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说的颜汐落心里一寒,“心雨,你是不是误会了。或许洛川哥哥说的并不是你们的孩子呢,不不不,他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慕心雨的眼神变得凄惨起来,“是啊,我当时也是这样告诉自己的。可是,直到第二天,我亲眼在阳台上偷看到凯利洛川把维安(慕心雨的儿子)交到了洛丽塔的手上,然后带着她和维安坐车出了门。我急得赶紧打电话给他,可他却骗我说,要带着维安去参加时尚晚宴。我问他洛丽塔的事情,他却说洛丽塔早就被他送进了警局,他在撒谎!”

    “那,那后来呢?”颜汐落实在无法说清楚心里面的震惊,觉得慕心雨根本就是在胡说,“心雨啊,这些会不会,会不会就是你做的梦啊?其实,这些根本都没发生过,是不是?”

    “呵呵,”慕心雨苦楚地笑了下,指着自己的小腿,“汐落,你看看我腿上的疤痕,那是我从阳台上跌落,骨折留下的。这么明显的疤痕,怎么可能会是做梦做出来的呢?”

    说着,慕心雨长叹声气,“当年,我嫁给凯利洛川的时候,就觉得是那么的不真实。现在想来,这本来就不是真是的。从始至终,我都只是他用来泄—欲的对象而已,他和我之间,从来都没有过爱情。”

    颜汐落心疼地看着慕心雨,连声安慰着她,“心雨,你不要这样讲。或许你们之间发生了误会,而你没有问清楚而已。像我和乔陌漓,当年,如果我肯静下来好好的看清楚自己的心,那么我和他之间,也就不会发生这么多波折了。”

    慕心雨点点头,脸上的笑容凄楚哀伤,“是啊,汐落,我当初也是这样安慰自己的。然后我在骨折的疼痛中煎熬的等了一夜,等待着凯利洛川回来给我答案,等着他亲口告诉我,他是不是已经真的不爱我了。”

    说到这儿,晶莹的泪珠从慕心雨眼眶中滚出,“可是,我却没想到,我等来的,却是满脸戾气的洛丽塔。凯利洛川并没有跟着她回来,我被洛丽塔从房间里拖到了地下室,她说凯利洛川早已经厌倦了我。可是碍于维安,他不得不继续忍受着。可是没想到今天他和维安去做亲子鉴定,却发现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

    “什么?这怎么可能?!”颜汐落差点找不到自己的声音,“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心雨,孩子究竟是不是他的,他自己难道不知道吗?9需要去做什么狗屁亲子鉴定?不行,我得打电话给洛川哥哥,要好好骂醒他才行!”

    颜汐落说着就从沙发上站起来,到处翻找着自己的电话。

    可是等她找到自己手机时,却被慕心雨给攥住了手腕。

    此时的慕心雨脸色煞白,她恳求地看着颜汐落,“汐落,求你,给我留下最后一丝尊严,好不好?”

    颜汐落心疼地扶着慕心雨再度坐下,温柔的帮她理着后背,“心雨,你们肯定是有了误会,相信我,只要打个电话过去问问,很容易就把事情给问清楚的,真的。”

    慕心雨淡漠地摇摇头,“没用的,汐落,当时我也是这么想的。就算我被洛丽塔给关进了地下室,可我心里仍旧相信着凯利洛川,我耐心的忍受着洛丽塔的奚落和嘲讽,坚强地等着凯利洛川,希望能当面把事情和他说清楚。因为打死我我都不信,他怎么能不相信维安不是他自己的孩子呢!”

    “是啊,心雨,跟懦弱的我比起来,你真的是太坚强了。”颜汐落佩服地看着慕心雨。

    “可是汐落,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忍受着难以下咽的馊饭,忍受着洛丽塔时不时的用冷水冲刷,可等来的,却是凯利洛川和别的女人的婚期。而那个女人,并不是洛丽塔。”

    “不是洛丽塔?”

    慕心雨点点头,“是的,当洛丽塔拿着凯利洛川要和别的家族千金的请柬甩到我脸上时,我清楚看到了她的眼泪。她抹了把眼泪,然后告诉我她早就知道卑微的她配不上高贵的凯利洛川。不过她不能忍受的,是看着低贱肤色的我,竟然也奢望跟凯利洛川在一起!”

    “说实话,汐落,当洛丽塔这样说的时候,我的心里早就已经无所谓了。因为我在那个阴冷湿寒的地下室耐心等了那么多天,却始终没有等来凯利洛川。我知道,他真的已经厌倦我了。那么不管他再去娶谁,跟我都再没有了关系。我突然很想很想回家,想见到我的爸爸妈妈。”

    颜汐落的眼泪跟着淌了下来,“心雨,相信我,洛川哥哥不是这样的人,他肯定有难言的苦衷,相信我。”

    “无所谓了,真的,汐落,当我九死一生在那个阴暗的地下室捱过了半个月时,几乎每天都能听到洛丽塔报告他将要新婚的进展,我再也熬不下去了。我本来以为自己会被洛丽塔永远囚禁在那个黑暗的地下室里,直到默默死去,然后腐烂发臭。直到有一天,她蒙着我的眼睛把我丢进一艘破船里,说同为女人,不忍心看着我被凯利洛川囚禁到死。”

    慕心雨说着,低低笑了起来,“你知道吗汐落,在那一刻,我竟然对洛丽塔说了声谢谢。虽然我自己都说不清楚,要感谢她什么,谢她的不杀之恩吗?我自己也不知道,就这样,我躺在那条小破船里,眼睛被蒙的紧紧的,什么都看不到,耳边传来的,只有哗哗的水声。我想我大概漂流了整整一夜,反正等我再度醒来的时候,是被一群在海上捕鱼的船夫给救下来的。”

    “那你后来,是怎么来我这儿的呢?”颜汐落没想到自己只是一年多没见到慕心雨,她却发生了这么多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了解慕心雨,打死她也不信这些荒诞离奇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慕心雨的身上。

    “后来,我总算回到了宣城,然后开始了疯狂思念维安的日子。我担心他的安危,想要偷偷去看看他,其实心里更想知道的,是凯利洛川的近况。”慕心雨说着,眼中发出坚定的光,“然后,我就又偷偷去了趟英国,装扮的令人认不出来,然后悄悄守在城堡的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