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陌宸一边仰天长笑,一边举起手中的遥控器,“看到没有?乔陌漓,你以为我还像以前那么冲动?告诉你,整条船上都埋着炸弹!只要我摁下开关,咱们就同归于尽!”

    冷汗从乔陌漓的额头滴下,他知道这次自己是真的输了,因为他做不到乔陌宸那么狠。

    他不怕死,可是,他不能看着自己的太太和儿子跟着他一起死!

    “你只是恨我,放了她们,我随你处置。”想也不想的,乔陌漓径直丢掉手枪,往乔陌漓身边走。

    “哈哈哈哈!乔陌漓,你不是向来高傲的很吗?怎么也有今天啊?哈哈哈!”乔陌宸冲过去如愿捡起那把手枪,围着乔陌漓转了两圈,一脚踹向他的腿弯,“给我跪下来!”

    钻心的疼痛传来,乔陌漓被踹得跪到在地,他狼狈的想要站起来,但是看见绑在上面的乔斯洛。他咬牙忍住。

    乔陌宸的脚却狠狠踩在他的背上,嚣张地放声大笑,“哈哈哈!乔陌漓,你怎么真的跪下来了?哎呦呦,这要是给爷爷看到,他肯定会心疼死的!”

    说着,乔陌宸的眼神再次变得凶狠起来,“那个该死的老头,总是偏向你,什么都想着你,可我呢?我明明才是你的兄长,却从来得不到他的关爱!从小到大,都被他逼迫着做你的影子,凭什么?!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就算高贵如乔陌漓,也要跪着给我舔鞋底!”

    乔陌宸激动地说着,用枪顶向乔陌漓的脑袋,“给我把皮鞋舔干净,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放了你的女人和小崽子,然后再给你留条全尸!”

    乔陌漓双手紧握成拳,滔天怒火在胸中喷涌而出。他正准备跟乔陌宸拼个鱼死网破,眼角的余光就看见宁东航从另一边绕到了乔斯洛身旁,正小心翼翼的帮他解着身上的绳子。

    为了能为宁东航争取到更多的时间,乔陌漓压下心中的怒火,尽力跟乔陌宸周旋着,就算我跪在你面前又怎样?你就真的胜过我了么?”

    “咣!”

    回应乔陌漓的是乔陌宸疯了般的暴怒,他狠狠的用手枪砸向乔陌漓的额头,如愿地看到鲜血从乔陌漓头上汩汩冒出,疯了般狂笑,“乔陌漓,你都快没有命了?我为什么胜不过你?!”

    乔陌漓的头一阵眩晕,**的鲜血从他头上额头淌下,打湿了他的睫毛,一颗颗滴在地上。

    “乔陌漓!”颜汐落悲声大喊,“乔陌宸,你这样又能得到什么?!”

    当乔陌宸的手枪砸向乔陌漓的额头时,她的心也跟着碎成了一片片,想也不想的,挣脱陆少华的牵制,想要冲上去解救乔陌漓。

    可是却被守着她的陆少华紧紧抱住了腰身,“小嫂子,你不能过去!那边有炸弹!”

    “放开我,我要去救他!我要去救他啊!”颜汐落拼命想要挣脱陆少华的钳制,却发现拼尽了力气都挣脱不了。

    她绝望地放声大哭,转身捶打着陆少华的胸膛,“你放开我啊,你让我去救他!你放开我!”

    “小嫂子,我只负责保证你的安全。这样三少才不会留有遗憾。”陆少华硬抗着颜汐落的捶打,丝毫不为所动。

    “遗憾?什么遗憾?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他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回来的,你收回刚才那句话,收回去!”颜汐落失控地冲着甲板大喊,“乔陌宸,你不能杀他。你赶紧放开他!”

    可是他们所在的位置离甲板太远,只能看到那边的情况,声音却被海风给吹散了。

    这些算什么?乔陌漓淡淡弯起唇角,只要他的斯洛被救下就好。因为他已经看到宁东航解下了缠在斯洛身上的绳子,正抱着他准备离开甲板。

    “你在笑什么?啊?!你都快死了,你还在笑什么!?”乔陌宸看到乔陌漓刺目的笑容,变得更加狠厉起来。

    他用力踹向乔陌漓,直到把他踹得躺倒在甲板上,这才得意的看向绑着乔斯洛的地方,“今天,我就送你们父子……”

    乔陌宸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原本绑着乔斯洛的地方空无一人,他连忙丢下乔陌漓,拔腿朝那边跑去。没跑两步,就看到宁东航正趴在甲板上,而乔斯洛正被他从船上往下放。

    “妈的!你找死!”乔陌宸大怒。

    宁东航什么都不管,他只要把斯洛放到安全的地方就可以了。他稳稳的抓着乔斯洛的手,直到确定他顺利下到了邮轮下层,这才安心的松开了手。

    乔陌宸见到原本拿来做筹码的乔斯洛竟然被放走,瞬间怒火中烧,他毫不犹豫的举起手枪,愤怒的射向下层甲板的乔斯洛,“去死吧!”

    弱小的乔斯洛哪里见过这种阵势,他完全被吓傻了,直愣愣地看着乔陌宸的枪口,连逃跑都忘了。

    “不要——!”远处的颜汐落恐慌的大吼,她的心紧紧提了起来,眼泪喷涌而出,“不要开枪!”

    母性的力量在那一刻爆发出来,颜汐落挣脱了陆少华的禁锢,朝着下层甲板上的乔斯洛没命的奔过来,“快跑!斯洛,快跑!”

    然而站在船上的乔陌宸压根不给乔斯洛逃跑的机会,他勾唇冷笑,脸上的表情嗜血又狰狞,冲乔斯洛扣下扳机!

    就在这紧要关头,宁东航猛地冲过去抱住乔陌宸的脚,倾尽全力往前一带,致使乔陌宸重心不稳,狠狠跌在甲板上。

    而他扣下扳机的子弹也呼啸而出,不过并没有朝乔斯洛射去,而是偏离了轨道,打在了轮船的甲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颜汐落没命的往前冲,此时的她浑身充满力量,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到了甲板下层,一把抱住乔斯洛,“斯洛,妈妈们来了!不怕!”。

    甲板上,乔陌宸跟宁东航正在奋力的颤抖着,乔陌漓早已从旁边走过来,寻找遥控。

    “嘭!”

    枪声再次响起,惊魂未定的颜汐落脸色蜡白,揪心地看向甲板上颤抖的三人,担心会不会有人中枪。

    而这次幸运之神并没有再眷顾他们,那记冷枪不偏不倚的打在了宁东航的胸口上,穿透了他身上的白衬衣,很快渗出刺目的血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