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华低下头,“她走了,跟着宁东航走了。”

    “什么?跟宁东航走了?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他能感觉颜汐落依旧爱他,她的眸光在看见他的那一刻充满哀怨。

    他的女人,她不可能丢下他!

    乔陌漓伸手拔掉了手背上的针头,从病床上跳了下来,“我要去找她!这一次我再也不能让她逃走!”

    陆少华挡在乔陌漓面前,“三少,你清醒点好不好?小嫂子她现在已经不爱你了,如果她爱你的话,怎么可能会丢你和乔斯洛一年多都不闻不问?”

    “你懂什么?她是为了我们,你忘了她曾经被逼着发下的那个令人恶心的誓言吗?胡秋那个可恶的女人,我真后悔当时那么轻易弄死了她!”乔陌漓恨恨地说着,眼里闪烁着嗜血的光芒。

    “三少,不要再自欺欺人了,这个世上好女人多的是,你不要再执着于小嫂子了!”陆少华苦口婆心的继续规劝着。

    乔陌漓一把推开他,转身往门口走去,“你给我走开,她们再好再完美,可惜都不是颜汐落!我只要她!”

    陆少华被推开,无奈地说出实情,“三少,昨天你昏倒后,小嫂子亲口告诉我她已经不爱你了。现在她是宁东航的未婚妻,如果她爱你,怎么可能会把你丢在舞台上离开?”

    乔陌漓闻言身形凝滞了一下,马上又毫不犹豫的往门口迈步,“不,她绝对不会有未婚夫的,因为我会杀了他!”

    撂下这句话,乔陌漓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

    陆少华无奈的摇摇头,眼角的余光扫向地板,这才发现乔陌漓是光着脚走出去的,鞋子还好好的躺在床底。

    没办法,他只好捞起那双手工定制的鳄鱼皮鞋追了上去,“我的三少,你好歹穿上鞋子再去啊!”

    而宁东航已经把颜汐落给带回了nl总部,他轻柔的把她放在会客室宽大的沙发上,刚转身给了倒了杯水回来,就发现颜汐落悠悠醒了过来。

    “醒了?渴不渴,我帮你倒了些温水。”宁东航说着把颜汐落半扶了起来,把刚倒好的温水递给她。

    颜汐落就着温水喝了两口,原本激动的情绪慢慢平缓下来,有些歉意地看着宁东航,“东航,真是抱歉,我今天搞砸了时装大赛,我真是没用。”

    宁东航摇摇头,“不,这次的时装大赛举办的非常成功,就在刚才这一小段时间内,秘书过来说我们已经接到了全球范围内的一百多单订单。”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颜汐落的脸色因为高兴变得有些红润起来,看上去有了总算有了几分生气。

    “是的,汐落,你要相信自己的实力,没有人比你更棒的。”宁东航深情地看向颜汐落,眼眸中都是满满的肯定。

    颜汐落的眼神突然变得落寞起来,“可是,我还是轻易就被乔陌漓搅乱了心神,我真是太没用了。”

    宁东航迟疑了会儿,抬头撞进颜汐落无助的目光,柔声建议道,“汐落,不要去想这些,既然你决定要跟过去告别,就不要被这些所困扰。逃避是没有用的,你只有勇敢的去面对,才可以摆脱困扰。”

    颜汐落低下头,她知道宁东航说的对,可是,乔陌漓岂止是她的困扰啊,他根本就是她的心魔!是她逃不掉躲不开避不掉的心魔!

    “叮铃铃,叮铃铃。”

    办公室内的内线电话响了起来,宁东航接起,“哪位?”

    前台秘书慌乱的声音从听筒里面传出来,“宁总,外面有人来访,我们的保安根本就拦不住,他还说他要见你。”

    宁东航下意识地看了一旁明显神色不安的颜汐落一眼,回头对着话筒说道,“好的,我马上下来。”

    说着,宁东航起身要离开办公室,颜汐落低声问道,“东航,是他来了么?”

    “是的,我现在过去看看,免得他在公司里闹起来,你知道他的性格的。”宁东航说完朝门外走去,刚走出门口又顿住脚回头叮嘱道,“汐落,逃避是没有用的,你必须要勇敢的面对他。至于究竟要如何选择,你要问问你自己的心,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看着宁东航高大的身影消失在办公室,颜汐落无助地跌坐在沙发上,是啊,她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呢?

    乔陌漓和陆少华径直闯入了nl的总部,面对前台文秘的礼貌询问,他口气很冲的说道,“让宁东航马上给我滚下来!”

    说完,乔陌漓就径直朝电梯走去,陆少华只好跟在后面。

    他们刚走到电梯口,nl公司的安保人员便围了过来,“这位先生,请你稍微耐心等待一会儿,我们向宁总确认下,看你是否真的有约。”

    因为乔陌漓不怒自威的其实,这些安保人员说话很是客气,并没有敢刁难他。

    可是乔陌漓心里满是怒火,怎么可能会被这些安保给拦住?

    就在乔陌漓怒气冲冲推开那些保安的时候,敲宁东航刚从电梯里走出来。

    看到许久未见的宁东航,乔陌漓一下急红了眼睛,挥拳就朝宁东航挥了过去,“宁东航,没想到都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死心?!竟然敢拐走我的太太,真是找死!”

    宁东航没想到乔陌漓一上来就会动手,压根就没有防备,被乔陌漓的重拳击中,踉跄倒地。

    “宁总,我们这就把这个人送到警察局!”

    在场的保安吓了一跳,纷纷朝乔陌漓围了过来,准备把他给扭送到警察局。

    宁东航慢慢从地上站起来,嘴角渗出了几丝血迹。

    他摆摆手,阻止了那些想要对乔陌漓动手的保安,“你们都下去吧。”

    既然公司老总都已经这么说了,那些保安也落得清闲,很快就四散离开,电梯口只剩下怒气冲天的乔陌漓和挨了重拳的宁东航。

    此时的宁东航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孱弱的男孩了,他冷漠地看着乔陌漓,眼中带着满满的疏离。

    “乔陌漓,这一拳是我敬你是兄长,如果你再敢出手挑衅,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宁东航伸手抹去嘴角的血渍,冷冷地说道,“乔陌漓,我真的怀疑你是真心爱着汐落的吗?如果不是你,她这些年怎么可能会受了那么多的苦?坠海、失忆、流浪,这些都是你造成的!你难道觉得自己亏欠她的还不够么?你这辈子都不可能给她幸福的,请你离开她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