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他就不高兴的上了楼,“我才不去住酒店,我住楼上去。”

    经过颜汐落房间的时候恨不得把门给踹开,然后把里面的慕心雨给踢出来,好让自己住进去。

    陆少华好笑的跟在乔陌漓身后,再次深深感慨爱情的丧心病狂,本来好好的冷血睿智总裁,说疯就这么给疯了,真可惜。

    *

    这一夜,颜汐落跟慕心雨几乎说了一夜的心里话,直到天快亮的时候,她俩才沉沉的睡了过去。

    可是没等她们睡下多久,就听到房门被擂得咚咚响,大有不开门就拆门的架势。

    颜汐落迷迷糊糊从床上下来,打着哈欠走到门口,拽着门把手拉开门,“谁阿?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

    没等颜汐落把话说完,她整个人都像被定住了似得,完全忘了该说什么,而是呆怔地看着突然出现在她门外的凯利洛川。

    天呐,她是不是还没睡醒?

    颜汐落狠掐了自己一把,哎呀,好疼,那就不是在做梦。可是大早上的,洛川哥哥怎么会突袭到了这里?

    慕心雨此时正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抱怨,“大早上睡得正相呢,谁这么讨厌敲门啊?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然而她等了半天都没有听到颜汐落的声音,纳闷地问道,“汐落,你怎么不出声?哎呀,该不会被饥渴的乔陌漓给拐走了吧?”

    慕心雨说着睁开眼,想看看颜汐落去了哪里,然后慢半拍的发现,自己眼前有一张放大了的脸——凯利洛川!

    “啊——!”慕心雨惊声尖叫起来,完全没想到一早起来竟然会这么惊悚。

    下一秒,她的声音就消失在凯利洛川的掌心,耳畔传来凯利洛川沙哑的声音,“雨儿,你果然在这里,真是太好了!”

    说完,凯利洛川就丝毫不管惊愕得要死的慕心雨,把她整个人紧紧搂在了怀里,“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眼前的情况别说是颜汐落,就连慕心雨都吃惊的找不到自己的舌头。

    颜汐落瞪大眼睛看着坐在她床边紧紧相拥的两个人,觉得昨晚听了慕心雨讲了整宿的伤心往事,肯定都是她杜撰的别人的故事。

    瞅瞅凯利洛川把慕心雨给抱得紧紧,生怕她跑掉的样子,怎么可能会是抛弃糟糠,甚至狠下杀手,然后令娶贤妻的陈世美呢?!

    当然,以上那些话都是慕心雨说的,在她的心目里,洛川哥哥永远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怎么都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情的!

    只是,这俩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出入这么大呢?

    颜汐落心里一肚子的疑问,却被来到门口的乔陌漓一把给拽了出去。

    乔陌漓悄声说道,“人家小夫妻来团聚呢,你就别杵着当电灯泡了。”

    颜汐落这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好啊,乔陌漓,你说,是不是你给洛川哥哥通风报信,告诉他慕心雨住在这里的?”

    乔陌漓竟然还真点点头,“当然,不然他怎么可能会这么精确的找到这儿?哼哼,我可是为了人家夫妻团聚,是做了件功德无量的好事呢。”

    “可是,”颜汐落指着正趴在凯利洛川肩头酷歌不停的慕心雨,“可是心雨说她之前差点被杀死,你怎么能不问问心雨的意见,就把她的地址给露出去了呢?”

    乔陌漓一把把颜汐落给抱出房间,然后帮凯利洛川和慕心雨带上门,“太太,我虽然早就被你迷得神魂颠倒,可最基本的智商还是有的。且不说我只认识了凯利洛川几天,就凭你跟他相处的那几年,你真的相信他会干出这种事情来?”

    颜汐落点点头,“当然不会,洛川哥哥是个正人君子,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那不就结了,他们小两口有什么误会是他们的事情,就留给他们自己解决好了。”乔陌漓说着抱着颜汐落往自己的房间走去,“现在,该说说我们两个的事情了。”

    “我们?”颜汐落有些摸不着头脑,“我们有什么事情?”

    乔陌漓几步走进房间,用脚带上门,深情地看着颜汐落,“太太,我昨晚想你想的一宿没睡,你怎么能那么残忍的吊着我,还做出一脸无辜的样子呢?”

    颜汐落瞬间明白了乔陌漓的心思,瞬间羞涩的抬不起头,“乔陌漓,你…你昨天在厨房已经…!”

    “昨天怎么了?厨房怎么了?太太,我都好久好久没跟你温存了好么?昨天来了那么一发,根本就不够!现在我要把这些年的全部给填补回来,一尝相思之苦!”乔陌漓说着就把颜汐落给放在床上,迅速脱下自己的衣服,高大的身子压向颜汐落,找到她的唇瓣猛烈的吻上去,“太太……我们现在做一次!”

    小小的房间很快被春意蓄满,响起了只有爱人之间才能听懂的美妙乐章。

    而此时的另一间房间里,慕心雨正紧张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凯利洛川,心里惶恐的不行,她紧紧的抱着维安,生怕他把儿子抢走。

    可是,凯利洛川紧紧的抱着她不送的手,阵阵的男人味钻进她的鼻息,她的泪水一下子滚落而下。

    她其实真的爱惨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只是闻到了他的气息而已,脑海里就变得一片空白,分了这这么久,她真的很想他。

    压根忘了自己本来的打算,什么趁机逃走,什么虚与委蛇,全部给忘了个一干二净。

    “雨儿,这些天你究竟去了哪里?为什么我到处都找不到你?”凯利洛川沙哑地问出声。

    慕心雨觉得自己的肩头有些湿湿的,她有些奇怪的用手摸了下,发现肩头就像被水泼湿了一样。

    难道凯利洛川哭了?

    这个想法刚在慕心雨心头闪过,马上就被她给否定了,怎么可能嘛!那可是凯利洛川呢,他怎么可能会掉眼泪呢?

    不过听着凯利洛川地问话,慕心雨心里好笑的简直想哭,她用力推开他,眸光冷漠的看着他,“呵呵,凯利洛川,你竟然有脸来问我去了哪里?我如果不躲起来的话,难道还等着你再次活埋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