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些的宁东航其实心里是很失落,也很心疼,他知道颜汐落肯定是在想念乔陌漓。可是乔陌漓,唉,宁东航深深叹了口气,乔陌漓现在和黛安芬在一起,这样三心二意的男人,汐落很难得到幸福。

    心里虽然这样想,可宁东航对乔陌漓的事情绝口不提,他把手里的果汁递给颜汐落,轻声说着,“汐落,再过几天,罗马广场上将会举行盛大的花草展销会,到时候咱们一起去看,好不好?”

    “谢谢。”颜汐落接过果汁,礼貌的冲宁东航点头表示了谢意,然后奇怪地问道,“花草展销会?”

    “是的,到时候整个广场都会摆满各种各样的花卉,特别的漂亮,咱们一起去看好不好?”宁东航征询着颜汐落的意见。

    颜汐落在这里已经住了好久,还真是第一次听说竟然还有花草展销会,想来还是因为自己时常深居简出的缘故吧?

    看着宁东航期待的目光,颜汐落觉得自己无法拒绝他这么盛情的邀约,索性大方的答应了下来,“好啊,什么时候开始?”

    宁东航的脸上扬起明媚的笑容,高兴的几乎都快要跳起来了汐落答应了呢,汐落竟然答应了和他一起去看花展,这就代表她一定会从乔陌漓的深渊里走出来。

    “再过几天就是了。”宁东航的晶子直亮,整个人都神采飞扬起来。

    颜汐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其实这么久以来,她并没有答应宁东航什么,反而是宁东航一直在小心翼翼的照顾着她,还要处处看她的脸色。

    “我答应你,会好好生活,你不要刻意哄我开心。”颜汐落浅浅的笑了,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明媚的笑意压根就没有到达眼底,心里仍是一片萧瑟。

    宣城。

    这几天,黛安芬开启了超强的工作模式,设计稿她画了一页又一页,把她的案头都给堆满了。

    可是作为专业的设计师,她不得不承认,这些跟之前被乔陌漓看中的那些设计稿有着天差之别

    每当她意识到这件事,心里就烦躁的想要呐喊,她就不信了,自己真的比不过那位颜设计师!

    黛安芬收拾好烦躁心绪,坐在案头又认真的投入了工作,可是直到窗外夜幕降临,她才无奈的发现,自己真的没有画出一副值得称赞的设计稿来。

    她画的那些作品虽然看上去很美,却并没有什么灵魂,就像空乏无味的包装,没有一丁点内涵。

    “唉——!”

    深深叹了口气,黛安芬终于承认了自己和那位不愿被人知道的颜设计师的差距。

    黛安芬挫败的把手中的画笔丢在桌上,头疼的揉了下眉心,闭上眼睛陷入了沉思。

    不行,她不能就这样算了,乔陌漓说过的,要给她机会让她留在他身边的,如果她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又怎么可能会被乔陌漓另眼相看呢?

    无论如何,她都必须再度拿出令乔陌漓眼神专注的设计稿来。

    黛安芬心里稍微思索了下,拿过自己的手机,把电话拨给了自己的哥哥威廉。

    电话很快接通,响起了威廉急躁的质问声,“安,你终于记得还有我这个哥哥来?”

    “哥,”黛安芬拉长着尾音撒娇,“你那么凶干嘛,我还不是为了公司么?看看你,接起电话就凶我,也不问我在这里过得好不好。“

    电话那头的威廉无奈的叹口气,对于自己这个任性的妹妹,他也是没什么办法。

    “算了算了,你在那边怎么样啊?乔总他对你好不好,有没有为难你?”虽然威廉远在罗马,也看到了他们当地那些报纸的各种花边新闻。可他从乔陌漓看着自家妹妹的眼神里压根就没有看到一点点的喜爱。

    “哥,乔总对我可好了,他还说让我留在他身边呢。”黛安芬炫耀似得跟威廉说着,“对了哥,我跟乔总已经商量好了这个季度的主打产品,不过设计图还没有出来,你赶紧让那位颜设计师明天出一份设计稿么?必须是这个季度的主导产品,我一会把这一期的设计要求发到你的邮箱!”

    “明天?”威廉不满的说道,“安,你在那边都已经是晚上了,咱们这里也快下午了,就这么一点时间,你就让人家交出设计稿,觉得合适么?”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已经把要做的产品种类和要求都列出来了,她给画出来不就好了。哥,人家可是专业的设计师,画份设计稿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有什么好为难的。”黛安芬高傲地说着。

    威廉再次叹息,“安,你自己也是设计师,怎么就不能设身处地的为别人多想想呢?每一份新颖的设计都是由设计师苦苦设计了很久才敲定的,你这样,不只是对人家的不尊重,也是对你自己的不尊重!”

    “好啦好啦,哥,你就去跟她好好说说,我这边还等着给乔总回话呢。”黛安芬不想被教训,催促威廉赶紧去办事。

    “安!怎么我说的话你全当成了耳边风了呢?公司是咱们的,不能什么事都把希望都寄托在别人的身上,而是应该自己提高实力。同样身为设计师,你……”

    威廉的话还没说完,黛安芬已经不耐烦的打岔道,“好啦好啦,哥,你快去啦,乔总过来邀请我去玩,我晚一点再跟你打电话,记得明天交设计稿啊!”

    说完,黛安芬就利索的把电话给挂掉了。自己这个哥哥什么都好,就是脑筋太死板,什么事都爱较真,不就让画份设计图么,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再说了,既然拿了公司的钱,理所当然就要为公司做事啊!

    黛安芬这样想着,心里才算好受了些,她把电话随意的丢在一旁,等着乔陌漓来接她去吃饭。昨晚乔陌漓答应了要带她去吃饭的,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到呢。

    而罗马这边,威廉自黛安芬挂了自己的电话后,只好无奈的去去找颜汐落。

    他知道自己妹妹的性格,虽然颜汐落肯让他们冒名顶替,说那些设计稿就是自己妹妹设计的。可要是再拿人家的功劳往自己脸上贴金,就有些不合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