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焦躁的站在急救室门口,烦忧地走来走去,嘴里不住地说着,“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她不会出事的,不会出事的!”

    他快要急疯了!大力拍着急救室的门,“医生,让我进去,汐落——”

    因为声音太大,引来了护士的呵斥,“先生,这里是医院,请你小声点。不要拍门!”

    看着急救室闪烁的红灯,宁东航的心整个都提了起来,他怎么都没想到,明明早上在一起吃饭的女孩,怎么就出了车祸呢?

    宁东航焦急的又等了好一段时间,觉得比自己的半生都要漫长,急救室的门终于开了,几名穿着绿衣服的手术人员推着病床走了出来。

    “医生,医生,她要不要紧?有没有事?”宁东航急的语无伦次,急忙围了过去。

    负责手术的医生摘下口罩,有些不乐观的摇摇头,“病人的情况很不乐观,随时有可能成为植物人。至于能不能顺利清醒过来,还得看她的个人意志。”

    宁东航如遭电击,不可能,那么单纯美好的颜汐落,怎么可能会成为植物人呢?不行,不行!

    “医生,求求你救救她,她还这么年轻,不可以成为植物人啊!医生,求求你了!”宁东航拽着医生的手,苦苦哀求着。

    医生早已经见惯了生死离别,把生死看的十分淡漠。

    他看着宁东航焦急的脸建议道,“这样,等她度过危险期,你可以试着跟她多聊天,尽量多唤醒她求生的信念。如果她自己已经放弃了求生的意志,那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听到医生这么说,宁东航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他担忧地看着昏迷中颜汐落那张苍白的仿若白纸一般的脸颊,心里深深刺痛不已。

    都怪自己没有照顾好她,不然她怎么可能会出这种事的!

    宁东航在颜汐落的病房外守候了一天一夜,他都不想离开。直到医生说病人暂时度过危险期。

    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宁东航赶紧跟着医生走进病房,之后他们把颜汐落送入无菌特护室,宁东航也跟着走了进去,看着她伤痕累累手臂,心痛的无法呼吸。

    他用心照顾着颜汐落,整日守在床边。

    半个月过去看了,他头发胡子乱糟糟的也不洗,他精神频临奔溃了。

    这一天,他坐在颜汐落病床边,看着她失去生机的容颜。

    他陷入了深深的自责:“汐落,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汐落,你睁开眼看看我好不好?”

    “汐落,我知道你的心还留在乔陌漓身上,我知道,如果不是他这些天那些龌龊消息,你怎么可能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汐落,你赶紧好起来啊,在这个世上,还有很多很多的人牵挂着你呢。你想想我,想想你可爱的儿子!”

    宁东航不停地在颜汐落耳根说着话,可颜汐落始终都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连呼吸都要靠氧气来维持,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而那个忧伤又坚韧的小人儿就那样陷入了沉睡,似乎在用沉睡来麻痹自己的心,再也不用被现实给伤害……

    宁东航疲惫的坚持着,不停的在颜汐落耳旁说着鼓励的话,他深知她的脾性,如果这世上有谁还能让她舍了命的在乎的话,那也只有乔陌漓和她与乔陌漓的儿子了。

    虽然这个认知让宁东航很受伤,他本以为这次相遇是上天给了他重新来过的机会。可是,不管他做什么,都不能得到颜汐落的笑容,甚至都比不过她在报纸上看到的乔陌漓的消息。

    他败了,他承认。

    是的,他比不过乔陌漓。

    可是,现在这些都已经不重要。

    “汐落,求求你一定要好起来,千万不要放弃自己。只要你能醒来,我愿意把对你的深爱埋藏在心里,从此以后,只做你的兄长,继续陪伴你,照顾你。”

    “汐落,我知道你还喜欢乔陌漓,喜欢就要去争,去抢啊!这样躲起来算什么?难道你想让你的儿子多一个后妈吗?难道你不知道后妈都会虐待孩子的么?”

    “汐落,你争点气,快点醒来,好好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告诉我你还活着,我知道你很坚强,六年前她坠入海底就活过来了,这个一次你一定会再次睁开眼睛。”

    宁东航不停地说着,可是颜汐落始终毫无反应,这个七尺高的大男人终于抵不过心里的恐慌,趴在颜汐落的病床边痛哭起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宁东航的情绪崩溃,止不住的嚎啕大哭起来,在外面值班的医生赶紧走了进来,想要把他给拖出去,“这位家属,你要冷静,患者现在神智根本都没有恢复。你这样哭也是没有用的,请你理智点。”

    宁东航脸上涕泪纵横,很是狼狈地跟医生吵了起来,“我冷静?!你告诉我,已经半个月了,她现在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你让我怎么冷静?!啊?!我恨不得躺在那里的那个人是我,是我啊!”

    说着,宁东航就去抓颜汐落的手,克制住想要拼命把她晃醒的冲动,流着泪乞求道,“汐落,醒来吧,你快点醒来好不好?我愿意用我后半生的幸福,换来你的平安无恙,只求求你能快点醒过来!”

    值班的医生淡淡叹了口气,医院里有太多的生死离别,无可奈何,他们早已经看习惯了。

    突然,宁东航发狂似地站起来,揪住医生的衣领说道,“医生,你快看看,她刚才指尖动了一下,真的,你快去看看。”

    “好好好,我这就看看。”医生赶紧给昏迷中的颜汐落检查了一下,经过一番忙碌,有些抱憾地回头看向宁东航,“情况还是不乐观,这位家属,你要做好最坏的准备。”

    “不!”宁东航大吼起来,“我刚才已经感觉到了,她的指尖动了一下,真的动了,并不是我的幻觉。”

    医生点点头,“是的,很可能她刚才只是偶发生的神经性反射。这样,你继续在这里跟她说话,努力激起她求生的信念。说实话,很多失去意识的人都是不想面对自己,把自己藏在了他们自己构建的世界里,不愿意醒来。希望你能够多多激发她的信念,让她重建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