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无论自己做什么都不舍得苛责自己半句的宁东航,颜汐落的眼睛有些潮湿。她明白宁东航一直在无声的等待着自己,可是……

    “好啦,都这么晚了,站了一天这么辛苦,我们去吃点东西。”宁东航不想看到颜汐落负疚的眼神,拥着她的肩膀离开了公司。

    他们住的地方离公司很近,宁东航就没有开车,陪着颜汐落顺着绿荫成林的人行道上慢慢走着。

    此时已是华灯初上,空气中弥漫着怡人的椰子香味,浓郁的就像是爱情的味道。

    “东航,我……”颜汐落喊了宁东航一声,欲言又止。

    宁东航侧脸看过来,温柔问道,“怎么啦?想说什么?”

    颜汐落迟疑了一下,低下头小声说道,“东航,你可不可以不要对我这么好?”

    “哈哈,”宁东航爽朗地笑了,摸着颜汐落的头顶揉了两下,“对你好是应该的啊,谁让你是颜汐落呢。”

    “可是,可是你对我越好,我就会感到越不安,心里会觉得对不住你。”

    “傻瓜,我做这些都是心甘情愿的啊,你怎么会这么想呢?”宁东航看着轻皱眉头的颜汐落,不懂她怎么会生出这么奇怪的小心思。

    颜汐落沉默了一会儿,小声地说,“宁东航,我们试着交往吧?”

    “你说什么?”宁东航楞住了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我们试着交往吧。”颜汐落不好意思的盘着自己的手指,头低的快要扎进地缝里去了。

    宁东航瞬间欣喜若狂,他看着面前他用生命爱恋的女孩,高兴地说不出话来。

    这么多年,他的等待终于见光明,汐落原本就是他的,她终于回到他身边了!

    他绕着颜汐落转了两圈,突然冷静了下来,“汐落,你不用这样的,真的。我对你好是我心甘情愿的,从来没有要求你等值的回报。而且我知道你心里还放不下乔陌漓,虽然他在罗马跟那个黛安芬传出了绯闻,不过我相信以乔陌漓的眼光,肯定是看不上她的。”

    对于颜汐落提出试着交往的事情宁东航心里高兴的都快要发疯了,可是他不想颜汐落是因为感激他而做出这样的决定。

    他可以守在她身边慢慢的等,等着她心甘情愿的接纳他,全身心的接纳。

    虽然自从他们离开罗马后他就没有再关注过乔陌漓,可是以他对乔陌漓的了解,报刊上那个叫黛安芬的乔陌漓是绝对瞧不上的。

    他是喜欢颜汐落,想要和颜汐落过一辈子没错。

    可是他喜欢的光明磊落,绝对不会乘人之危,落井下石。

    听到宁东航掏心挖肺的这些心里话,颜汐落心里更加感动,她迟疑了一会儿,幽幽说道,“东航,这几天我想的很清楚。不管那个黛安芬和乔陌漓是不是还有什么牵扯,都已经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了,因为我已经不可能再回到他身边了。而这些时间我看到了你的幸苦和付出,在想我之前是不是太自私了,自私到把你对我的好当成理所当然。东航,我想我应该尝试着给你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宁东航呆呆的听着颜汐落的话,整个人都傻掉了。他做梦都想着有一天颜汐落能够试着接纳自己,可当幸福真的来临的时候,他却觉得来得那么的突然。

    “呃,我知道我可能有些太贪心了,如果,如果你不同意,就,就当我没说。”颜汐落看到宁东航半天都没有反应,以为自己想多了,很是尴尬的丢下这句话,脚步匆匆地往前走了。

    宁东航赶紧快步追上,“不不不!汐落!我只是太高兴了,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等待着,等你试着接纳我对你的爱!可当这种设想变成现实时,我竟然慌了神没了主张,甚至在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天呐,我真的不敢相信,汐落,我怎么可能会不答应?这是我期盼了多年的梦啊!”

    颜汐落听着宁东航情真意切的话,脸上浮出两抹可疑的红云。宁东航的声音太大了,他们已经引来了行人的频频注目,得赶紧离开才行。

    于是颜汐落娇羞的推了宁东航一把,“别人都在看呢,我们还是快点走吧,我都有点饿了。”

    “别人看怎么啦?我恨不得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愿意给我机会让我证明我的爱意!汐落,你原本都是我的女人,现在中古回来了!现在所有的语言都无法表达我心中的狂喜!天呐,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对了,你饿了?走,想吃什么?我可不能在你答应的第一天就饿到这么美丽的女士呢。”

    “贫嘴。”颜汐落娇嗔的斜了宁东航一眼,轻笑着跑开了。

    宁东航大步追上,心里被满满的幸福感填满。周遭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那么的顺眼,就连偶尔经过的流浪狗都变得无比可爱。

    这个他耐心等待了这么多年的女孩,终于肯试着对他敞开心扉了,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他振奋的事情了!

    幸福,总以为遥不可及,却往往来得那么突然,让你甜蜜的神智都忘记了心跳,却甘之如饴。

    颜汐落跑得慢,他从她的背后一把抱住了她,“汐落,我抱你走.。”

    “不要,我自己走,东航快放我下来!哈哈哈!”颜汐落的笑声爽朗的传遍那条小路。

    宁东航放下她,捉住她的小脑袋,“汐落,还记得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吗?每天我抱着你送你回家的。落落,我爱你!”

    他的眸光幽深似海,如火的锁住颜汐落绯红的小脸。

    颜汐落看着他,听见他叫落落,突然大脑轰的一声,这一声落落像极了某个人这样叫她。

    宁东航缓缓的低下头,吻上她的唇,颜汐落猛地一怔,偏过头,男人的唇擦过她的小脸。

    宁东航立即放开了她,他太心急了。

    赶紧拉着颜汐落,大笑,“走,汐落,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颜汐落这才从回忆里走出来,跟着宁东航往街上跑去。

    *

    宣城。

    乔陌漓自从被陆少华强行从罗马带回来后,情绪一直都十分的消沉,抽烟酗酒,憔悴的十分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