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颜汐落的声音稍稍落下,不知道从哪个角落传来了第一记掌声,而后那些掌声就像传染了似得,在人群中炸裂爆发起来,很快带起来一片,响起了如惊雷般的鼓掌声。

    甚至还有疯狂的粉丝高声大喊起来,“颜颜说的对,你长那么美,说什么都是对的!”

    “没错,设计的衣服那么美,说什么也都是对的!”

    经久不息的呐喊声在展台周围响起,听着这些夸赞,颜汐落的脸有些微微的红,很是不好意思起来。

    不过正因为这一抹娇嗔的红,是她整个人看上去愈发娇俏可人起来。

    她打开双手,冲着观众席款摆了下,想要示意观众们静一静,然后谦虚地说,“感谢大家对我的喜爱和支持,其实我真的很普通,只是运气好了一点而已。我……”

    颜汐落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她目光痴痴地看着观众席的第一排,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那些原本准备好的说辞瞬间忘了个一干二净,盘旋在自己脑海中的只剩下三个字,乔陌漓。

    就在她正在进行自己人生中第一次演讲的时候,她却看到了自己命中注定的劫数——乔陌漓。虽然此刻的他带着宽大的墨镜,可是他炙热的眼神仿佛透过厚重的墨镜锁定在她的身上,固执又热辣。

    她在脑海中想过也曾经设想过很多次,自己的有生之年该怎样和乔陌漓重逢,却从来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而乔陌漓清楚的知道了颜汐落看到了自己,他缓缓拿下罩在脸上的墨镜,嘴角扬起抹颜汐落最熟悉不过的笑容,无声而又深情地吐出两个字,“落落。”

    这两个字虽然没有发出声音,可是乔陌漓知道,颜汐落是能看懂的。他的太太从来都是那么的优秀,那么的善解人意。如果不是理智提醒了他,他恨不得当场就冲上去抱住自己日思夜想的太太,告诉她自己的对她的思念,和思之不得的痛楚……

    而眼下他什么都不想做,只想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太太,欣赏着她的盛世美颜,把她最完美的形象定格在自己的心底。

    如果可能的话,他甚至希望时间能永远定格在这一刻,永远这样看着他深爱的太太,再也不用顾忌她会在下一刻逃开。

    在他们目光相触的那一刻,所有的时间都定格了,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人的目光,在痴痴的缠绵中。那目光中有幽怨,有控诉,有深情,有懊恼,有思念,有嗔怪……装满了太多太多爱人之间才会懂的柔情蜜意。

    现场的观众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台上的俏佳人怎么突然没了声息,纷纷开始议论起来。

    后台的宁东航也听出了不对,他赶紧看向大银幕,发现颜汐落正低头看向观众席,赶紧跟着把镜头切向观众席,这才发现,乔陌漓竟然会坐在第一排。

    “汐落?汐落?现在在直播着呢,你要振作起来,不可以这样中途跑神。振作起来,完成这场完美的时装展,剩余的等结束再说,好吗?”

    宁东航急得一头汗,为了打开nl品牌的知名度,这场时装大赛全程进行了现场直播,无数名观众正在参与互动,如果这个时候出状况,对产品树立形象十分不利。

    颜汐落清楚地听到了宁东航的话,几乎费尽了全部的心神,才勉强把自己的心绪从乔陌漓身上给撤开。

    她努力做出最完美的微笑,谦和地继续说着谢幕词,“感谢大家来观看这场比赛,也希望大家能够喜欢nl这个品牌,大赛的结果我们会在大家投票后在官方网上公布出来。如果大家对我们的产品有任何的建议和不满,请访问我们官方网留言。你们的喜欢,将会是我们努力的所有方向和动力,再次谢谢大家!”

    颜汐落已经努力想要做到完美,可是坐在台下的乔陌漓的眼神却严重干扰了她,使她将原本千字的演讲词压缩成了百十字,匆匆结束了这场时装大赛。

    观看比赛的观众知道刚才应该是出了点小意外,并没有把颜汐落的跑神给放在心上,仍是对她致以了热烈的掌声,然后才意犹未尽的离席退场。

    会场内的观众陆陆续续走的差不多了,颜汐落仍然站在舞台中央,就像个木偶似得,半步都挪不开。

    不是她不想走,可是她的脚在乔陌漓的注视下,压根都提不起来。她就那样默默的站着,跟乔陌漓的目光在半空中无声的痴缠。

    乔陌漓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直勾勾盯着眼前的爱人,用眼神倾诉着自己对她无边的思念。

    陆少华陪着他们很是尴尬,忍不住打破气氛清了下嗓子,“咳咳!”

    乔陌漓这才仿佛如梦初醒般撤回了自己凝视着颜汐落的目光,恶狠狠地瞪了陆少华一眼。

    可等他回过头,才发现舞台上的颜汐落竟然不见了,连忙慌神开了口,“太太!”

    这声太太饱含着乔陌漓的深情,如泣如诉,走到后台颜汐落的心狠狠揪了一下。

    不过她想起自己曾经发过的毒誓,收起眼底所有的眷恋,回头换上了客套的笑容,面对追上来的乔陌漓,“乔总,好久不见!”

    这声乔总喊得乔陌漓猛地一愣,他肝肠寸断,他摇着头一步步慢慢走近颜汐落,看着她脸上虚假的笑容,心口疼的快要窒息。

    这个小傻瓜,她固执的潜逃了一年多,就是为了不再见他,就是为了守住她曾经发下的那些狗屁誓言!

    她可知道,他的心里有多痛吗?!

    乔陌漓慢慢走近颜汐落,看着她比记忆中还要美丽的容颜,感到自己的胸口一阵阵的窒息。

    她悄无声息的呃潜逃了一年多,就是为了不再见他,就是为了守住她曾经发过的那个傻傻的誓言。

    可是,她究竟知不知道,这个所谓的誓言,是有多么的荒谬和可笑吗?!

    苦涩的笑容在乔陌漓脸上扬起,他轻掀薄唇,正准备上前一步拉住她的手,这一次他不会让她逃走!

    可是刚喊出“太太”两个字,却突然觉得眼前一黑,天旋地转的朝后躺倒了过去。

    “三少,三少?!”陆少华吓的赶紧冲过去,却没来得及阻止乔陌漓往下倒去的身形,高大的乔陌漓就像突然失去了神智,径直往地上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