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汐落此时的脸色惨白如纸,可是为了赶走乔陌漓,她终究是狠下心,配合着宁东航说道,“是的,乔总,天已经这么晚了,你还是请回吧!我早已经和你没有了关系,现在我是东航的未婚妻,很快,我们就要举行婚礼了。”

    “不!不可能的!”乔陌漓的身形踉跄了下,后退了两步,被始终站在一旁的陆少华扶住。

    陆少华向来是个暴脾气,他扶住身形摇摇欲坠的乔陌漓,指着颜汐落大声指责道,“小嫂子,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知道这一年多来,三少为了找你吃了多少苦吗?你怎么可以移情别恋呢?”

    颜汐落低下头不做声,把眼中的泪花悄然藏了起来。

    乔陌漓冲陆少华摇摇头,气息因为刚才的心痛而变得有些不稳,“不要,不要用这样的口气对我太太说话,我不允许。”

    “可是三少,他们……”陆少华还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乔陌漓给阻止了,“少华,这是我们三个之间的私事,你不要管。”

    既然乔陌漓已经这样说了,陆少华也就没有再说什么,毕竟这是他们三个人之间的纠结,别人是没有立场多说什么的。

    乔陌漓制止了陆少华的质问,目光灼灼地看向颜汐落,深情蚀骨道,“l落落,不管你承不承认,这辈子你都是我的太太。之前我们以误会分开,现在我终于找到了你,再也不会让你从我的身边逃离。”

    颜汐落被乔陌漓说的热泪盈眶,可是她不能就这样跟着乔陌漓回去。不光是为了当初被迫发下的那个毒誓,也为了宁东航这么多年默默无悔的付出。

    她不可以在答应了宁东航之后,就这样一走了之。她不可以那么自私的。

    因此,颜汐落冷着脸拒绝道,“我们之间并没有误会,以前的种种早都已经过去了。乔总,我们都是成年人,完全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既然已经分开,请不要再这样继续纠缠下去了。”

    乔陌漓身形虚晃了一下,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千方百计的寻找在颜汐落眼中竟然成了纠缠。

    “落落,你真的觉得,我成了你的困扰了么?”乔陌漓的声音低沉到沙哑,带着满满的失落和心痛,“原来,你现在竟然是这样看我的。可是太太,这辈子我都不可能丢下你,你想嫁给别人,想都不要想。”

    听着乔陌漓痴缠的情话,颜汐落的心弥漫起无止境的伤痛。

    她泪眼朦胧地看着乔陌漓,轻轻摇了摇头,“乔总,我们已经回不去了。现在很晚了,我累了,需要休息,再见。”

    说着,颜汐落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努力稳住自己的情绪,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了。

    乔陌漓抬脚想要跟上去,被宁东航给拦了下来,“表哥,天都这么晚了,我们都要歇息了,你再进来恐怕不合适吧?”

    宁东航故意不把话说清楚,他就是想让乔陌漓误会,想让他知难而退。

    乔陌漓果然信了,他激动的一把揪住宁东航身上的睡袍,阴冷地说道,“宁东航,我警告你,如果你敢碰她一根寒毛,我绝对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宁东航凛然不惧地看着乔陌漓,“表哥,你确定你还有这个权利吗?汐落她已经跟你没有关系了。”

    “不信你就试试看!”乔陌漓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宁东航关上门,看向消失在楼梯拐角的颜汐落,知道她今晚肯定又要度过一个不眠之夜了。

    唉——!

    宁东航长叹一声,无奈的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事情总是要面对的,而他此时并不想乘人之危,就让汐落独处一会,冷静下心情吧。

    楼上,颜汐落无精打采的半坐在靠窗的软沙发上,她今天看见那样的乔陌漓整个人都被他带到从前,她看着他伤心痛苦的样子,就像看见他曾经被毒品侵蚀,她的心里痛的窒息。

    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只能逼着乔陌漓离开,可为什么当她看到他受伤的眼神的时候,心里却依旧那么的痛呢?她究竟该怎么办才好?

    而此时,就在他们的公寓楼下,乔陌漓正痴痴地抬头看着颜汐落房间的灯光,眼里满是不舍和迷恋。

    陆少华摸着鼻子站在乔陌漓身后,觉得他们今天可真是憋屈坏了。看看宁东航那副志得意满的嘴脸,他真想揍死这个在三少和小嫂子之间横插一杠的自大狂!

    可是三少都说了让他不要插手,他除了憋屈的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陆少华陪着乔陌漓默默的在颜汐落楼下站了很久,一直到夜深人静。

    乔陌漓看到颜汐落的身影从窗台消失,这才慢慢转回身,吩咐陆少华道,“你尽快赶回宣城,把斯洛给接来。”

    陆少华点点头,看来三少这是要打亲情牌啊!

    也是,母子连心,他就不信有小少爷出马,小嫂子还固执着不肯跟三少回家。

    “好,我现在就去。”陆少华说着就往前走,刚走两步又停了下来,疑惑地问向乔陌漓,“那你呢?”

    “我在这儿守着,好不容易找到她,我不想咱们前脚刚走,后一秒她就再次悄悄溜走了。”乔陌漓说着就朝陆少华猛挥手,“快去吧,我想斯洛肯定也非常想念他的妈咪了。”

    陆少华匆匆走了,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街头,乔陌漓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心中一片悲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在太太的心目中已经变得可有可无了。上次接她回去的时候就是拿儿子当挡箭牌,这次又要这样故技重施,真是莫大的悲哀。

    不过眼下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只要能把太太先哄回家,什么手段他都愿意用上的。

    这一夜,不管是楼上的颜汐落和宁东航,还是孤零零倚在楼下路灯旁的乔陌漓,都注定了是一个悲痛无眠的夜晚。

    天际的群星闪烁,繁乱的犹如他们各自的心情,迷茫又纠结百转。

    颜汐落矛盾的几乎彻夜无眠,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晕沉沉的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