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华的动作很快,很快就把和天目公司的合作给彻底解除了,并且已经起诉了天目公司恶意欺瞒乔氏集团,造成乔氏集团重大财产损失,顺便把罪魁祸首威廉和黛安芬一并送上了法庭。

    法庭当场宣判天目公司恶意欺诈行为属实,判定byl品牌此后由乔氏集团独有,任何企业和个人不得侵占,并且对于威廉和黛安芬做出重金罚款和劳教两年的惩罚。

    乔陌漓对这些结果并不感兴趣,他满心悲痛的把之前颜汐落画出的所有设计稿都装裱了起来,收在了他的书桌内。

    虽然他已经再没有勇气打开那些手稿,可是那上面的斑斑泪痕却始终在控诉着他的无情。

    为了能够得到颜汐落的确切下落,乔陌漓在罗马全程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却只是得来及找到颜汐落在那里待了一年的小院子。

    这天,他遣退所有人,甚至连陆少华都不准跟着,独自一人来到了那个小院内。

    院子里早已经人去楼空,不过之前颜汐落用过的画架和她植种的花草还在,正肆意的生长着,开出姹紫嫣红的楔。

    乔陌漓慢慢在院子里笃行,一步步慢慢感受着太太在时的场景。

    深吸口气,慢慢闭上眼,他似乎能看到太太坐在画架前,忧伤又无奈的一笔笔往画稿上添着颜色。而滚落在地上的一朵朵水花,是从太太眼眶内滴出来的眼泪,是那样的伤痛和无助。

    乔陌漓的眼角有些湿润,他从院子里一步步往内室走,推开门,整间房子内残留着玉兰花的气息扑面而来。

    淡淡的馨香沁人心脾,乔陌漓忍不住张开手环抱着自己,仿佛这样他就把太太给抱在了怀里似得。

    可是,等漫长的寂静过去,乔陌漓不得不重新回到现实中来,这满屋子的空寂,告诉他太太早就已经走远了。

    他在房间里一间间巡视着,看着太太生活过的地方,她的厨房,她的卧室,甚至洗浴间……

    空荡荡的房间到处都充斥着太太的影子,却再也听不到她善解人意的欢声笑语。

    乔陌漓静静躺在颜汐落躺过的大床上,仿佛颜汐落此时正躺在她身边似得,低声呢喃着,“落落,如果你想惩罚我,已经够了,我已经伤痕累累了,求你不要那么残忍好吗?求求你快点回来好不好?没有你,我该怎么活!”

    就这样,乔陌漓待在颜汐落曾经居住过的小院内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伤心欲绝。

    等陆少华找到这里的时候,他已经消瘦的没了人形。

    陆少华气得发狂,怜悯地看着乔陌漓,“陌漓,你看看你都成了什么样子?!这么一点小挫折就把你打击的痛不欲生!你难道不应该振作精神继续去寻找小嫂子吗?还有小斯洛等着你去照顾呢!你……!”

    因为太过气愤,陆少华伸手拽向躺在床上的乔陌漓,正准备把他给晃醒,这才发现他浑身滚烫如火,“糟糕,竟然发着烧!天呐,如果不是我找过来,你是不是就打算这样烧死算啦?!你怎么能这么没出息!”

    气归气,陆少华终究不能眼看着乔陌漓生病而不管,他一把扛起了乔陌漓高大的身子,走出颜汐落的小院,把他塞进车子里带离了这个让乔陌漓失魂落魄的地方。

    就在乔陌漓因为颜汐落的再次离去而形销骨立的时候,颜汐落正挣扎在死亡线上,每天靠氧气机输送着呼吸,而身体的供给只能靠那些营养液。

    惨败的无菌室每天除了单调的监护仪的声音,就是宁东航锲而不舍的念叨声。

    “汐落,我知道你能听到我的声音,你今天好吗?有没有好一些?要快些好起来哦。”

    “汐落,你是个坚强的女孩,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鼓励自己走出困境的,还有大好的人生在等待着你。”

    “汐落,你一定要快些振作起来,今天我偷偷在在你病房外摆了一颗仙人掌,希望你能像它那么坚韧不拔的活着。”

    “汐落,我每天都给你带来一盆仙人掌,这已经是第二十三盆了,你什么时候才打算睁开眼睛去看看呢?”

    “汐落,今天是第五十九盆了,护士已经对这些仙人掌发出了通牒,说如果我再不拿走,就统统给我丢到垃圾桶里去。”

    “汐落,院长同意了我的请求,那些仙人掌现在已经被放在了病房外专门的花架上,现在是九十七盆,我在等着你醒来,快醒来,汐落!”

    “汐落,这已经是第一百九十九盆仙人掌了,那个卖花的小姑娘甚至以为我每天去买花是看上了她,哈哈,你说可笑不可笑?汐落,我在等你醒来,加油!”

    颜汐落静静躺在病床上,外面的一切声音对她来说似乎都没有什么用似得,她觉得自己似乎走在一片雾茫茫的街道上。

    那条街道阴冷潮湿,漫无边际,没有人烟,似乎连声音都没有。

    颜汐落已经在这里徘徊了很多天,可不管她往哪边走,身前背后都是化不开的浓雾。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甚至连自己叫什么都忘记了。

    是啊,她是谁?来自哪里?

    颜汐落努力思考了一番后,发现大脑一片空白,只好颓然的低下头,她想不起来,什么都想不起来。

    这天,她像往常一样站在那片浓重的迷雾中,却发现有道黑影在她面前闪了过去。

    想也不想的,她拔腿就追了上去。

    她被困在这个鬼地方太久了,好不容易见到了抹影子,必须得问清楚才行。

    颜汐落卯足了力气追赶那抹身影,直到累得气喘吁吁,才好不容易抓住了那道身影,竟然是个孝子。

    这是个长得十分可爱的小男孩,柔软的头发,浅蓝色的眸子,正开心地冲着她笑。

    “你是谁?我是谁?这是哪儿?”

    颜汐落不由自主的抛出这么多问题,小男孩只是摇头,他凑近颜汐落,软软的小手塞进颜汐落的手掌心里,低低唤了声,“妈妈。”

    这声呼唤宛如一道惊雷击中了颜汐落的大脑,所有的记忆一下子涌现在她脑海中,她坎坷的前半生不停的在眼前闪现。

    坠海,产子,解毒,逃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