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353章洒满斑斑泪痕的设计稿…
    很快,威廉就赶到了颜汐落租住的小屋。

    颜汐落这时正坐在画架前,面前还有个喝了一半的果汁杯。

    坐在玻璃房下,颜汐落看着天空飘下来的蒙蒙细雨,觉得自己的心事就像这场连绵不尽的小雨一样,简直糟糕透了。

    “嘟——嘟嘟——”

    细雨中传来汽车喇叭声,颜汐落循着声音看了一眼,发现是威廉的车,有些奇怪,这会下着雨呢,他来有什么事?

    威廉很快打着伞走进了院子,他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花房玻璃窗沿下的颜汐落,大声招呼着,“颜设计师,你在家可真是太好了。”

    颜汐落笑着点点头,站起身把威廉请进屋。

    “boss,这还下着雨呢,你怎么过来了?”

    威廉把手中的雨伞合上,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是这样的,咱们公司不是正跟乔氏公司合作项目么。然后今天那边致电过来,要求加急做一份设计稿。你看,甲方催的挺急的,我怕你忙不过来,就干脆亲自过来问问,看你能不能忙得过来。”

    颜汐落愣了下,加急设计稿?什么意思?是什么产品需要那么急迫?是乔陌漓要求的么?

    一瞬间,颜汐落心头涌上无数种心思,可是当着威廉的面,她却问不出来,只是强自笑着说,“我尽量吧,不知道那边有什么要求没?”

    “要求都在这里,是这个季度的主打产品,然后你再出一款同类型的,留着以后备用就可以了。”威廉说着把手里的资料递给颜汐落,“我知道这次的要求有些急促,你这边有没有什么问题?如果不行的话,我就跟那边说说,让他们缓几天。”

    “没事,”颜汐落早已经看出了威廉的为难,要不然也不会原本只是打个电话就能的事,专程冒着雨天亲自送材料来,“我这里还有几副之前没有完成的作品,跟之前的是一个系列的。晚上我加加班,争取画出来就好了。”

    威廉欣喜的点点头,不过心里还是觉得这样催的有些太急,忍不住又问了句,“真的没事?确定忙得过来?如果有什么困难,你可一定要说出来。”

    “还好,应该没什么问题,你放心吧。”颜汐落说着,转身想要去给威廉倒水,“你看我一忙都忘了,我去给你倒点水。”

    “不用了,我就是来征询你的意见,其它的不重要。既然你觉得没什么大问题,我也就放心了。”威廉说着,拿起自己的雨伞往外走去。

    正好宁东航这时端着水走了出来,他刚才看到有人来找汐落,仔细一看就是上次汐落的那个老板,就礼貌的拿水出来招呼道,“雨下这么大,还是坐一坐再走吧?”

    威廉回头,看到端着水出来的宁东航,冲着他礼貌地笑了笑,“不用了,我这就离开,很快就可以回去了,就不打扰了。”

    说完威廉就撑开雨伞,迈步走入雨中离开了。

    宁东航看到威廉离开,把手里端来的水放在桌上,看向颜汐落道,“这大雨的天,能有多紧急的事啊,还专程跑来找你?”

    颜汐落慢慢在画架那里坐下,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没什么,就是设计稿的事,说宣城那边在催呢。”

    宁东航敏锐的听到了宣城两个字,他知道乔陌漓已经和颜汐落供职的这家公司达成了合约,估计是关于工作上的事情吧?宁东航也没放在心上,只是觉得似乎不管走到哪儿,都摆脱不了乔陌漓似得。

    他看着坐在画架前认真开始作画的颜汐落,关心地说着,“那你能忙得过来吗?如果太辛苦的话,就推掉些吧,不要让自己太累了。”

    颜汐落拿起画笔,认真的开始描画起来,“还行吧,今晚加加班,应该能赶得出来。”

    “嗯,不要太辛苦就好。”看到颜汐落那么关注的开始了自己的工作,宁东航觉得自己不应该打扰她,转身去了厨房,帮她准备晚饭去了。

    等宁东航静静离开后,颜汐落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的从眼角滑落下来。

    她心里无限的思念着乔陌漓,甚至当乔陌漓来到罗马的时候,以为他是从自己的设计稿哪里看出了什么端倪,特意来寻找她的。

    可是现在看来,这些都只是她的一厢情愿而已。乔陌漓似乎并没有发现那些设计稿跟她有什么关系,甚至还催促天目公司赶快交下一期的设计稿。

    颜汐落知道自己心里这么想是不对的,可是她真的好想乔陌漓能看出来,那些被他赞赏不已的设计稿,其实是出于自己的手笔。不为名,不为利,只是单纯的希望乔陌漓能从那些设计稿中看出自己对他的思念,和对他们这段感情犹如白玉兰般纯真高洁的爱意。

    现在看来,终究是她想的太多了,他认定了设计稿是黛安芬设计的,还要和她订婚,呵呵。

    她的心怎么不甘,也无法改变她不能回去的事实。乔陌漓,如果这一切是你想要的,我祝福你。

    只是她的心为何这般绝望……

    颜汐落在心里无声的诉说着自己的伤心绝望,眼睛看向了空白的画板。

    她拿起资料看着这期的主打产品,悲伤无声的蔓延。

    她每一副设计稿都涂上了颜色,明明这一期的主打是鲜艳夺目的,她却设计了藏青色和烟灰色。

    她整个设计稿的颜色看上去充满绝望和悲切。

    她在书名的时候不再写安,她用了玉兰花结束。

    上面竟然有斑斑泪痕……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宁东航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颜汐落仍在认真的画着图案,心疼地说道,“先歇歇吧,这都晚上了,再急也不能耽误吃饭啊。”

    颜汐落眼睛专注地看着画稿,“我不饿,真的,你自己先吃吧,我这里还差点,不能断了思路。”

    “好吧。”宁东航无奈的搓搓手,也不敢过去打扰颜汐落,只好让她继续投入到绘画那些设计稿中去。

    夜色一点点暗沉,渐渐的连鱼白色都没有,变成了寂然的黑幕。

    颜汐落坐着的地方光感灯亮了起来,映衬着她认真专注的小脸,灯光下的她看上去是那么的娇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