的人生。”

    “东航,我知道你对我的情谊。”颜汐落擦擦眼泪,从宁东航怀抱里挣脱出来,“可是东航,感情的事情是不可以勉强的,我的心现在早已经千疮百孔,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喜欢任何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