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386章只要活着,我给你机会和我竞争
    乔陌漓发了狠,他奋力挥拳,砸向乔陌宸的手臂,把他从宁东航身上翻下来,担心地扶起宁东航,大声呼唤,“你怎么样了?”

    乔陌宸歪歪斜斜倒在地上,他早已精疲力尽,可本就是复仇而来的他早就豁出了性命。他吐出嘴里的鲜血,摇椅晃重新站起来,握着手枪瞄准了乔陌漓和宁东航,“跟我作对,你们都得死!都得死!”

    此时的乔陌漓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中枪的宁东航身上,完全无视了乔陌宸的叫嚣。

    他担忧地半扶着宁东航,看着这个和他挣抢太太的家伙,他是那么的讨厌他,然而在看到他满身鲜血的样子,终于痛心疾首道,“宁东航,你醒一醒!”

    他清楚的看见他救下乔斯洛的样子,他亲眼看着他拉了乔陌宸,让子弹打偏。

    在那一刻,乔陌漓之前对宁东航所有的怨恨都变得烟消云散,满心想的只是让宁东航没有性命之危。

    宁东航虚弱地睁开眼,他身上渗出的血迹早已经染红了前胸,看着担忧不已的乔陌漓,宁东航突然就笑了。

    他艰难地咳嗽了两声,“咳咳,表哥,你不应该庆幸我快死了么?这样就没有人跟你抢汐落了。”

    眼泪从乔陌漓眼眶滴落,一颗颗打在宁东航前胸那片猩红上,“傻子,你死了也没有用啊,因为你根本争不过我!如果你能顺利活下来,我就给你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好不好?”

    “好,这可是你说的。”宁东航艰难地点点头,声音越发微弱起来,“可是表哥,我担心我等不到了……”

    “不行!你特么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光明正大的跟我竞争啊!宁东航,坚持住,别让我瞧不起你!”乔陌漓大声嘶吼着,想要把宁东航从甲板上搀扶起来。

    可是,乔陌漓完全忘了他们旁边还站着拿着手枪的乔陌宸。早已经陷入疯魔的乔陌宸怎么可能会放他们走呢?!

    只见乔陌漓艰难的搀扶起宁东航,背后就挨了重重一脚。

    这记脚力用足了乔陌宸的力气,踹得乔陌漓和宁东航径直朝前倒去,一个翻身,险些跌入甲板外侧的海水中。

    乔陌漓伸手拽住身子已经翻出甲板外面一半的宁东航,“抓住!不要松手!”

    宁东航前胸后背都已经被鲜血给渗透,此时的他昏沉沉地翻出甲板半个身子,下面就是汹涌的海水。如果不是乔陌漓用力拽着他,他肯定早已经坠入海底了。

    “哈哈哈,好一对难兄难弟啊!难得你们同时喜欢上一个女人,竟然还这么兄友弟恭,当真是不容易啊!”乔陌宸得意地仰天大笑,“既然这样,我就送你们俩兄弟一程好了!”

    说着,乔陌宸就抬起脚,狠狠踩向乔陌漓和宁东航脚握的双手,咬牙切齿的用上全身的力气去踩碾,“去死!”

    钻心的疼痛从乔陌漓的手臂传来,他咬牙坚持住,仰头看向居高临下的乔陌宸,“乔陌宸,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我死不了,但是今天你死定了。”乔陌宸说着弯下腰,慢慢用手枪对准乔陌漓的胳膊,邪恶地扣下扳机,“我倒要看看,如果你手臂中枪,还能不能握住你亲爱的表弟。”

    “嘭!”

    枪声再次响起,乔陌漓的手臂被贯穿传来刺骨钻心的痛,他咬牙没有发出声音,只是白着脸鼓励着宁东航,“坚持住!”

    而再度听到枪声的颜汐落情绪完全崩溃,她把怀中的乔斯洛放下,刚要上去。

    去被已经赶到的陆少华拦住,陆少华抱着乔斯洛,用力拉着颜汐落,离开下层夹板。

    “快走,我送你们去安全的地方,这里有炸弹!”

    颜汐落跌跌撞撞的被陆少华拉着离开底层夹板。

    甲板上,鲜血从乔陌漓的手臂流出,很快汇成一条血色的线,蜿蜒到宁东航的脸旁。

    宁东航虚弱地抬起头,他的眼睛已经灰暗的再没了神采,只剩下一丝若有似无的光。他看着自己和乔陌漓被乔陌宸踩踏的露出白骨的斑斑手指,诚恳地冲乔陌漓说了句,“表哥,答应我,照顾好汐落。她不能再经历一次生死,你要好好珍惜!”

    说完这句话,宁东航陡然放开了乔陌漓的手,双手猛然抓住乔陌宸的双腿,借着自己早已翻出船体的重力,把他一同拉下船。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乔陌宸反应过来发出惊呼时,他已经被宁东航紧紧抱着,朝海底坠落!

    “疯子!放手!”

    “照顾好汐落!”

    乔陌宸的怒骂声和宁东航的嘱咐声顺着海风传到甲板,然后,是海浪掀起波涛的声音,直至一切重归宁静。

    “不!”

    “不要!”

    跪在甲板上的乔陌漓用尽全身力气大吼,而远离游轮的颜汐落在目睹了这一切后,发出声心痛的痛呼,虚弱的昏迷了过去。

    海水舒缓的翻涌着碧波,让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美好,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得。没有罪恶,没有算计,没有血腥……

    碧海蓝天下,乔陌漓立即让陆少华找人打捞,因为他知道,受了那么重伤的宁东航坠入海底,受不了海水的浸泡。

    经过一天一夜的打捞,却始终没有看见两人的尸体。

    海面风平浪静,像是一切没有发生过。

    等颜汐落醒来的时候,她这才发现自己是躺在医院里。

    这已经是她第几次从医院醒来了?她自己都说不清了。

    侧了下头,她双眼无神的看向窗外,隔着透明的玻璃窗,外面的风景很是怡人。

    可是只有颜汐落心里知道,自己的心里是多么的晦暗,正沥沥涩涩下着纷飞的小雨。

    想起宁东航,颜汐落的眼角就控制不住的渗出眼泪,甲板上血腥的那一幕,还有宁东航坠海前最后的呼喊,此时就像一把钝刀一样,一点点割着她早已千疮百孔的心。

    宁东航,你一定要平安的回来,一定!

    “你醒了?”乔陌漓的声音响起,颜汐落扭头看去,见到了头上绑着纱布,胳膊上缠满了石膏的乔陌漓。

    她的心里酸涩一片,红着眼圈小声地点头,“嗯,醒了,你有没有事?东航有下落了吗?斯洛呢?”

    乔陌漓就坐在颜汐落病床的凳子上,刚才肯定是因为太累也跟着睡了过去。他的手臂被子弹打穿,索性并没有伤到骨头,草草包扎了下,他就执意坐在颜汐落身旁,等着她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