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356章我不能在接受一次和你阴阳相隔
    第356章我不能在接受一次和你阴阳相隔。

    他在赌,在进行一场倾注了所有真情的豪赌,赌太太对他的情。

    如果这一幕被颜汐落看见,他相信她一定会出现的。

    于是他顺利的把自动送上门的黛安芬给骗到了酒店后,就迷昏了她,然后耐心地等待着颜汐落的到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乔陌漓的眼神看都没看躺在睡得像头母不住打鼾的黛安芬,而是一直紧盯着夜色。

    他的耳朵一直在灵敏的注意着外面的动静,只要他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心脏就紧张的停息下来,不安的等待着很可能回来的叩门声。

    因为他知道,这么晚了,一旦有叩门声,必定是他的太太——颜汐落。

    可是,一次又一次,随着那些脚步声的离近又远去,乔陌漓知道自己想错了,他们只是晚归的客人或者服务员,却没有一枚脚不声是自己太太的。

    没关系,夜还很长,他不介意一直等候下去。

    暮沉沉的夜色不停的变幻着,一点点变成了鱼白色,直到东方升起灿烂的朝霞,天亮了。

    一直立在玻璃窗前的乔陌漓落寞的丢下手中的烟蒂,在他的脚下,那些烟蒂已经丢了一地。

    他打着精神等了,可是他的太太,却始终都没有出现。

    乔陌漓艰难的露出抹苦涩的笑容,太太,你果真如此绝情么?你打算躲我躲到什么时候?

    乔陌漓缓缓吐出嘴里的青烟,长叹口气,步履蹒跚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而那张宽大的,黛安芬仍旧在不雅的呼呼大睡着,对周围发生的这一切完全不知道。

    乔陌漓落寞的身影慢慢离开了酒店,脚步沉重的仿佛之间老了十多岁。

    而他意兴阑珊的模样被早已经蹲守了的小报记者给拍了个正着,兴奋地记在了随身的小本子上:乔总和新女友恩爱,凌晨走出酒店脚步虚浮,疑似弹尽粮绝。

    颜汐落跟着宁东航离开了罗马,尊重了他的意愿,在夏威夷暂时住了下来。

    这里有宁东航家族之前的一个小产业,宁东航去自己家族做事,原本想怂恿颜汐落也去的,被颜汐落给拒绝了。

    为了不让宁东航那么执着的等候自己,颜汐落决定慢慢跟他拉开距离,等宁东航的工作稳定了,就离开夏威夷,去别的地方流浪。

    虽然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可是颜汐落的心里还是在记挂着乔陌漓的,有意无意的,她总想看看有没有乔陌漓的消息,以缓解相思之苦。

    而乔陌漓本来就是全球知名企业家,不菲的身价加上迷人的外表,想不让那些小报关注都难。

    这天,颜汐落正坐在咖啡馆,手里无意的滑动着手机,看到了有关乔陌漓的最新消息。

    上面是几张拍摄的十分清晰的照片,只见醉醺醺的乔陌漓搂着笑得娇俏可人的黛安芬,两人相拥着朝酒店走去,看上去就像热恋的情侣似得。

    而那则报道的标题也是起的相当暧昧:知名总裁怀抱佳人,同宿酒店双宿双飞。

    颜汐落的脸色瞬间惨白起来,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乔陌漓竟然真的跟黛安芬走到了一起。

    她曾经的怀疑真的变成现实,而上次她觉得不可能,这一次她再也不能让自己相信乔陌漓好爱着她!

    她继续往下翻着,想要看看有没有关于这则新闻的澄清之类的。

    可是,接下来的画面更是让颜汐落崩溃到了极点。

    只见上面清晰的有张乔陌漓的单人照,是刚刚从酒店离开时的样子,背影萧瑟又孤单,而且看上去没什么力气。

    那上面的配文是这么写的:乔总—欢好,精力透支弹尽粮绝。

    这两则新闻犹如重锤般捶在颜汐落的心口,砸的她半天都喘不过气来。

    泪水一下子从她的眼睛中涌出来,大颗大颗地滴在桌面上,很快形成了一小片水渍。

    咖啡馆周围的顾客有的看到颜汐落在哭,忍不住指着她小声议论着,探究的目光在她身上扫来扫去。

    颜汐落伤心的站起身走出了咖啡馆,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狼狈的样子。

    她穿过马路,越过栅栏,她想失去所有的力气,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行走。

    原来自己用一切换来的不仅仅是乔陌漓的活着吗,还有他将来和别的女人幸福生活的事实。

    呵呵,她做到了,她把一切都给了他,她在纷乱的世界里看着他拥着别的女人,残忍的伤害她。

    夏威夷是个海岛城市,到处充满着热带风情,街上的人穿着花花绿绿的裙子,来来往往的十分热闹。

    可现在,这些花花绿绿的颜色却让颜汐落看花了眼,她的心情难过到了极点,再看到那些热情的颜色,眼底忍不住一片眩晕。

    而她却忘了,此时的自己正走在繁华的街头。

    神情恍惚的她压根看不清前面的路,只一路的横冲直撞,所过之处引来一片刺耳的喇叭声。

    颜汐落头晕眼花,耳朵也被那些喇叭声吵得轰鸣一片。

    令人窒息的伤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觉得周围是片上下颠倒的世界,仿佛挣不脱的牢笼。

    “嘟——”

    刺耳的喇叭声响起,一辆汽车根本没想到会从马路边上突然冲出一个女孩,赶紧踩下刹车,猛按喇叭。

    可在惯性的作用下,汽车仍旧不可避免的撞上了突然跑出来的颜汐落。

    受到的撞击,颜汐落的身形像折断的花儿一样,在半空中飞了出去,然后重重落在了地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周围的人群纷纷围了过来,“不得了了,这是撞死人了。”

    “哎呀,好多血,好可怕。”

    只见颜汐落像破败的布娃娃似得,空洞的躺倒在马路上,大片大片的血迹从她的后脑勺渗出来,刺眼的灼目。

    颜汐落终于抬头看着天没空,凄惨的笑了,陌漓你要幸福!我走了。

    汽车车司机这下可吓坏了,人那么多,他想跑都跑不掉,赶快掏出手机拨通了警察的电话,“喂?警官先生,这里发生了一场车祸,有人受了重伤。”

    等宁东航接到警局通知的时候,颜汐落正躺在急救室里,命悬一线的在医院抢救。

    宁东航浑身的血液像是也静止了运动,汐落,你千万不要有事,我不接受再一次如你阴阳相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