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再也不去公司,把所有的事宜都交给了副总和林俊处理,没事就泡在陆少华的酒吧里。

    像他这样的金贵自然吸引了不好火辣美女的注目,她们自诩貌美肤白大长腿,一个个袒胸露背的,娇滴滴坐在喝的醉醺醺的乔陌漓身旁,都想和他来个一夜风流。

    可她们只是刚走到乔陌漓的身旁,压根都没来得及坐下,就被乔陌漓吼得落荒而逃,“滚!”

    陆少华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这一幕,除了耸肩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他们从罗马回来已经两三个月了,可是乔陌漓始终消沉的终日酗酒,而且还不管不顾的吼其他的顾客。

    本来嘛,开酒吧就是让那些有钱有钱的人来玩的,乔陌漓这尊大神往那儿一坐,自带冰山效应,赶走了无数对他有想法的妙龄女子。

    陆少华原本以为自己的生意会因为乔陌漓变得很差,当然他也从来不在乎这些,他开酒吧纯粹就是为了消遣而已。可是令陆少华没想到的却是,自己家的酒吧生意竟然不可思议的夜夜爆棚起来,人多的几乎连卡位都没有。

    看着那些明显精心打扮,坐在乔陌漓附近,或搔首弄姿,或故作矜持,且目标都是拿下乔陌漓的曼妙少女们,陆少华心里暗暗送她们一句话:自求多福吧!

    眼瞅着乔陌漓喝得趴在桌上起不来,陆少华叹着气走到他身旁,“三少,该回家了。”

    “回家?”乔陌漓惺忪地抬起头,眼中满布着吓人的红血丝。

    他微眯着眼睛打量了陆少华两眼,扯弯嘴角苦笑道,“呵呵,家在哪儿?我没有家啊。”

    是啊,没有太太在的地方,怎么能称为家呢?

    “三少,你不能老这样下去啊,身体也经不住这么折腾啊。我知道你想要找到小嫂子,可她就像人间蒸发了似得,怎么都……”

    陆少华的话还没说完,乔陌漓已经猛地站起来,朝着他脸上摔了狠狠一拳。

    “不许在我面前说她蒸发,她只是躲起来了,躲起来了,她不想见我,如果我死了她会回来,那就让我喝死算了!”

    这一拳乔陌漓虽然用足了力气,可是这些天他酗酒憔悴憔悴的体力根本就不行,压根就没有多大的威力。

    不过就算是这样,陆少华还是被打得踉跄了一下,气得他扭头就走,“真是疯了,我懒得说你,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吧!死了拉到!”

    乔陌漓压根不理会陆少华的话,继续趴在吧台上,一杯杯灌着苦涩的烈酒。只有当他的头脑被麻醉的时候,他的心才不会那么痛。

    “咦?乔陌漓,你果然在这里。”宛如莺啼的女声在乔陌漓耳旁响起。

    乔陌漓头都不抬的挥手赶人,“滚!”

    往常他只要冷冰冰的吐出这一个字,那些围上来的女人就会识趣的离开。

    可是这一次,这个女人却大胆的又离近了些,“唔,你身上好臭。乔陌漓,我问你,你有没有找到汐落?这么久都没有你们的消息,我真的很不放心。”

    听到汐落两个字,乔陌漓的神智这才稍稍回复了些,他偏头看向跟自己套近乎的女子,“慕心雨?”

    跟乔陌漓说话的正是慕心雨,她正着急地看着乔陌漓,一个劲儿催问,“快说啊,都这么久了,你究竟找到汐落没有?你怎么这么没出息,连自己的老婆都找不到,还在这里喝酒!”

    乔陌漓听了慕心雨的话,苦涩的摇摇头,不再搭理慕心雨,继续喝自己的闷酒。

    慕心雨急了,“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啊?问你话呢,怎么都得给个答案吧,摇头算几个意思啊?”

    过了好一会儿,乔陌漓注视着酒杯,苦涩道,“没有,我没有找到她。我是没出息!”

    他的心好痛,他找不到太太自己已经很难受了,那让别人说他没出息,呵呵!

    他乔陌漓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他的世界里没有了颜汐落!

    “天呐,都过了这么久了,你竟然还没找到她,我的天,汐落究竟跑到哪里去啦?不会出什么事情吧?”慕心雨担心地说着。

    一道男声从她背后传来,“我看你还是先担心下你自己吧。”

    听到熟悉的声音,慕心雨立马回头,脸上换上讪讪的笑容,“呵呵,我挺好的啊。”

    凯利洛川危险地眯起眼睛,从牙缝里挤出几句话来,“我亲爱的太太,如果你下次回娘家探亲能顺便带上我的话,我会很感激的。”

    “哈哈,哈哈,”慕心雨尴尬地摸了下自己的后脑勺,“那什么,你不是忙着去参加女王的晚宴么?我闲着也是闲着,就回趟娘家看看父母呗。”

    凯利洛川继续眯着眼睛,“嗯哼?可是你的娘家似乎不在酒吧呢?”

    原本他们小两口在英国住的好好的,可是因为他突然被女王邀请去参加公主的择婿大典,因为怕慕心雨误会,凯利洛川就没有告诉她,只说要去参加个庆典,过两天就回来。

    可谁知道他前脚刚走,她就从女仆那里听到了他是被召去充当公主夫婿人选的,立马给他来了个翘家偷溜。这下给他慌得,庆典也不去了,马不停蹄的就是一路追啊。

    可谁知道等他追到了岳父母家,却被告知她刚吃过晚饭,说去酒吧消遣下。

    当时凯利洛川的脸就绿了,大气都不敢喘的一路小跑,按着岳父母说的地址找到了这里,却看到了她跟乔陌漓那个可恶的家伙那么亲密的坐在一起,气的他肝儿都疼了。

    面对凯利洛川的指控,慕心雨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呵呵,我是想来这里找汐落的。这么久都没有她的消息,我就寻思能不能在这里碰到她。”

    “嗯哼,所以呢?”凯利洛川继续问着,心里却早已有了答案。瞅瞅乔陌漓那个消沉落魄的样子,胡子拉碴,一点形象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是汐落在的样子呢!

    “可是乔陌漓说他并没有找到汐落呢。”慕心雨说道这儿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哈,凯利洛川,你竟然在质问我?”

    说着慕心雨从吧台的椅子上跳下来,伸出手指戳着凯利洛川的胸膛,“谁给你的脸让你这么凶巴巴的?哼!你自己都有老婆孩子了,竟然还去参加女王为她女儿举行的择婿大典,真是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