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司的时候,她知道乔陌漓找了过来,心里乱纠结一把,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然后宁东航主动下去见乔陌漓,心里慌乱的不行的她马上跑去了监控室,从里面探查他们俩的动作。

    隔着监控器的屏幕,颜汐落虽然没有听到他们说话,却清楚地看到了乔陌漓挥拳砸倒了宁东航。

    看着情绪明显失控的乔陌漓,颜汐落的心当时狠狠揪了起来。

    有那么一刻,颜汐落似乎看到了六年前的乔陌漓,那时的他也是这样暴力,动不动就挥拳去打洛川哥哥。

    现在,这一幕又在宁东航身上重演。

    看着那样的乔陌漓,颜汐落心里焦急不安的同时,还被无边无际的失望给充斥着。

    这一次,她真的再也不可能回到他的身边了。

    不管是为了那个被迫发下的毒誓,还是为了东航,她都只能选择与他彻底分开。

    除此之外,她已经再无选择。

    乔陌漓,再深的感情也经不起挥霍。

    你我,终究还是要形同陌路了。

    颜汐落心里这样想着,突然觉得身上很冷,她伸出手抱紧自己,知道那是从她心底泛起,对乔陌漓的失望。

    “砰砰砰!”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颜汐落的思绪。

    她茫然地回过神,从沙发上跳下来,朝着门口走去,慢慢打开,“哪位?”

    只是,等颜汐落打开门,看着突然出现在门外的乔陌漓,原本随和的笑容瞬间凝滞在脸上,“是你?”

    “太太。”

    乔陌漓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门外,他略显病态的脸上带着无边无际的孤寂和落寞,血红的眸子里泛着苦楚的泪光。

    他就那样痴痴地看着颜汐落,似乎这样就能把她整个人给装进眸子里带走似得。

    看着这副模样的乔陌漓,颜汐落的心里闪过阵心痛。

    刚才在时装展的时候,她仓皇逃走,根本没来得及好好看看他。

    看看他现在这副样子,形销骨立的不成人形,仿佛随时都可能昏倒似得。

    是了,刚才她逃开的时候,似乎他就昏倒了的。

    看来这一年,他真的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啊。

    颜汐落无声地看着乔陌漓那张明显变得苍老的面容,心中闪过一丝不忍。

    想起那个时候他中毒的情景,和他曾经经历的所有,心里如浪潮翻滚。

    为什么要这样虐待自己呢?

    其实没有她,他完全可以开始崭新的生活啊!

    为什么就不肯各自安好呢?

    为什么非要执着的来到她的面前,让她心痛呢?

    看着消瘦的乔陌漓,他那双闪亮的黑眸里盛满了对自己的眷恋,颜汐落强压下心头的悸动,冷声道,“乔总,你来干什么?”

    “我……”乔陌漓被颜汐落疏离的话音问的说不出话来,他深深吸了口气,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总算把想要将颜汐落拥入怀中的冲动给压了下来,“太太……”

    不等乔陌漓开口,颜汐落就冷声提醒他,“乔总,请你不要这样乱喊,我并不是你的太太,以后请不要再喊错了。”

    乔陌漓的身形晃了下,明显被颜汐落的疏离给打击到。

    可是,为了不让颜汐落逃开,他只好赶快改口,“落落,我来接你回家。”

    “家?乔总,这里就是我的家。”颜汐落说着闭上了眼睛,如果再让她跟乔陌漓对视下去,她真的不能保证自己的心会不会改变主意。

    “可是落落,宣城才是你的家,我一直在寻找着你,希望你和我一块回去。还有斯洛,他……”乔陌漓卑微地说着。

    他原本打算想用斯洛柔弱太太的心,可还么等他说完,宁东航却穿着睡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宁东航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还没擦干,他穿着白色的睡袍,脚下踩着松软的拖鞋,一副男主人的姿态冲着乔陌漓露出笑容,“呵呵,乔总深夜驾临,真是稀客呢。要不要进来坐会儿呢,表哥?”

    看着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宁东航,而且还刚从浴室走出来,乔陌漓整个人都仿佛遭到重击似得慌了一下,“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们之前确实是打听到了颜汐落的住址,却完全不知道这栋小公寓是颜汐落和宁东航曾经住在一起的。

    宁东航知道乔陌漓误会了,不过他懒得解释,索性把手搭在颜汐落的肩膀上,“怎么?难道我就不可以住在这里?”

    说着,宁东航把颜汐落往自己胸膛带了下,做出相拥的姿势,“表哥,不是谁都像你一样不知道珍惜的。我爱汐落,自然会珍惜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颜汐落虽然被宁东航带的有些不自然,不过为了赶走乔陌漓,她索性配合着宁东航演戏,并没有推开他。

    看着相拥的两个人,乔陌漓的内心轰然崩溃,他猛地伸出手,一把抓住颜汐落的手臂,焦灼地摇头,“太太,这不可能,你不可能爱上宁东航,更不可能和他在一起!这一辈子,你只能是属于我的,你怎么可以嫁给他!”

    当他听说宁东航是她未婚夫的时候,他还不怎么相信,但是看见宁东航和她住在一起,他的心痛的窒息。

    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看着乔陌漓突然变得苍白的面容,颜汐落心里划过一丝心疼。

    可是,想到乔陌漓始终还是那么的偏执,颜汐落坚定的冲他摇摇头,“乔总,我们早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我要和谁在一起,这是我的自由,跟你无关。”

    颜汐落的话像刀子似得刺中乔陌漓,他的心变得千疮百孔起来,伤痕累累,血流不止。

    乔陌漓深吸口气,悄然按耐住心头的剧痛,白着脸恳求道,“太太,你怎么能否认我们之间的感情呢?我爱你,我一直都深爱着你,我在等你回来9有斯洛!我知道那个誓言阻挡了你回家的路,但是太太,是我来找你,斯洛不能没有妈妈!”

    颜汐落是很少看到乔陌漓悲伤的神色,她知道此时的乔陌漓心里肯定伤心极了。

    可是……

    颜汐落心头犹如被人割掉一块一样,难受的快眼倒下来。

    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他们已经回不去了。

    “乔总,我的好表哥,拜托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汐落她现在是我的未婚妻,早已经跟你没有关系了。拜托你成熟点,不要再来这里死缠烂打了,难道真的要弄得撕破脸,你才会死心么?”宁东航淡淡静静的看着他,他的手暗自拍了下颜汐落的肩头,示意她不要乱了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