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这儿,颜汐落的眉头一紧,“不对,当时好像有个男的清洁工推着车子从里面走出来,而且,他还用中文跟我说了句让让。”

    乔陌漓的眼眸顿时一紧,“这个人肯定有问题,他怎么就知道你是中国人呢?”

    颜汐落跟着点点头,“是的,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是蓝眼睛的混血儿,那人为什么就笃定我会中文呢?”

    乔陌漓立即打了陆少华的电话。

    “少华,你立刻再去趟餐厅,寻找到当时经过太太身边的那位推着垃圾车的清洁工,然后调出他的相貌,让大家在整个夏威夷摸查!”

    “好,我这就去。”陆少华本身觉得恼火,这小斯洛才来就被他们弄失踪了。

    什么人胆子真大!竟然绑架乔斯洛,简直不想活了。

    因为这条新发现的线索而高兴的激动不已,大踏步朝外面走去,直接去了那家餐厅。

    而颜汐落却又突然不确定起来,她坐在沙发上环抱着自己,轻声自言自语道,“那个人真的有问题吗?难道不是因为我发的那个毒誓的原因么?”

    “太太,相信我,这件事真的跟你发的那个狗屁毒誓没有一丁点关系!不要怕,少华已经去提取那个人的相貌了,很快我们就能抓到他的!”乔陌漓说着坐在了颜汐落身旁,想要把她给圈在自己怀里。

    宁东航见状走了过来,硬挤在乔陌漓和颜汐落身旁,并且用力扛了乔陌漓一下,“让让!”

    乔陌漓当即就回扛回来,并且狠狠瞪了宁东航一眼,两人此时幼稚的就像个争糖吃的孩子。

    “走开,碍眼的人不要坐在这里,脸怎么那么大呢?”宁东航不屑的撇了乔陌漓一眼,恨不得用脚把乔陌漓给传出去。

    而因为乔斯洛失踪而抓狂的乔陌漓口气更是不善,“宁东航,我警告你,你要碰我太太!”

    “汐落答应你了吗?你那次不再伤害她,这次有把孩子弄丢,我怀疑你真的应该好好反省反省!”宁东航危险地眯起眼睛。

    乔陌漓则不屑的继续补刀,“我和太太的事轮不到你来插手!”

    颜汐落抓狂地皱起眉头,“不要吵了,都给我出去!能不能让我安静一会儿?!”

    乔陌漓和宁东航被呵斥,谁也没敢再吭声,愁眉不展的等待着陆少华的消息。

    晚上的时候,陆少华终于回来了,却带来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他再次查阅了那家西餐厅的监控,确实发现有个高大的男人推着辆清洁车从颜汐落身旁路过,可是那人头上戴着帽子,从画面里根本捕捉不到他的面容。

    而更让人无奈的是,那家餐厅的经理说他们餐厅负责打扫卫生的是位欧巴桑,当日因为身体不适请了病假没来,他们从来没有聘请过男子当清洁工。

    所以,那个男人绝对有问题!

    陆少华心知这样无法像乔陌漓交代,就联络警局,查询了西餐厅沿街的监控,发现那名男子推着那辆清洁车径直走出餐厅后,上了一辆破旧无牌的货车,拐进了没有监控的贫民区。

    自此,再也没有了那名男子的下落。

    警方推测,乔斯洛很可能是被那名男子迷昏后藏在了清洁车内带了出去的。他们只能尽力去追查那辆货车,希望能够尽早发现新的线索。

    当陆少华说完这些后,颜汐落再也承受不是内心的急切,叫声“斯洛”就昏了过去。

    乔陌漓顿时慌了手脚,连忙赶到颜汐落身旁,却发现她只是昏倒了过去,这才稍稍放心下来,转头看向陆少华,“让我们的人去追查那辆货车,一定要把那个混账给挖出来!”

    “是!”

    陆少华顾不上外面苍茫的夜色,匆匆去执行乔陌漓的命令。

    屋内寂静下来,很快就只剩下沉默不语的乔陌漓,昏迷不醒的颜汐落,哦,还有想要靠近颜汐落却被乔陌漓挥走的宁东航。

    宁东航气愤不已,指着乔陌漓的鼻子低声怒吼,“你能不能要点脸?这里是我家!”

    “是么?”乔陌漓不屑地挑挑眉,“我只知道这是我太太家,她已经答应让我住下来的。”

    宁东航气得后牙槽痒痒,咬牙切齿道,“乔陌漓,你怎么这么无赖?!汐落什么时候答应你住下来的?”

    “就在你不在家的时候,如果她没有答应,怎么可能会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再说了,我凭什么回答你这些问题?”乔陌漓说着就抱起颜汐落朝她的卧室走去。

    宁东航急得跟了上来,“乔陌漓,你不能去汐落的房间!”

    “为什么?凭什么?你以为你是谁?”乔陌漓熟练的用脚踢开颜汐落的房间,“我又不是没进来过,上午我已经在太太的允许下睡过了,你没有任何立场来质问我!”

    说完,乔陌漓用脚带上门,把宁东航给关在了外面。

    门外的宁东航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起来,看着乔陌漓熟门熟路的样子,他可能已经来过颜汐落的房间了。可是这间房,他却从来没有踏进去过半步!

    难道,汐落真的已经和他旧情复燃了?

    如果真是这样,让他情何以堪?

    宁东航的心中充满了苦涩,想起了不久前颜汐落才许诺要嫁给他的事情,脸上露出抹悲凉冷漠的笑容。

    呵呵,现在乔斯洛还下落不明,而他却在这里吃些不知明的飞醋,实在是太过分了!

    一切,还是等找到乔斯洛后再说吧!

    翌日,颜汐落悠悠醒了过来,第一件事就是问乔斯洛的下落,“斯洛,斯洛呢?斯洛回来没有?”

    看着刚从睡梦中醒来的颜汐落,担心的一夜没睡的乔陌漓这才轻松的喘了口气,“睡醒了?斯洛暂时还没有消息,不过你不用担心,陆少华已经去查找那辆货车的下落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线索的。”

    颜汐落的眼泪顿时从眼眶中涌出,“我怎么可能会不担心?这都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我和你相认才造成的!如果不是我没有狠下心,斯洛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都怪我,都怪我!”

    说着,颜汐落哭得痛不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