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汐落原本在心里已经做好了撕裂伤口的准备,却怎么都没想到,乔陌漓会以这种方式开始他的开场白。

    她明明已经全副武装了自己,做好了逃离的准备,可是,却看见轰然倒地的乔陌漓,她大惊失色!

    想也不想的,颜汐落的思想快过行动,伸手及时扶住了乔陌漓,焦急地喊着乔陌漓的名字,“乔陌漓,你怎么啦?”

    颜汐落弯下腰扶起地上的男人,乔陌漓双眼紧闭,脸色苍白,很显然已经失去了意识。

    “救护车!快叫救护车!”颜汐落焦急的冲刚跑到舞台上的陆少华喊着。

    陆少华赶紧拨通了救护中心的电话,然后才把昏迷中的乔陌漓从颜汐落的手中接了过来看着颜汐落的眼睛说道,“小嫂子,你不在的这一年多以来,陌漓他从来就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也没有好好睡过一次好觉。他每天都在思念你的日子里度过,借酒消愁,身体早就已经垮的不行了!”

    颜汐落的眼泪径直流了下来,心中涌起满满的伤痛,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距离她逃离乔陌漓的身边已经足足有一年多了,她原本以为经过了这么久的分离,乔陌漓会习惯没有她在的日子,所有的感情和不舍都会变成过眼云烟。

    可是现在事实告诉她,不舍的不只是她自己而已,还有偏执如狂的乔陌漓。

    “可是,可是不是还有黛安芬么?她不是乔陌漓的未婚妻么?怎么不好好照顾他!?”颜汐落冲口而出就是这句话,原来在她的心里,还是在意黛安芬的存在的。

    陆少华不解地问道,“什么黛安芬?哦,你是说在罗马的那个洋妞么?小嫂子,如果不是为了找到你的下落,你以为我们真的会多搭理那个洋妞?我们之前只是为了套她的话,好问出你的下落。最后陌漓知道了她的所作所为,更是直接把她给送进了监狱,哪来的什么未婚妻啊!”

    听了陆少华的解释,颜汐落这才知道自己之前误会了乔陌漓。原来他早已经看出了她的作品,并不是另有新欢。

    可哪有怎样呢?颜汐落无声的泪慢慢往下流,她想起自己曾经被逼着发下的那个恶毒的誓言。和念宁东航对她的陪伴和付出,她不能做出尔反尔的人!

    纵然心中如刀绞般疼痛,可颜汐落仍然咬牙说道,“少华,我知道你是乔陌漓的生死至交,这一年多来,多谢你陪伴乔陌漓度过了颓废的日子。可是,我现在已经有未婚夫了,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回到乔陌漓的身边了。

    颜汐落的话刚说完,宁东航就从后场走到了舞台上,他远远的就看到陆少华扶着昏迷中的乔陌漓,不解地问道,”这是怎么了?“

    “东航,乔陌漓,乔陌漓他突然昏倒了,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颜汐落无助地看向宁东航,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付眼前的情况。

    宁东航快步走了过来,弯腰准备把乔陌漓从舞台上搀起,却被陆少华狠狠瞪了一眼,“你走开,不需要你假好心!如果不是你刻意藏起了小嫂子的行踪,三少也不会被你害成现在这副样子!”

    “少华,并不是东航藏起我的,是我,是我自己不愿意再见到乔陌漓,我不想违背自己曾经发过的誓言。我和他之间,已经结束了。”说着,颜汐落就捂着脸痛苦地跑开了。

    “汐落,汐落!”宁东航高声喊着颜汐落,见她只是一个劲儿地往外跑,只好无奈地看了陆少华和乔陌漓一眼,说了声抱歉,便追着情绪明显激动的颜汐落跑了出去。

    颜汐落跌跌闯闯的往前跑着,眼泪早已经模糊了她的视线。她根本就看不清脚下的路,只是凭着本能奔跑着。

    “汐落!汐落!”

    宁东航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生怕情绪激动的她会做出什么傻事,一旦让她就这样冲出剧场,外面就是喧闹的马路!

    颜汐落对宁东航的呼唤充耳不闻,她此刻脑海中一片空白,完全没有了见到乔陌漓时违心喊他乔总时的落落大方。

    乔陌漓,你为什么突然要出现在我面前?

    她以为自己已经把所有的过往都想开了,可等乔陌漓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时,才知道自己之前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汐落,快停下来,前面就是马路!”宁东航大步追上颜汐落,一把把她给拉了回来,脸上明显带着气愤,“为什么?为什么你一看到他情绪就完全失控?!”

    颜汐落狼狈的被宁东航带入怀中,脸上满是纠结的泪水。

    她无助地看着宁东航,再也藏不住自己趋将崩溃的情绪,“东航,我……”

    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因为情绪太过于激动,软绵绵昏倒在宁东航怀里。

    看着双眼紧闭的颜汐落,宁东航吓的差点疯掉。他伸手摸了下颜汐落的鼻息,才发现她只是昏了过去。

    宁东航扭头看了一眼那个舞台,乔陌漓还昏迷倒在舞台上,现在汐落又跟着昏了过去。他该说他们还真是天生一对么?

    想到这儿,宁东航不再犹豫,抱起颜汐落朝公司走去,把她带离了时装大赛的会场。

    她为了这个大赛已经几天几夜没好好休息了,这又是一惊一喜的,怎么受得了!

    这个时候救护车来了,陆少华把乔陌漓抱上救护车,先救三少要紧,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陆少华跟着救护车离开会场。

    *

    夏威夷医院

    乔陌漓在病房里幽幽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寻觅颜汐落的身影。

    可是,映入他眼帘的是惨白的医院,压根就没有颜汐落的踪迹,只有陆少华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怎么会在医院?太太呢?

    乔陌漓皱起眉头,撑着双手从病床上坐起来,声音沙哑地问向陆少华,“少华,我太太呢?”

    陆少华这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起身走到乔陌漓身旁,“陌漓,你刚才在舞台上昏倒了,然后我把你冻到了医院。”

    “昏倒?我怎么可能会昏倒?现在告诉我,我太太呢?”

    见到乔陌漓最关心的是颜汐落,陆少华摇着头叹息,“陌漓,刚才医生给你做了细致的检查,你这属于急火攻心,因为平时不注意保养所致。身体的各个器官都在老化,各项体征已经不允许你承受大喜大悲了!”

    “不要跟我说这些,我不想听!现在你只需要告诉我,我太太去了哪里!?”乔陌漓高声问道,心情因为看不到颜汐落变得很是暴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