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来了,你能感应到么!

    “三少,你看我们要不要现在就要去找太太?”陆少华轻声问道,打断了乔陌漓翻涌的思绪。

    乔陌漓竟然调皮地摇了摇头,“不,我们不要去吓跑了她,这次我要好好的把她的所有都了解清楚。然后,再出现在她的时装大赛上,把她接回家。”

    “好的。”陆少华遵从了乔陌漓的吩咐,很快安排好了一家五星级酒店,陪着他住了进去。

    乔陌漓和陆少华住在十七层的总统套房,他看着窗外的醉人夜景,吩咐陆少华道,“去把太太这一年多的经历查清楚吧,我很想知道,她是怎么完成这个破茧成蝶的蜕变的。”

    “好的。”陆少华依着乔陌漓的吩咐,很快就查清了颜汐落现在的身份和背景。“三少,小嫂子是以股权人的身份举行这次时装展的。”

    “嗯?她是股权人?自己开了公司?”乔陌漓感兴趣的挑了下好看的眉毛,看来自己以前倒是小看自己的太太了。

    陆少华摇摇头,“也不全是,我刚才查了这家叫nl的服饰公司,小嫂子是以合伙人的身份和别人共同开的公司。而且这家公司主打的品牌,就是nl。”

    乔陌漓的脸瞬间黑了下去,“和谁?”

    陆少华犹豫了下,终究还是说了出来,“就是你舅舅的儿子,宁东航。而且如果我的推测没有错的话,这一年多来,他始终都和小嫂子在一起。因为我派出的人看到他们是同时离开罗马,又同时抵达夏威夷的。”

    “什么?!”乔陌漓用力的拍了下桌子,声音大的吓到了陆少华。

    “宁东航c啊,我苦苦寻觅了太太那么久,他一直都是知道的,却不动声色的瞒着我c\好!”乔陌漓气得双眼喷火,他毫不犹豫地掏出电话,准备拨电话给自己的舅舅。

    宁东航已经消失了很多年,就连舅舅提起这个我行我素的儿子都一筹莫展,今天他就让他舅舅看看,看看他养的好儿子!竟然蓄意拐带他的太太!

    乔陌漓黑着脸摁下了舅舅的电话,就在拨出去的那一刻,他又摁下了取消键。

    不行,他暂时还不能这样做,如果他直接把舅舅给搬来的话,太太肯定会埋怨他做事太不稳妥。如果到时候再惹怒太太,自己更是得不偿失。

    乔陌漓按耐住心中的怒火,默默的把电话丢到一边。

    他决定暂时先按兵不动,亲自去太太的时装展上把她带回家!至于宁东航,哼,等他追回他心爱的太太,再来收拾他!

    翌日。

    颜汐落在夏威夷举行的时装大赛盛大召开,t台上那些超模们穿着颜汐落静心设计的服装,收获了观众如潮涌般的掌声和狂热的呼哨声。

    华美的灯光和闪烁的彩灯交相呼应,照亮了整个夏威夷。

    而在这些热情洋溢的观众中央,前排的两个人特别引人注目,因为他们不但不鼓掌,而且还左顾右盼的东看西瞅,明显不是来观看时装大赛的。

    这两个人并不是别人,正是等待接回颜汐落的乔陌漓和陪着他的陆少华。

    乔陌漓耐心地坐在前排,宽大的墨镜遮住了他大半张脸,不过仍旧遮不住他英俊的相貌。

    看着展台上那些光鲜亮丽的服饰,把那些本就貌美的模特们映衬的更加耀眼,乔陌漓的心跟着激动起来,这些都是出自他太太的手笔!

    一股自豪感在他心中油然而生,乔陌漓眼睛眨也不眨的紧盯着舞台,大赛马上就要进入尾声了,届时,他那美貌的小娇妻就要从幕后走到台前,闪亮登场!

    随着展台上模特们的缓缓退场,穿着时尚的主持人款款走到舞台中央,手持话筒深情地说,“感谢大家的支持来参加此次模特大赛,现在,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本次大赛的主持者和设计者—颜汐落小姐。”

    随着主持人的话音落下,现场响起了热烈的鼓掌声,中间还夹杂了几声呼哨,大家都在等待着颜汐落的露面。

    乔陌漓的嘴角慢慢扬起,心里跟着雀跃不已,他已经等不及要见到自己这个阔别了一年多的小妻子了。

    舞台上的华灯瞬间熄灭,只留下一束暗白色的追光灯,静静的守候在入口处,等待着颜汐落的到来。

    颜汐落今天穿了一件浅紫色的拖地长裙,抹胸裙下是纤细的腰身,光滑的肩头在追光灯的映衬下发出犹如瓷器般的光泽。

    她轻轻提起裙摆,款款朝舞台中央走去。剪裁得体的服装将她的身材衬托的越发姣好,白皙的皮肤,绸缎般的黑发,再加上浅蓝色的眼睛,使她整个人看上去犹如从童话里走出来的小公主,华贵绝美,出尘脱俗。

    乔陌漓的眼睛随着颜汐落的动作跟着挪移,他觉得自己的心跳的马上都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知道他的太太是一块璞玉,会在有朝一日在某个地方发光。

    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太太会蜕变的如此彻底,此时的她怎能用璞玉来形容?现在的她就是一团火,一道光,是那么的璀璨无比,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颜汐落正为要在这么多人面前演讲而有些忐忑,昨晚她筹备了好半宿,才写好了演讲稿,可等到快上台的时候,仍是紧张的手心冒汗。

    好在宁东航早就看出了她的紧张,用耳麦在后台偷偷提醒她,“没事的汐落,勇敢大胆的去展现你自己的口才!实在不行,我还可以给你题词。”

    颜汐落这才稍稍没有那么紧张,她深吸口气,开始了自己生平第一次的演讲。

    她慢慢弯下腰,朝坐在台上的观众鞠了个躬,其实心里仍是紧张的不敢去看那些陌生的面孔,双眼放空的盯着半空,声音仍有些轻颤,“首先,非常感谢大家能在百忙中抽空来参加由我举办的这次时装大赛,谢谢。其实,我只是一名很普通的设计师,之所以举办这次的大赛,是为了要让更多跟我一样默默无闻但是心怀梦想的同行知道,只要心中有梦想,只要肯去努力,成功一定会在不远的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