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脸色煞白的颜汐落,乔陌漓知道她心里迫切想要知道的是什么,就柔声说道,“我没事,陆少华已经领着兄弟们去海里搜寻了,你放心好了,他们一定会找到宁东航的。”

    颜汐落这才稍稍放了心,她酸着鼻头问向乔陌漓,“斯洛呢?他有没有有事?”

    乔陌漓摇摇头,“没事,只是当时被吓坏了,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他很快又生龙活虎了。”

    “那就好,”颜汐落放心地点点头,目光看向乔陌漓的手臂,“你的手臂,痛不痛?”

    乔陌漓被颜汐落看得心里一暖,“痛,怎么不痛。”他说这话的时候像是在撒娇。

    颜汐落的嘴角一抽,“那,那你躺过来吧,歇会儿,不要再坐在那里了,躺着也许好点。”

    乔陌漓眼中闪过一丝狂喜,从凳子上站起,小心地躺在病床上,慢慢靠在颜汐落身旁,一脸幸福地说着,“有你在身边,就不痛了。”

    颜汐落的鼻头再度酸涩不已,她突然就想到了宁东航,有一次他重感冒,而她忙着给他煲驱寒的汤水,当时头上覆着热毛巾的宁东航说的也是这句话。

    乔陌漓不明白颜汐落为什么突然就落了泪,还以为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解释着,“太太,我说的都是真心话。不管我走到哪里,不管住在什么地方,唯有躺在你身边,内心才是宁静平和的,从头到脚,浑身都被满满的幸福感给充斥,这点痛算什么。”

    “嗯,”颜汐落小声嗯了声,“不要说话,你受了伤,你需要好好休息。”

    “可是太太,”乔陌漓的声音突然变得古怪起来,“可是我控制不住它怎么办?”

    颜汐落莫名其妙地看着乔陌漓突然变红的耳根,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偷偷往乔陌漓的下身瞄了一眼,毫不意外地看到了他支起来的帐篷,整张脸跟着烧的火辣起来。

    “……”这个男人真是…都病成这样了,他还有心情想这事。

    “你能不能别整天想那事,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还精虫上脑!”

    乔陌漓抱着她,“太太,因为我们分开的太久,我想你……”

    “你看,我总是无法控制我自己,也管不住他对你的思念。”

    颜汐落窘的满脸通红,她用力推搡了乔陌漓一把,却听到他痛呼的声音,“痛…”

    “啊?要不要紧?是不是我碰到了你的伤口?”颜汐落担心地赶紧翻身面向乔陌漓,却撞进他温柔似水的眼眸里。

    乔陌漓深情地看向颜汐落,“不疼,一点都不疼,太太,只要有你在,我哪里都不觉得疼。”

    说着,乔陌漓就伸出自己未受伤的那只手,将颜汐落揽进怀里,令她靠的离自己更近些,“太太,我想……”

    乔陌漓的话还没说完,病房门就被猛然推开,乔斯洛蹦跳着走进来,“妈咪,你醒啦?”

    颜汐落这下更是囧的不得了,她马上从病床上坐起来,支吾道,“嗯,是的,妈咪已经醒了。”

    乔斯洛这下高兴坏了,猛地扑进颜汐落怀里,“太好了,妈咪,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颜汐落把乔斯洛抱起,用手拍着他的后背,小声的安慰着他,“已经没事了斯洛,都怪妈咪没有保护好你。妈咪发誓以后都不会这样了。”

    “嗯。”乔斯洛乖巧的靠在颜汐落胸口,脸上的笑容像天使般甜美。

    一旁的乔陌漓却满脸的不高兴,这个没眼力劲的小崽子,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跑进来呢?!

    可尽管他恨得牙痒痒,却只能忍受着焚—身的滔天****,他前两天只是喝了点汤,甚至汤都没喝到味,更别说吃肉了。

    没办法,谁让眼前让他头疼的是他的宝贝太太和儿子呢!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在病房里闲聊了一上午,气氛融洽又和谐。

    傍晚的时候,负责去港口打捞的陆少华回来了。

    他一进屋,气氛就随即沉闷了下来。

    看着一脸期盼的颜汐落,陆少华无奈地摇摇头,“小嫂子,真是抱歉啊,我和兄弟们忙了一整天,也没有打捞到宁东航。”

    颜汐落的脸瞬间惨白如纸,“什么都没有打捞到吗?”

    “没有,”陆少华摇摇头,“什么都没有,那里正好是有股激流,兴许他们一落水,就被激流给卷走了。别说宁东航,就连乔陌宸那个坏家伙,我们也是什么都没有捞到。”

    这个消息实在令人绝望,颜汐落一时有些接受不了,她快步走到陆少华身边,用力攥住他的手臂,“不,你们只是还没有捞到而已,我拜托你们,拜托你们再去打捞下,一定可以找到他的,一定可以。”

    陆少华理智地摇摇头,“小嫂子,其实捞不到人是好事,如果我们真的在水里捞到了,那肯定就是他的尸体。现在找不到他,说明他被海水给卷走了,或许被冲到了哪个不知名的小岛上,还会有活着的希望的。”

    “是吗?真的是这样吗?”颜汐落眼中噙满泪水,不敢相信地看向乔陌漓。

    乔陌漓点点头,“太太,宁东航到底是我的表弟,我更不想看到他出事的。少华说的对,打捞不到是好事,相信他已经被海水送到了不知名的地方,说不定过段时间就会回来的。”

    事到如今,颜汐落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可是,当时坠海的宁东航身上受了那么重的枪伤,鲜血染红了他的前胸和后背,他真的可愿意安然无恙的回来吗?

    “少华,从明天开始,你就在全球贴出告示,但凡有人发现宁东航的下落,不论死活,一律奖赏一百万!”乔陌漓沉着地说着,“重赏之下,肯定会有人发现的。”

    “好的,我这就去办。”陆少华说完就退了出去,屋内就只剩下乔陌漓一家三口。

    乔斯洛之前全程都在默默地听着,等陆少华走出去,他才小声地问向颜汐落,“妈咪,救我的宁叔叔,他真的回不来了吗?”

    眼泪旋即从颜汐落的眼角滚落,她匆匆擦了下,无比认真地看向乔斯洛,“不,他会回来的,他一定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