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陌漓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如果他不那么拐弯抹角,而是一上来就执意要找到真正的设计师,没有迁怒入黛安芬,她们也不会因为那张设计稿而怪罪颜汐落。可能他的太太就不会失望的离他而去。

    那张沾满了泪痕的设计稿她肯定就是在对他的失望中画出来的吧?

    对不起,太太,我又一次让你失望了。

    “说,她现在在哪儿?”乔陌漓浑身充满戾气,他看着这对兄妹的眸子冷如寒冰!

    威廉摇摇头,“这个我们确实是不知道的,自从我们跟她解除了合约,她当天好像就已经离开了罗马。”

    “什么时候的事情?你们什么时候跟她解除的合约?!”乔陌漓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失控的大吼道。

    威廉羞愧地低下头,“就在我妹妹被赶回罗马的那天,我们去找她解除了合约。然后第二天,你就到了罗马。”

    “哈哈哈哈!”乔陌漓痛极反笑,难怪他那天设计好的局太太一直没出现,原来她早就已经不在罗马了。

    原本他是有机会找到太太的,可是都是眼前的这些人,都是他们的龌龊心思,害得太太不得不再度逃离!

    这些人都该死!

    必须付出代价!

    愤恨的乔陌漓浑身带着肃杀,冷声说道,“威廉,你恶意欺瞒,造成了我方不可挽回的重大损失。我方决定解除和你们公司的协议,并且收回byl这个品牌,咱们法庭上见吧!”

    威廉浑身瘫软地坐在地上,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当他昧着良心的时候,所有的结局都早已经注定了。

    “什么?乔总,你不可以这样!我们原本相处的很融洽的啊,只是一个设计师而已,哪里都可以找到的不是么?真的没必要这么大动干戈吧?而且我是那么的喜欢你,我哥哥那么疼我,只要你娶了我,就能得到我们天目的大部分股权,你要想清楚!”黛安芬急的眼睛都红了,这是都疯了吗?事情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

    陆少华实在是看不惯黛安芬那个嚣张地样子,他嘲讽的冲黛安芬摇摇头,“啧啧,你快醒醒吧!你们所谓的天目公司给我们乔氏提鞋都不配!你们真以为我们是冲着你们公司来的?呵呵,真是笑话!实话告诉你吧,你们嘴里的那个颜设计师,就是我们乔氏的总裁夫人,如果不是为了寻找她,你以为乔总有时间陪你们闲扯?快打盆水清醒清醒吧!”

    如果说之前威廉心中还存在着幻想的话,现在陆少华的话直接把他所有的期望都给戳破灭了。

    难怪这个王者一般的男人会看上他这个小小的天目公司,原来所有的商业活动,只是为了寻找他深爱的妻子。

    原来这个设计稿是总裁夫人的杰作。他真是:天堂右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他为啥要赶走演设计师,哦不,总裁夫人!

    威廉不由想起了他第一次见到颜汐落的时候,是啊,那时候的她虽然看起来柔柔弱弱,可眼底的那股子坚韧劲儿,分明跟眼前这个已经完全陷入了狂暴状态的男人一模一样啊!他怎么就看走了眼呢?!

    “乔总,我真的不知道她会是你的妻子,对不起,如果我早些知道她是你的妻子,肯定会极力把她给挽留下来的,真的对不起!”威廉诚心地道着歉,深深为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感到后悔。

    而一旁的黛安芬则和威廉完全不同,她不仅不为自己赶走颜汐落感到后悔,反而大声地叫嚣着,“乔陌漓,你这个混蛋!你竟然玩弄我的感情,我以为你没结婚,竟然喜欢你n该你找不到自己老婆,你活该和他天各一方!”

    乔陌漓的黑眸瞬间充血,一步步朝黛安芬走过来。

    “啪!”

    响亮的耳光声传了过来,黛安芬被打的摔在地上。

    “就凭你,别再恶心我!我看见你拿着太太的设计稿就觉得玷污了她的灵魂!”

    乔陌漓血红的眸子泛出寒光。

    黛安芬眼里含着明汪汪的泪花,“哥!他竟然打我?我从来没被人打过。”

    黛安芬被打的半边脸都肿了起来,但是乔陌漓紧紧只用了五成的力气。

    威廉立即走过去,想也不想“啪”的一声,再次摔了黛安芬一耳光。

    威廉刚才看出了乔陌漓想要杀人的目光,为了挽救自己的妹妹,他索性再给了黛安芬一个耳光。

    黛安芬两边的脸同时肿起来,威廉心里如翻江倒海一样难受。

    比起黛安芬被打肿的脸颊,威廉觉得保住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这里是罗马,可是他相信乔陌漓完全有能力把他们兄妹从这世间给抹杀掉。

    看着执迷不悟的妹妹,威廉着急地怒吼道,“你自己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n脱脱就是一个怨妇!如果不是你痴心妄想,会是现在这个结局吗?!”

    黛安芬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她羞愧的无地自容,别人打她算了,自己的哥哥这么疼她,也打她,她哭着推开威廉,跑出了办公室,“哥!我恨你!”

    看着远远跑开的黛安芬,威廉这才稍稍放下了心,所有的罪责就让他来承担就好了,只求乔总能够大发善心,放了他的妹妹。

    可是,乔陌漓的声音却直接把威廉的心思给撕得粉碎,“威廉,你以为把你妹妹给放跑,她就不用为她曾经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了吗?”

    威廉被乔陌漓说的心里一寒,知道自己的企图被乔陌漓给看穿了,吓的连声祈求道,“乔总,求求你放过我妹妹吧,她还那么年轻,还有大好的未来,请你再给她一次机会好不好?”

    乔陌漓转过身,声音冰寒彻骨,“那谁又来给我机会呢?”

    “乔总,我求……”威廉祈求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的陆少华给拽出了总裁室,“别这么多废话了,咱们还是公事公办的好!”

    威廉被陆少华拽了出去,被砸的稀巴烂的办公室再也没有了别的声音,唯独剩下乔陌漓落寞地站在窗户旁边。

    是啊,他给别人机会,谁来给他机会呢?谁能帮他找到他再次不辞而别的太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