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东航从房间内走出来,悄无声息的在她手旁放了一杯刚做好的鲜奶昔,又无声的走开了,丝毫没有敢打扰到颜汐落。他知道她的认真,不管她想要做什么,他都会百分百的支持她的!

    第二天,颜汐落连夜设计的画稿被传到宣城,黛安芬打开手稿,大吃一惊。

    怎么是这个颜色,她立即把灰色改为红色,变成了暗红。

    她满意的将设计稿拿给乔陌漓。

    当乔陌漓接过设计稿打开的一瞬间,他浑身的血液像是静止了流动,好悲伤绝望的设计稿!

    他双手颤抖的拿着设计稿,艰难的咽着口水,这是太太的手稿。

    他认得,她在伤心绝望,她是不是在恨他不该让黛安芬来宣城,可是落落,你为什么不出现。她一定还在罗马!

    那个红色一看就是后期改上去的,而且玉兰花瓣上洒着露珠,其实是泪水……

    乔陌漓的心刺痛不已,就像刚结痂的伤口又被给撕裂了似得,浑身疼得都快要窒息了。

    太太,真的是你!

    可是,你在哪里?!

    为什么不肯出来见我?

    为什么要躲起来?

    为什么?!

    乔陌漓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呐喊,悲伤的看着那些被篡改了颜色的设计稿,目光森冷地看着黛安芬,“黛安芬小姐,你能告诉我,你设计这副作品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吗?”

    黛安芬被乔陌漓森冷的目光看的心里一寒,还以为这张设计稿出现了什么重大的错误,不然乔陌漓的表情怎么这么狰狞?

    “呃,乔总,这副设计稿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你就告诉我,你设计这副设计稿时的灵感就好了。”乔陌漓木着脸,等着的黛安芬的答案。

    “哦,这个啊,”黛安芬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我是想到了美丽动人的爱情,譬如你……”

    黛安芬的话还没说完,乔陌漓已经不耐烦的闭上了眼睛,“少华,把黛安芬小姐给我送回去。”

    “好咧!”陆少华喜不自胜,等了这么多天,终于听到乔陌漓这句话了。

    黛安芬傻了眼,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赶她走?

    “乔总,是设计稿有什么问题么?”

    “走吧走吧!”陆少华当即不客气的拽着黛安芬的胳膊,把她往外架。

    “乔总!乔总!不要赶我走啊!”黛安芬大声叫嚷着,可还是拗不过陆少华的力气,很快就被架了出去。

    屋子里很快就剩下乔陌漓一个人,他颓然的坐在沙发上,看着那张沾满了颜汐落泪痕的设计稿心里疼痛不已。

    这张设计稿充满了绝望和伤痛,她设计出那么伤感绝望的设计稿,是不是对他也已经绝望透顶了呢?

    太太,这一生我都不会背叛你,你为我离开,远走他乡,我怎么可能会伤害你。

    太太,求求你回来吧!如果这一切需要一个人承受,那就让他乔陌漓一人承担

    然而屋里静悄悄,没有谁能解答乔陌漓心中的疑问。

    罗马街头

    一辆红色的超跑在街上肆无忌惮的疾驰着,里面坐了位衣着新潮的时髦女郎,正是被乔陌漓刚赶回罗马的黛安芬。

    此时的黛安芬愤怒极了,她原本以为乔陌漓是对她动了心,可到最后,千娇百媚的自己却比不过一张设计稿!

    刚下飞机,她就问出了颜汐落的住处,等不及要去收拾这个假装神秘不肯露面,最后却让她栽了跟头的设计师!

    车子像离弦的箭一样,很快就来到了颜汐落租住的小院外。

    黛安芬气冲冲的从车上下来,大力带上车门,高跟鞋踩得咚咚响,推门走进了院内。

    颜汐落正在弯腰浇花,冷不丁看到进来个人,愣了两秒发现竟然是黛安芬,就把洒水壶放在一旁,走过去招呼道,“黛安芬小姐?”

    黛安芬冷冷地看着颜汐落,下巴抬得高高的,倨傲地问,“你就是那名神秘的设计师?”

    “是的,不过我并不神秘。”颜汐落有些不明白,黛安芬不是在宣城吗?怎么这个时候跑来了这里?

    “呵呵!故弄玄虚的心机婊!你故意把设计稿弄错,然后看我在乔陌漓面前出糗!”黛安芬气呼呼地说着,伸手就想抽给颜汐落一个耳光。

    凌厉的巴掌打下去,被人给牢牢抓住了,是闻讯赶来的威廉。

    威廉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盛气凌人的妹妹,“安!你在做什么?!”

    “哥,你放开我!我要打死这个心机婊!她故意把设计稿弄错,然后乔总把我给赶了回来!”黛安芬说着伸出另一只手,无论如何都想抽给颜汐落一个耳光。

    威廉把她另一只手也架住,大声训斥道,“你疯了吗?设计稿有问题重新画不就好了吗?你怎么会做出这么没有脑子的事情?!”

    “我不管!”黛安芬用力从威廉的手中挣脱,打开自己随身的坤包,掏出一把锋利的小刀来。

    看着闪着寒光的匕首,威廉顿时紧张起来,“安,你要做什么?你不要做傻事啊!”黛安芬把刀子抵住自己的喉咙,单手指着颜汐落,红着眼睛说道,“哥!都是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她,我怎么可能会在乔总面前丢脸?!我不管,我要她走,让她离开公司!”

    “安,你冷静点,颜是很优秀的设计师,我们公司之所以会有现在的成就全部是她的功劳!我们不能……”

    “哥!我就问你是要留她,还是留我?总之有我没她,有她没我!”黛安芬歇斯底里的怒哄着,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在了颜汐落的身上。

    威廉看了颜汐落一眼,有些犹豫。他的父母早早就过世了,只剩下妹妹一个亲人,而且他答应了父母要照顾妹妹的,即便失去公司,他也不能失去这个妹妹。

    颜汐落看出了威廉的犹豫,露出淡淡的笑容,“没事的,威廉先生,你解除合同吧。”

    威廉长叹口气,心里实在舍不得颜汐落这枚大将,可他又无法说服向来刁钻任性的妹妹,只好歉意的说,“颜,真是抱歉,我……”

    “没关系的,真的。”颜汐落不以为意,只是一份工作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她也想今早离开,不然这样下去,真怕乔陌漓会找上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