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绯闻再掀风波…

    “没关系的,真的没关系的汐落,我可以等的。真的,你现在接受不了我真的没关系,我可以慢慢等,等到你愿意接受我的情谊为止。你心里不要有任何的压力,喜欢你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从来没想过一定要得到等值的喜欢的。我只要呆在你身边看着你就可以了。”

    看着宁东航真诚的眼神,颜汐落觉得十分的愧疚,她的心早已经被乔陌漓给填的满满的,早已经再也装不下任何人了。

    可是宁东航的固执她是知道的,唉,看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她不能自私的让宁东航的后半生被自己给耽误了。

    颜汐落心里顿时惆怅起来,暗暗打定主意,一定要尽快和宁东航拉开距离才行,绝对不能再让他这样深陷下去。

    “东航,我知道你对我的情谊。可是很抱歉,我不得不对你说抱歉,因为我真的没法回应你的深情,只能对你说声抱歉,也希望你能尽快找到属于你自己的幸福。”颜汐落十分诚恳地说着。

    宁东航心里落寞极了,他再也不想听到颜汐落跟自己说抱歉的话。

    看着颜汐落突然变得认真的小脸,宁东航伸手点了下颜汐落的鼻头,“讨厌,人家明明是在安抚你受伤的心灵,省得你自怨自怜到天亮,你不要想太多了好吧?”

    既然颜汐落不肯接受自己的情谊,为了不造成她的困扰,宁东航决定把自己这份情谊暂时埋藏在心里。相信迟早有一天,他能等到颜汐落回心转意的。

    而心事重重的颜汐落这才破涕为笑,以为刚才宁东航的那一番话真的是在宽慰自己,原先因为得知乔陌漓有了新女友而起的纠结瞬间消失了大半,心情变得好了很多。

    她拿起画笔,顽皮地看向宁东航,“好吧,现在让我回馈你一下,给你画一幅拉风的全身像,全免费哦。“

    “好啊,”宁东航来了兴致,办了张靠背椅坐下,成了颜汐落画稿的专职模特。

    他们默契的不再提起乔陌漓在宣城的事情,暂时恢复了表面上的其乐融融。可很多事,并不是绝口不提,就真的不存在的。

    宣城,乔陌漓这几天简直成了整个宣城狗仔追击的对象,他们密切关切着乔陌漓的一举一动,几乎二十四小时蹲守,都迫切的想要掌握乔陌漓和黛安芬亲密无间的第一手资料。

    这不,在宣城最奢华的酒店门口,店内纸醉金迷,潇洒阔绰,店外则猫腰蹲了一帮的狗仔,正支起耳朵仔细聆听着动静,单等着乔陌漓牵着黛安芬的手从酒店里出来。

    “妈的,咱们都一连蹲了好几天了,也没见乔陌漓和那个外国妞出门牵个手拍个拖啥的,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啊?!”负责蹲守的其中一名小报记者满腹牢骚,十分不满乔陌漓严密封锁消息的作风。

    另一名记者照着他的头就是一巴掌,“瞎想什么呢?人家可是大人物,数不清的媒体想要独家专访都要不到,会特意走出来给你拍?傻了吧你?”

    “就是,这些富豪玩的花样可多了,太多见不得人的东西需要遮掩,你能瞧见点小猫腻就已经很不错了。”另一名记者跟着教训道。

    被教训的记者傻了眼,“可这样也不是办法啊,他们在酒店里面吃喝玩乐,凭什么咱们就得在这里喂蚊子?”

    “因为你在工作,人家在享受生活。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就是那么的大,你不服又能怎样?”前辈记者低声呵斥了小菜鸟记者一顿,无奈地摇头,“算了,还是继续蹲守吧咱们。”

    而在酒店的最高层,乔陌漓正帮黛安芬倒着红酒,浓郁的酒香缓缓流淌在晶莹透剔的水晶杯内,十分的诱人。

    “来,敬我们最美丽的黛安芬小姐,祝你在这里玩的愉快。”乔陌漓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黛安芬一连被乔陌漓敬了好多杯酒,早就已经醉醺醺的了,她摇摇晃晃的接过酒杯,仰头一饮而尽,语无伦次道,“好,愉快,愉快。”

    乔陌漓看到黛安芬的神智有些不怎么清醒,就给被抓来当挡箭牌正黑着脸的陆少华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追问下设计稿的事情。

    陆少华不耐烦的皱起眉头,说实话,对这个高傲自大的外国妞,他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可是三少哪里会顾及他的想法啊,霸道的给他下了死命令,要么问出那些设计稿真正的作者下落,要么去非洲过一个月苦日子。

    比起满是蚊虫叮咬的非洲,陆少华不得不接受了乔陌漓下达的命令,使出浑身解数,耐着性子哄着黛安芬。

    此刻看到乔陌漓的眼神,陆少华只好硬着头皮朝黛安芬走去,机智的套起话来,“黛安芬小姐,你那些设计稿真是令人赞叹不已,你是怎么想出这么精妙绝伦的设计的?”

    黛安芬虽然喝的有些醉,不过她却并没有醉倒失去理智的情况,她妩媚地抬起头,看向陆少华,“这有什么难的,当然是我心里有感而发的喽。”

    “那你当时是根据什么样的感受设计出来的呢?”陆少华追问了一句。

    黛安芬的酒意瞬间清醒了不少,她突然觉得陆少华问这些分明是在套自己的话,似乎从他们跟她接触开始,就一直在追问着设计稿的事情。

    难道,他们真的像哥哥说的那样,是专程为了设计稿而来的?

    黛安芬的脾气虽然有些骄纵任性,可也不是胸大无脑的花瓶,她继续装着醉眼朦胧的样子,跟陆少华打着哈哈,“呵呵,这种感觉旁人是感受不到的,我也形容不出来,总之是有感而发,自然而然就画出了那些设计稿呢。怎么,你对这个感兴趣?”

    陆少华愣了两秒,举杯又给黛安芬倒酒,“倒也不是,只是看这那么新颖时尚的设计稿,对黛安芬小姐十分的钦佩啊!就忍不住多问了两句,希望你不要怪罪才是。”

    听着陆少华半真半假的话,黛安芬也跟着迷糊起来,或许是自己太敏感了吧?他们身为跨国集团,手下什么样的高手没有?怎么可能会为了这么两张破稿子耍这么多心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