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母子连心,看到乔斯洛哭得那么凄惨,颜汐落的眼泪跟着啪嗒掉在地上,“斯洛,妈咪不是不要你了。以后妈咪还会回去看你的。”

    “不行,别的小朋友都可以和妈咪生活在一起,为什么斯洛就不可以?我不管,我要跟妈咪住在一起!”乔斯洛抱着颜汐落的腿不肯撒手,哭得满头大汗。

    颜汐落怕他再哭下去,柔声哄着,“斯洛不哭,妈咪发誓,绝对不会不要斯洛的。斯洛是小小男子汉,不要哭了好不好?”

    她慢慢的用手抚摸着乔斯洛的额头,小声哄着他,没一会儿就把哭得精疲力尽的乔斯洛给哄得睡着了。

    看着沉睡的乔斯洛香甜的容颜,颜汐落轻轻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吻,把他给抱在了沙发上放下,然后细心的盖了个薄被子。

    “乔陌漓,你不应该把斯洛给带来的。”颜汐落小声地说着,指责乔陌漓不应该拿孩子来当挡箭牌。

    很显然,颜汐落并没有完全领会乔陌漓的无耻。

    因为当她转头怒斥乔陌漓的时候,发现他竟然无耻的脱掉了西装和衬衣,露出了古铜色的性感胸膛。

    颜汐落惊愕地合不拢嘴,低声叱责道,“乔陌漓,你在干什么?”

    乔陌漓慢慢逼近,把颜汐落逼到另一张沙发的角落里,然后快速褪下自己的西装裤,蛮横无比的压了上来。

    他用手撑着身子,深情款款的看着颜汐落,低声呢喃着,“太太,你知道没有你在的日子,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如果你再不拯救我,我真的只好憋死了。”

    他想起宁东航已经和太太在一起了,心里就难受的不行。

    他不能在忍了,太太是他的,不可能嫁给宁东航。

    说着,秉着不要脸追不回好媳妇的乔陌漓无耻的抓住颜汐落的手,把她给带到了自己的胯间,摸向……。

    柔软的掌心覆到他的……,害他顿时倒抽一口冷气,“太太,我想你想的都快要爆炸了!我现在就要你!”

    颜汐落的脸绯红一片,她马上就要嫁给宁东航了,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呢?

    她迅速把手从乔陌漓的钳制住抽回来,然后伸手抵抗着乔陌漓压下来的胸膛,“乔陌漓,你真不要脸,你快放开我!”

    “我只要太太,还要脸干嘛?”

    说着,乔陌漓就俯身压了下来,气氛瞬间变得暧-昧起来。

    颜汐落的脸红的滚烫,她看着旁边正睡得香甜的乔斯洛,生怕惊醒了他,尽量轻声推搡着乔陌漓,“你快点给我起开,等下再把斯洛给吵醒了!”

    话音刚落,乔陌漓果然站了起来,颜汐落刚觉得周围的空气重新回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平稳下心绪,就觉得一个天旋地转,自己竟然被乔陌漓给打横抱了起来。

    “啊!”

    颜汐落低声轻喊了声,意识到自己这样可能会吵到乔斯洛,赶紧捂住自己的嘴,然后小声抗议道,“你在干什么?快点放我下来!”

    “不行,太太,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乔陌漓说着就抱着颜汐落往楼上走,“快告诉我,你的卧室是哪一间?”

    颜汐落怒目而视,挣扎着想从乔陌漓身上下来,“你赶紧放我下来,再不放我,我就喊人了啊!”

    乔陌漓爽朗笑出声,“亲爱的太太,如果你觉得有人敢来坏我好事的话,那你就喊吧!我还就不信了,法律规定我不能抱自己太太?!”

    对于无赖起来的乔陌漓,颜汐落完全没有办法,只好伸出手不断捶打着乔陌漓的胸膛。

    可是她本来就瘦弱,这点力气打在乔陌漓的身上,压根就对他造不成任何的伤害。

    见颜汐落挣扎着不肯说出卧室在哪儿,乔陌漓不管不顾地抱着她就往房间走去。边走边敏锐的吸着鼻子,凭着直觉准确嗅到了颜汐落的房间。

    他用脚推开房门,把颜汐落放了上去,然后虔诚地吻着她的额头,深情呢喃,“太太,你完全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说着,凶猛吻上去,他再次抓过颜汐落的手,把她的手往他的胯下按,声音因为想念变得沙哑无比,“太太,自从中毒后,它就从来没有起来过。我想,我很可能已经废了。”

    颜汐落羞得满脸通红,她的手早就已经感受到了他的热情,他那个啥简直比以前还……真不知道乔陌漓是怎么好意思说出自己是废的!

    她再次试图抽回手,可是自己的那点力气根本就没什么用,反而被乔陌漓压得更紧。

    眼瞅着乔陌漓的气息变得粗重起来,大手也开始不老实的对她上下齐手,颜汐落怒气冲冲地瞪视着乔陌漓,“你有没有用,跟我有什么关系?!赶紧放开。”

    颜汐落的怒火看在乔陌漓眼中却变得轻蔑,他想起颜汐落说的早已经跟宁东航同—居的事,浑身瞬间充满了戾气。

    无边的妒火吞噬着乔陌漓的心灵,他低下头啃噬着颜汐落雪白的肌肤,不管不顾道,“太太,以前的事不许提了,我什么都可以不介意的!现在,我要重新把你变成我的女人!”

    说着,他的手上一个用力,颜汐落身上的衣衫瞬间被撕裂,发出清脆的声响。

    冰冷的空气侵蚀着肌肤,颜汐落很是惊慌地求饶道,“乔陌漓,你不要这么冲动!我没有和宁东航在一起!”

    她不想在激怒他了,他这样应该是刚才的话刺激到了他。

    这句话颜汐落是下意识说的,她原本是想着乔陌漓知道真相后会放过自己,却没想到这句话反而越发使得乔陌漓激动起来。

    原本抱着颜汐落已经被被怒气充翻理智的乔陌漓,听了她的话,瞬间激动不已,伸向颜汐落的大手都跟着变得有些哆嗦,“太太,我知道你不可接受除了我意外的男人。我就知道你不可能。落落,你是我!”

    说着,他的吻就铺天盖地地压了下来。颜汐落的反抗根本就没有用,只好被迫承受着乔陌漓那久违的爱。

    一场蚀骨的缠绵在颜汐落的公寓经行着,而小斯洛乖巧的睡在沙发上。

    室内春光正好,因为爱人之间的亲热而逐渐升温。

    很久,乔陌漓终于淋漓酣畅地倒在了颜汐落的身上,圈着她瘦弱的腰身低声沙哑呢喃,“落落,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