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颜汐落终于醒了过来,他所有情绪都松懈下来,再也控制不住的失声呜咽起来。

    颜汐落的眼神茫然了一阵子,过往的那些记忆清晰的回到了她的脑海中,原来之前她被困在那些浓重的迷雾里,是陷入了深度沉睡中。

    如果没有宁东航锲而不舍的呼唤,或许她早就已经在那些迷雾中迷失了。

    看着在自己面前哭的像个孩子似得宁东航,颜汐落苦涩地笑了,“东航,我是个祸害呢,阎王爷不肯收我,都到了鬼门关还把我给踹回来,我就只好活过来了。”

    “还笑,你真是,”宁东航轻叹口气,用力拥住颜汐落,久久提起的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

    宁东航收拾了下波涛起伏的心绪,认真地看向颜汐落,“汐落,经过这次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够忘记过去,重新开始你崭新的生活。真的,不要再沉醉在过去了,以前的所有过往,种种,答应我都忘掉好吗?”

    看着宁东航深情不已的眸子,颜汐落的心悄悄的悸动了一下。

    这个可靠质朴的大男孩,始终在用尽全身心照料着她。

    而她,何德何能啊?

    “东航,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真的,没有你,就没有我的新生。”颜汐落真诚的朝宁东航道谢。

    “没错,这可是新生呢!我陪着你一起重生!”宁东航精神一振,为颜汐落说的新生两个字而高兴。

    在这个世上,他是最了解颜汐落的秉性的人。可能这一辈子,她都不可能真正的放下乔陌漓。

    可是,他愿意等,哪怕等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刻。

    只要颜汐落愿意,他都会一直守候在她的身边!

    直到永远!

    *

    清晨的阳光洒下来,宁东航推着颜汐落在医院的康复区做着复健。

    经过医生的一系列诊断,他们不敢相信地告诉宁东航,颜汐落原本受伤的后脑竟然奇迹般的康复了!

    但是,因为颜汐落已经卧床了三个多月,身体机能这些都跟着变弱,必须慢慢坚强体力,才会真正的恢复健康。

    因此宁东航在陪颜汐落吃过早饭后,便推着她去了外面。

    外面的空气格外的清新,青翠欲滴的叶子上还挂着几颗晶莹的露珠,鸟儿偶尔在枝头啾唧一声,又拍拍翅膀很快的飞走了。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颜汐落觉得跟自己之前待在那些迷雾时的情形,简直恍如隔世般遥远。

    “在想什么呢?”宁东航看到颜汐落似乎在发呆,柔声问了句。

    颜汐落偏了下头,指着墙角的一排花架问道,“咦,那里怎么有排仙人掌?满满一花架,而且还开着花,真是太漂亮了!”

    “要不要过去看看?”宁东航推着颜汐落走了过去,这才调侃道,“傻子,这本来就是我为了唤醒你准备的啊!你查查这里有多少盆?”

    颜汐落讶然地瞪大眼睛,没想到这些开着楔的仙人掌竟然是宁东航为自己准备的。

    她的眸子里涌出满满的感动,看着那些坚韧的仙人掌,认真地数了起来,“一盆、二盆、三盆、四……”

    “竟然有一百二十四盆?这么说,我昏迷了整整三个月零四天?”颜汐落感动的眼睛都湿润了。

    一百二十四天,看着明明已经被医生判定很可能成为植物人的人,宁东航却仍在不眠不休的照顾着她。这是怎样的坚持和付出呢?

    宁东航却走到颜汐落面前,慢慢蹲了下来,认真地注视着她的眸子,摇头道,“不,你已经整整昏迷了一百三十六天。刚开始的时候,我都在提心吊胆中度过,根本没想到要给你买仙人掌。后来,我在帮你买衣服的路上看到路边有人在卖仙人掌,看到那些植株柔弱却坚韧的样子,就不由的想到了你。然后,我就每天买来一盆,等着你醒过来。”

    颜汐落被感动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捂着嘴生怕自己会哭出声。原来自己已经昏迷了那么久,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却用大海般宽厚的心在默默等待着她的苏醒。

    宁东航看到颜汐落眼中的泪光,生怕她真的会掉出泪珠。不管高兴还是难过,他都不想看到她哭的。

    “傻瓜,”宁东航伸手刮了下颜汐落的鼻头,“这些可都是我花钱买来的,十五元一盆,等你好了,我还得跟你讨回本钱呢。”

    “呜呜呜……”宁东航不说还说,一说颜汐落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掉落下来。

    这个纤细敏感的男人,无处不在为她考虑,生怕她会有一点点不开心,竟然连调侃都用上了。虽然他的调侃是那么的拙劣,却让她感动的流泪不已。

    “哎呀,怎么还是哭了,好啦好啦,别哭了,我不跟你要钱总行了吧?走,我们说好去做复健呢,去迟了医生要骂人的哦。”宁东航慌手慌脚的安慰着颜汐落,生怕她会继续这样哭下去,推着她网复健室走去。

    此时清晨的阳光正好,淡淡的晨光打在他和颜汐落的背影上,是如此的相衬。

    在宁东航的细心呵护下,颜汐落的身体很快就恢复如初,顺利的搬出了医院。

    她跟着宁东航来到了在夏威夷的新住所,这是层热带风情的三层小楼,一楼是客厅,二三层任由颜汐落挑选。

    向来喜欢眺望海景的颜汐落自然选了三楼,这里正好可以看到不远处的海滩,推开窗户,还可以吹吹热情的海风。

    颜汐落向来是个闲不住的人,刚从医院康复没几天,她就开始忙起了找工作。

    宁东航对此有些不高兴,非常不想让她重蹈在罗马的覆辙。

    这天,宁东航早早准备好丰盛的晚餐,在吃饭的当口终于开口说道,“汐落,与其给人工作,你为什么不想着自己开一间公司呢?”

    颜汐落正在喝着椰子汁,听宁东航这么说,差点没有把喝进嘴里的椰子汁给喷出来。

    她努力咽下椰汁,这才没什么底气地说道,“我?自己开公司?呵呵,别开玩笑了,我不行的。”

    “怎么不行?你有这个能力的,真的。”宁东航十分认真地说,“这样,我出资,咱们合开一家服装公司,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