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灵精怪的乔斯洛当即心领会神,一把抱住颜汐落的大腿,“妈咪,你是不是不喜欢看到斯洛?你不要赶斯洛走,斯洛会很乖很听你的话的。妈咪,让斯洛跟你住在一起好不好?”

    看着乖巧懂事的乔斯洛,颜汐落想也不想的就点点头,“好,妈咪怎么会舍得赶你走呢,当然会留下你的。”

    “还有我!”乔陌漓跟着蹭了过来,用力搂住颜汐落的肩头,“美丽漂亮的颜小姐,请你行行好,收留下我这个房客吧!”

    “没门!”颜汐落说着甩开乔陌漓的双手,领着乔斯洛坐上自己的车子,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汽车的尾气尽数喷到乔陌漓的身上,他不怒反笑,“很好,我的太太似乎终于长了利爪呢。”

    跟在乔陌漓身后的陆少华惋惜的摇摇头,爱情真是个可怕的东西,你看,又疯掉一个。

    “走,咱们要开始寄人篱下的日子咯。”乔陌漓走向陆少华刚置办来的车子,弯腰钻了进去,心情大好的朝颜汐落离开的方向追去。

    颜汐落载着乔斯洛,一路畅通无阻的回到了家。

    这段日子她因为要照顾乔陌漓的缘故,一直都暂住在医院里,家里已经很久没回来了。

    打开屋子,她推开窗户散了下气,刚坐在沙发上喘口气,门口就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不用想颜汐落也知道门外来的是谁,她无奈地摇摇头,没好气地打开门,“乔陌漓,你怎么……”

    “汐落,哈哈哈哈,真的是你,太棒啦宝贝儿!”

    打开门外扑进来一个人,将颜汐落给抱了个满怀,力道热情的差点扑倒颜汐落。

    颜汐落连忙站住脚,鼻尖掠过一阵香风,她定了定神,惊讶的发现扑进自己怀里的竟然是久违了的慕心雨。

    “天呐,心雨?怎么会是你?”颜汐落怔怔的看着慕心雨,她怎么知道她在这里呢。

    慕心雨抱着颜汐落紧紧不愿放手,放声大哭起来,“呜呜,汐落,我终于找到你了,太好了。”

    颜汐落听着慕心雨的声音不对,连忙扶着她坐在沙发上,关切问道,“心雨,你这是怎么啦?”

    “呜呜,汐落,日子没法过了。”慕心雨耸着肩膀小声抽泣,“我已经跟凯里洛川离婚了,不,应该说,我已经被他给抛弃了!”

    “啊?”颜汐落有些不明白,“这是怎么啦?还有,你们是什么时候结婚的?”

    慕心雨鼻头哭得红通通的,一边用面纸擦着眼泪,一边低声控诉道,“你都已经消失一年多了,如果我不是无意间看到杂志上的报道,根本就找不到你。你这个没良心的,早就把我们的姐妹情谊给忘了一干二净了。”

    听着慕心雨的控诉,颜汐落有些不好意思,她上次见到慕心雨时,正是她刚刚离开宣城的时候。

    而她之后就去了罗马,然后又和宁东航来到了夏威夷,几乎过着隐居不世出的生活,断了和所有人的联系,真的是有些太过绝情呢。

    “对不起,心雨,是我太过分了,这些年都没有跟你联络。”颜汐落歉意地看向慕心雨。

    慕心雨这才满意的嘟起嘴,“算了算了,我知道你一定有自己的难言之隐,才不跟你计较呢。不过汐落,这次你一定要收留我才行,因为我已经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

    看到慕心雨并没有生自己的气,颜汐落这才放心下来,“对了,你为什么要和洛川哥哥离婚呢?我竟然没去参加你们的婚礼,真是是太遗憾了。”

    “婚礼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从来都没有把我放在心上。”慕心雨说着又开始掉眼泪,“汐落,我也不怕你笑话,当初我跟他发生关系时,是因为他把我误认成了你。然后阴差阳错的,我们就奉子成婚了。他其实根本就不爱我,从头到尾,我就只是你的替身而已,真的。”

    慕心雨这个话说的,听得颜汐落十分的尴尬,她有些紧张地看了坐在沙发一旁的乔斯洛一眼,发现他并没有注意到这边,这才搓着手看向慕心雨,“心雨,虽然这些年我跟你聚少离多,但是我跟洛川哥哥一起生活了五年,我知道他的秉性和人品,他绝对不会因为任何意外而妥协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他绝对不是那种为了孩子而娶你的人。“

    说到这儿,颜汐落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天呐,心雨,我都忘了上次见你的时候你怀孕着呢。好吧亲爱的,都怪我太冷漠,竟然这么久都没有关心你,都是我的错。”

    慕心雨心里这才好受许多,“总算你还有点良心,本来就是,上次咱们遇到时,我都挺着那么大的肚子呢。结果你见到我也没问问,感情是忘了这茬。”

    颜汐落也是歉意的不行,抱着慕心雨如今早已变得纤细的小腰一个劲儿道歉,“都是我的错,亲爱的,你就别跟我计较啦。现在你家宝宝好么?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来这儿了呢?”

    她不提起慕心雨的宝宝还好,刚提起这茬,慕心雨的小眼泪又唰唰往下掉了起来,“汐落,我这次是偷偷逃出来的。我要是再不出来,估计凯利洛川就要下杀手弄死我了。如果不是我机灵,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颜汐落惊讶地瞪大眼睛,她原本以为慕心雨只是和凯利洛川赌气,这才跑过来找她的,却怎么都想不到,竟然还牵扯到杀手这件事了。

    “心雨,你对洛川哥哥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天呐,他怎么可能会找杀手来对付你?不不不,这件事你打死我我也是不会相信的!”

    慕心雨不停地抹眼泪,弯腰卷起了自己的裤管,“汐落,真的,不信你看。

    颜汐落低下头,看到慕心雨的小腿那里有块青紫的痕迹,旁边还有道狰狞的伤口。

    “汐落,这是我在家里被女仆推下阳台留下的伤口,就是那个叫洛丽塔的女仆。虽然后来凯利洛川说把她给囚禁了起来,可是有天晚上我都已经睡下了,却清楚听到了她叫走了凯利洛川,然后问他孩子要怎么办。然后,我清楚听到了凯利洛川说,不能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