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陌漓趁着他高兴的精神恍惚,偷偷朝着绑缚着乔斯洛的那条大轮船走去。

    “站住!”

    乔陌宸回过神来,掏出早就买来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乔陌漓,“哼哼,乔陌漓,你也太天真了吧?你真以为我会让你活着回去?”

    乔陌漓慢慢转回身,寒眸泛着惊涛骇浪,“钱我已经如约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还想怎样?乔陌漓,你是不是疯了?你害得我如今身败名裂,什么都没有了。我有大好的机会可以除掉你,凭什么就拿了钱离开,你真是太天真了!”

    乔陌宸说着慢慢朝乔陌漓走过去,眼里得意的神色愈发明显,“哈哈哈,乔陌漓,你百般算计,只怕没想到有一天会死在我的手上吧?”

    “等一下!”

    颜汐落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她顾不上海边陷脚的沙滩,甩掉高跟鞋赤着脚往前冲,“等一下,乔陌宸求求你放了斯洛吧,你要多少钱我们都给你!你不要伤害斯洛。”

    乔陌漓没想到颜汐落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跑过来,气得大声责骂跟在颜汐落身后跑过来的陆少华,“陆少华,我走之前是怎么吩咐你的?你竟然还把她给带到这里来了!?”

    陆少华硬着头皮说道,“如果我不带她过来,你再有个什么好歹,难道我要一辈子良心不安么?”

    “是的,是我要求跟着来的,跟少华没有关系!”颜汐落说着,丝毫不畏惧乔陌宸手中的手枪,慢慢走到他身旁,哀求道,“乔陌宸,你想要什么我们都可以给你,只求你放过斯洛吧!求求你,他也是你的亲人啊,你不要做令自己后悔终生的事情。”

    “呵呵,亲人?”乔陌宸仰天大笑起来,“从我被送入牢房的那一天,我在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了亲人!”

    说完用枪指着乔陌漓的脖子,“你竟然找人跟你一起过来\好,今天我就让你们一起上西天,在阴间成为一家人!”

    说着,他突然淫邪的冲着颜汐落笑道,“没想到这么对年,你依然这么漂亮,只是可惜,这里都是炸弹。如果你能够陪我一晚的话,我倒可以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

    乔陌漓被乔陌宸用枪顶着脑袋,听了他的话,他的眸光开始呈现裂痕,他死不要紧,但是颜汐落和斯洛都在这里。

    如果乔陌宸被激怒,引燃炸弹,后果不堪设想!

    他愤恨地怒吼着,“乔陌宸,你还有没有人性?!”

    “人性?哼,乔陌漓,这些年我一直被你碾压,现在我就要当着你的面,弄死你最心爱的女人和孩子!”乔陌宸阴狠地说着,一下把乔陌漓掀开,顺手把将颜汐落给拽入了怀中。

    轻浮的低头压向她的脖颈,“难怪你会被她给迷得神魂颠倒!这女人可真香!”

    颜汐落还没弄清怎么回事,竟然被乔陌宸给拉进怀里。

    “住手!”乔陌漓怒目而视,拳头攥得咯吱响,却忌惮着乔陌宸手中的枪,生怕他会伤到颜汐落,还担心一旦引燃爆炸,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没有敢贸然出手。

    颜汐落被乔陌宸制住,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反手就是一巴掌。

    这巴掌来的极快,乔陌宸根本没想到颜汐落会反抗手里拿着枪的自己,结结实实被打了个正着,脸上顿时浮现出鲜红的手掌印。

    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楚,乔陌宸大怒,抡起巴掌就挥向颜汐落,把她给扇翻倒地,“臭娘们!找死!”

    说着乔陌宸就用手枪对准颜汐落,想要一枪打死她。

    乔陌漓飞身闪过去,用尽全身的力气想抢走他手中的那把枪。

    两人相持不下,在破败的邮轮上颤抖起来。

    而那把枪早已经被乔陌宸拉开了保险栓,随时都有可能擦枪走火。

    宁东航跟着冲了过来,把颜汐落从地上搀扶起来,关切地问道,“汐落,你要不要紧?”

    颜汐落的嘴角渗出鲜血,半边脸早已青肿不堪。

    她虚弱地摇摇头,“我不要紧,东航,快去救救斯洛。”

    “好。”宁东航说着,酒吧颜汐落交给陆少华,叮嘱他一定要守护好她的安全,说着,就转身再度朝邮轮上走去。

    颜汐落伸手拽住宁东航的衣角,“东航,注意安全。这里有炸弹。”

    宁东航停住脚步,转回身在颜汐落的额头印下一吻,“放心,我一定会把斯洛给安全带回来的。”

    而此时的甲板上,乔陌漓跟乔陌宸正激烈的倒卧在甲板上缠斗着。他们体力相当,不分伯仲,情况很是危机。

    “乔陌漓,我来了就没有想活着回去!告诉你,这艘船早已经被我装满了炸弹,哪怕今天我死在这儿,也要拖着你们全家下地狱!”乔陌宸面容扭曲,狰狞地说着令人惊悚的狠话。

    乔陌漓跟乔陌宸全力争夺着那把手枪,对于乔陌宸的狠毒早就熟谱于心。面对乔陌宸的狠厉,他轻蔑道,“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乔陌宸,在监狱里你起码还可以度过余生,可现在,你连这个机会都失去了。”

    听到监狱两字,乔陌宸的面容变得更加疯狂起来,那里人间地狱的生活,让他想起来就会丧事意识!他绝对不容许任何人再提这两个字!

    想到这儿,他奋力抽出手,冲着乔陌漓就是一个手肘,狠狠砸向了他的脖颈,“乔陌漓,去死!”

    乔陌漓丝毫没有退缩,咬牙硬是接住了他的这记狠击,目标却是夺回乔陌宸手中的手枪。

    他的身形椅了下,总算承受住了锥心的疼痛,也如愿把乔陌宸手上的手枪给夺了回来。

    “乔陌宸,我会让你后悔出来!”乔陌漓举起手枪,冷漠地指着乔陌宸的脑袋。

    然而,他预计中的乔陌宸求饶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反而是乔陌宸那张癫狂到疯魔的大笑。

    乔陌宸丝毫不惧乔陌漓手中的那把枪,指着自己的脑袋步步逼近,“乔陌漓,有种你就开枪啊!哈哈哈哈!等你一开枪,我按下这个遥控器,然后,嘭!整条船都跟着爆炸,咱们就一块下地狱去吧,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