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陌漓这才反应过来,暗自惭愧不已,活了一把年纪的他竟然还比不过自己这个乳嗅未干的臭小子!

    “老婆,还是我来吧,免得等下让油溅到你。”乔陌漓大手一揽,接过颜汐落手中的煎锅。

    颜汐落生怕乔陌漓会碰到自己的手,躲闪着赶快走开了。

    而剩下落单站在火灶前的乔陌漓却犯了难,因为他虽然坐拥显赫的金钱帝国,却并没有拥有做饭这项技能。

    为了不被颜汐落看低,更为了压过宁东航,乔陌漓眉头一皱,挽起西装袖子就亲自上了阵。

    不就是煎个鸡蛋么,有什么难的!?

    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么!

    乔陌漓打开火,把早已洗干净的煎锅放了上去。

    然后看着面前的食用油和鸡蛋却犯了难,到底应该先放哪一个呢?

    熊熊的火苗升腾着,很快把煎锅烤的发出吱吱的声音,眼看着就冒了青烟。

    不能再犹豫了!

    乔陌漓想也不想的就把鸡蛋给丢了下去,然后顺势倒了半壶油。

    “轰隆!”

    “噗啪!”

    两声异响瞬间在煎锅内炸响,刚从冰箱内取出的鸡蛋突然遇热,猛地炸裂开来,噼里啪啦的动静,带得食用油都跟着四溅乱飞。

    乔陌漓躲闪不及,昂贵的西装上被溅了大片的油渍。

    而这并不是最糟心的,因为乔斯洛正拍着桌子笑得前仰后合,“哈哈,爹地是个大笨蛋!煎鸡蛋都不会!”

    颜汐落慌张冲过来,眼明手快的关上了火,这才拯救了岌岌可危的厨房,避免了发生火灾的危险。

    她看着乔陌漓前所未有的狼狈样子,心里突然就有点想笑,不过想起等下还要赶他离开,就硬把眼底的笑意给藏了起来,憋住气走回到乔斯洛身旁。

    本想露一手的乔陌漓十分的郁闷,没想到只是个简单的煎鸡蛋而已,竟然反而害他出了糗。

    他无奈地看着自己油花花的西装,无奈的跟着坐了回去,可怜兮兮地看着颜汐落,“老婆,我真饿了。”

    颜汐落继续喂乔斯洛吃饭,根本无动于衷。她深知乔陌漓的秉性,绝对对他实行不管不问不听的三不政策。

    乔斯洛暗暗冲乔陌漓比了个拇指朝下的手势,然后轻轻拉了下颜汐落的衣服,“妈咪,爹地他是真饿坏了,我已经吃饱了,把我的给他吃吧。”

    颜汐落看着眼前才刚被咬了一口的煎鸡蛋,知道乔斯洛是想省下来给乔陌漓吃。

    她扭头瞪了乔陌漓一眼,然后无奈地叹了口气,“算了,我再做点吧。”

    颜汐落站起身,走到火灶旁打扫残局,然后手脚麻利的很快另做了份煎鸡蛋出来。平时都是宁东航在做饭,颜汐落的厨艺并不好,做出来的东西只能保证吃不死而已,并没有什么卖相。

    把鸡蛋端到桌上,颜汐落又去冰箱里拿了两盒奶昔,不情愿的冲乔陌漓说,“吃吧。”

    乔陌漓大喜过望,快速夹了口鸡蛋送入口中,然后眉头不着痕迹的轻皱了下,很快笑的眉眼弯弯,“老婆,你做的煎鸡蛋真是人间美味啊!实在是太好吃啦!”

    颜汐落怀疑的看着自己做出来的有些焦糊的鸡蛋,再看看手中端着的宁东航做出来的鸡蛋,得出一个非常清楚不过的事实:乔陌漓的眼睛肯定是瞎了,要不然才不会昧着良心夸她做的好吃。

    “是吗?爹地,快给我尝一口吧?”乔斯洛一听妈妈牌的煎鸡蛋更好吃,就冲乔陌漓喊了声,张嘴想要吃一点。

    乔陌漓摇摇头,迅速把盘子挪到自己身旁,大口二口的埋头吃了起来,“不行,这些还不够我吃的呢!”

    乔斯洛满怀期待的眼神瞬间落空,认为自家爹地实在是不仗义,竟然半口都不舍得给自己留,不高兴的撅起嘴控诉道,“爹地真过分,竟然自己独吞!”

    乔陌漓哪里顾得上说话啊,大口二口咽着那些有些焦糊的鸡蛋,连连拱手希望儿子不要跟他计较。

    颜汐落再次无奈地叹口气,想起锅里还有些没盛的,就端着碗打了点端给乔斯洛,“幸好妈咪还留了点给斯洛,呐,吃吧。”

    “哦,太好啦,终于可以吃到妈妈牌的早餐咯,好幸福啊!”乔斯洛拍着手欢呼,满足的咬了一大口,然后小脸瞬间苦了下来。

    颜汐落看到他脸色不对,“怎么啦?是不是不好吃?”

    乔斯洛拼命摇头,指着乔陌漓示意颜汐落去看。

    颜汐落有些不明白,回头看向乔陌漓,发现他正冲自己猛抛媚眼,就狠狠瞪了他一眼。

    不过就在这当口的功夫,他却没发现乔斯洛弯腰把嘴里的那块煎鸡蛋给吐到了垃圾桶里。

    等颜汐落转回身,就看到乔斯洛做出满足的表情拍着自己的小肚子,“妈咪,实在是太好吃了,真的好饱呢!”

    “那就好,喜欢的话妈咪下次还做给你吃。”颜汐落高兴的亲了下乔斯洛的额头。

    看着颜汐落轻轻在乔斯洛的额头印下的吻,乔陌漓心中眼红的不行。

    他刚才怎么那么傻,怎么就没想到把太太做咸死人的煎鸡蛋给偷偷吐掉呢?

    现在倒好,咸鸡蛋他给吃了,那个甜蜜的吻却不是给他的!

    颜汐落见乔斯洛吃饱了,收拾了下碗筷,柔和地看着自己这个懂事的乖儿子,“斯洛,妈咪等下要到公司去一趟,你要不要跟着去?”

    “公司?”乔斯洛鬼灵精地看向乔陌漓,用眼神示意他一定要拦住颜汐落。

    乔陌漓会意,一把拽住颜汐落纤细的手腕,“太太,今天就在家陪我们好吗?我们难得来一次,斯洛很想妈咪。”

    乔斯洛立即跟着抱着颜汐落的大腿,稚嫩的脸上掉着泪珠,“妈咪,你不要走好不好?人家别的小朋友都有妈咪的,斯洛也想有妈咪陪在身边。呜呜呜,妈咪,不要丢下斯洛不管啊!”

    “斯洛乖,不要哭了哦,妈咪不是不要你,只是要去公司处理些事情啊。”颜汐落甩开乔陌漓的手,弯腰把攀在自己腿上的乔斯洛给抱了起来,“妈咪最疼的就是斯洛呢,怎么可能会不要斯洛呢?”

    说完,她的鼻头就酸了起来,眼泪啪嗒滴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