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汐落原本雪白的肌肤此时早已经因为欢好变成了粉红色,她气得不行,可最终还是被乔陌漓这个无耻的家伙给得逞了。

    但是她的心竟然有一丝甜蜜,这点甜蜜已经天道骨子里。

    此时见他终于完事,就用手想把他给推搡开,“你离我远点!乔陌漓,你最好马上给我滚!”

    得到了满足的乔陌漓哪里会那么听话,他一个用力把颜汐落搂在自己身上,得意地看着她因为换好变得绯红的脸颊,深情款款道,“太太,我现在才知道我没有坏,我又想你了呢?难道你没有感觉到么?怎么办!”

    颜汐落恨得直咬牙根,这个该死的男人!他不说她也早已经感觉到了!真不知道他是什么做的,明明刚做过,怎么就又变得威猛起来了。

    不过这次说什么颜汐落都不能被乔陌漓给得逞,她伸手拧了一把乔陌漓的胸膛,“你真不要脸,快点放我下来!小斯洛还睡在沙发上呢!如果宁东航这时候回来,我岂不是更无地自容?”

    乔陌漓夸张的叫了一声,指着自己胸前的那朵茱萸道,“太太,你掐就掐好了,怎么偏偏要掐这里呢?男人不是这样撩的。”

    说着,乔陌漓死皮赖脸的扶住颜汐落的腰肢,想要再来一发。

    颜汐落用力推他,终于挣脱了乔陌漓的魔掌。

    她再顾不上害羞,弯腰捡起地上散落的衣服往浴室跑去,“乔陌漓,你给我快点整理好自己,别让我跟着丢人!”

    说着,咣当一声关上了浴室的门。

    而顺利一解相思的乔陌漓心情大好的躺在床上,边哼着歌边悠闲地晃着自己的脚趾头。

    呵呵,他的太太总是这样口是心非,嘴里说着不可以,身体却每次都那么的诚实呢!

    不过,他喜欢!

    在颜汐落的夺命催促下,乔陌漓终于慢悠悠收拾好了自己,然后不情愿的跟着她走出房门。

    此时竟然已经到了中午,等他俩从楼上下来后,躺在沙发上的乔斯洛也跟着醒了过来。

    他睡眼惺忪地睁开眼睛,问向向他走来的颜汐落,“妈咪,现在几点了?”

    颜汐落看了下时间,才发现竟然被乔陌漓在楼上痴缠了好几个小时,现在竟然都已经快中午了。

    都怪那个贪婪的乔陌漓,颜汐落心里这么想着,回头狠狠瞪了乔陌漓一眼。

    然而此时的乔陌漓心情大好,他不但大大方方接住了颜汐落的瞪视,还宠溺的看着这个屋子里,有事他们一家三口,他幸福的闭上眼睛笑了。

    看见乔陌漓笑的如妖孽,颜汐落身上的鸡皮疙瘩瞬间蹿了起来,心里更加确认乔陌漓已经彻底疯魔了。

    “妈咪,我好像又有点饿了。”乔斯洛刚睡醒,肚子却饿得咕咕叫了起来。

    颜汐落这才回过神,她弯下腰抱起乔斯洛,“宝贝饿了?想吃什么呢?妈咪带你去吃西餐好不好?”

    “好懊啊,只要能跟妈咪在一起,吃什么都可以呢。”乔斯洛高兴地跳起来。

    顺便没忘了捎带上自己的爹地,“妈咪,我还要跟爹地一起去吃饭,咱们一家三口去吃,多好啊。”

    颜汐落岂能不知道儿子的那点小心思,不过她并没有戳穿他,而是点头带着他出了门。

    当然,后面跟着的,还有高兴的嘴角都快要扯到耳根的乔陌漓。

    三人很快选定了一家西餐厅,先后落座。

    “太太,想要吃点什么?”乔陌漓打了个响指,系着领结的服务生立马恭敬地走了过来。

    颜汐落并不搭理乔陌漓,而是柔声问向乔斯洛,“宝贝儿,你想吃点什么?”

    乔斯洛看了眼点餐单,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地靠近颜汐落的耳根,悄声道,“可是妈咪,我想去趟洗手间。”

    “好,妈咪带你去。”颜汐落说着从餐桌旁站起身,领着乔斯洛往餐厅的洗手间走去,而乔陌漓则坐在位子上等他们回来。

    正是中午的时候,来这家餐厅用餐的人还是比较多的。

    颜汐落不怎么放心,她把乔斯洛给送到了男厕门口,就耐心地站在厕所外面等。

    过了一会儿,从厕所走出一个清洁工模样的人,他推着宽大的垃圾车从颜汐落身旁路过,还用中文说道,“请让一让。”

    颜汐落随即避让到了旁边,心里还在感慨,自己是混血儿,这名清洁工怎么知道她是中国人的?

    不过颜汐落并没有把这个小插曲当回事,她继续站在厕所外面等着。

    可是等了好半天,进出上厕所的人都换了好几拨,颜汐落却始终没看到乔斯洛出来。

    “斯洛?斯洛?”

    颜汐落高声喊了乔斯洛几声,却并没有听到他的回答。

    她心里顿时着急起来,敲有位男士刚从洗手间里出来,颜汐落就拉住了他,柔声恳求道,“先生,麻烦你帮个忙,我的小儿子去洗手间都半天了还没出来,请问你可不可以帮我去喊下他?”

    那位男士点点头,朝着洗手间又折了回去。

    不过他进去一会儿就走了出来,不解地摊手道,“可是这位太太,洗手间里并没有孝子啊。”

    颜汐落顿时大惊失色,“先生,你真的确定里面没有孝子?”

    男士摇摇头,“这位太太,确切地说,里面除了我,再没有其他人了,不信我帮你守着门,你可以进去找找看。”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颜汐落心里慌的不行,再也顾不上男女之别,径直冲进了男厕。

    可是就像站在门外的那位男士说的一样,洗手间里空荡荡的,压根就没有乔斯洛的踪影。

    颜汐落失魂落魄的从洗手间走出来,都忘了跟那位男士道谢,就脚步匆匆地跑去找乔陌漓。

    她快速小跑到乔陌漓身旁,还没说话眼泪就掉了下来,“乔陌漓,斯洛,斯洛他不见了!”

    乔陌漓震惊的从座位上站起,“什么?!”

    “我,我刚才领着他去洗手间,然后在外面等,可是等了好久好久,都没见他出来。然后我就,我就找人进去看看,里面根本就没有人,乔陌漓,斯洛竟然平白消失了!都怪我,都怪我!”颜汐落自责不已,语气混乱无比。

    乔陌漓也是大惊失色,不过他并没有像颜汐落似得丧失了基本的判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