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利洛川无语摇头,他伸手拥住慕心雨,“得,我惹不起这个女煞星,我躲还不成么?雨儿,咱们走,离他们远远的,免得被他们给祸害。”

    慕心雨却没有动,她体内的八卦因子火越烧越旺,只想留下来看到底,看看陆少华跟这位已经生下孩子的安琪拉公主最后要如何善了。

    凯利洛川见慕心雨不想走,只好陪着她继续留在原地。

    这边,陆少华被安琪拉的话炸得大脑一片空白,刚才那洋妞说什么?她竟然生下来他们的孩子?

    不不不,他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怎么可能跟她生下孩子呢?

    可是,那晚他好像真的没穿小雨衣,因为那小太妹口口声说她是安全期,穿小雨衣不尽兴!

    妈的!

    去******安全期!

    现在看来,他根本就是被摆了一道!

    “达令,我不远千里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找到你,给我们的孩子一个家,快跟我回去吧!我相信等女儿见到你,肯定会特别爱你的。”安琪拉说着,就要上来拉陆少华的手。

    陆少华神经质的把手藏在背后,“不是,你先等一下,这事太匪夷所思了。你说你生下了我的孩子?可我到现在,却连你的名字和身份都不知道,你不觉得这很可笑么?”

    安琪拉还以为陆少华想要知道自己的名字,高兴地喜笑颜开,“达令,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我现在告诉你也是来得及的。我叫安琪拉,是英国女王的弟媳的侄女,我们家族掌控着英国的电讯,是没有被官方封为公主的公主。”

    陆少华更是晕的不行,我去,还英国女王的弟媳的侄女,这是什么亲戚?

    不是,现在的事情跟这些无关!管她是什么没有被官方封为公主的公主,这些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好不好?

    他才要变得像乔陌漓那样,变成妻奴,孩子奴!

    他的人生还很灿烂,还有那么多的妹子等着他去爱,他才不要锁死在一个女人的身上!

    因此,想也不想的,陆少华就摇头拒绝道,“安琪拉,公主?我应该这么叫你吧?很荣幸我能成为你孩子的父亲,可我并不能这样就跟你回去,因为按照严格的意义上来说,我只是精—子的提供者,可这些并不代表我想要和你组建一个家庭,更不代表我会娶你为妻,毕竟外面还有大把的妹子等着我去呵护关爱,等着……”

    陆少华的话还没说完,却突然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看到了刚才那个大咧咧摁着他强吻的安琪拉,突然流下了眼泪。

    莫名的,他就觉得自己似乎说错了什么一样,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眼泪从安琪拉的眼角不断滴落,她怎么都没想到,原来自己这些年的寻找,都只是一厢情愿而已。

    那晚她只是刚失恋,然后刻意打扮成小太妹的模样,去酒吧买醉。

    阴差阳错的,竟然和陆少华有了一夕情缘。

    她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就彻底爱上了这个有着黑眼镜黄皮肤的东方男子。

    可是等她醒来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陆少华的身影。

    从那儿以后,他就成了她心尖上的一粒朱砂痣,成了她怎么都抹不去的思念。

    然后,她惊诧的发现自己竟然有了身孕……

    再然后,她勇敢地把孩子给生了下来,可消息却没有瞒住,被父亲给逼婚。

    无奈之下,她只好随口用凯利洛川来应付,谁知父亲竟然找到了凯利洛川,勒令他务必尽快把她给娶回家。

    凯利洛川自然是不同意的,他发誓从来没有跟她发生过关系,因为他只爱他现在的中国妻子。

    她原本以为这事就这么含糊过去了,可是谁知道,她神通广大的父亲竟然花重金买通了凯利洛川的女仆洛丽塔,让她暗自处理凯利洛川的小妻子。

    后来,凯利洛川的妻子果然失踪了,知道这些内情的她压根不敢把真相告诉凯利洛川,因为她知道,一旦凯利洛川动怒,只怕后果是父亲根本承受不了的。

    没办法,安琪拉只好一边瞒着凯利洛川,一边加紧寻找凯利洛川失踪的妻子,在她悄悄向凯利洛川年幼的儿子尝试打探那个叫慕心雨的下落时,却被人给打昏了,连孩子都给抢了去。

    自此,凯利洛川就对他们怒目而视,言称如果找不回他的妻子和儿子,他就要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幸好,幸好他的妻子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只是,为什么她找到的初恋情人,却原来只是个笑话呢?

    安琪拉深吸口气,冲陆少华款款走了过来。

    陆少华莫名有些紧张,“安琪拉,你……有话好好说,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坐下来谈一谈的。”

    可是安琪拉却冲陆少华明媚地笑了下,“是的,我相信那晚我的直觉,也绝对不允许自己不争取一番,就放跑了自己的幸福。所以,只好暂时委屈你了。”

    说着,还没等陆少华明白过来这些话里面的意思,安琪拉已经高高扬起了手刀,对准陆少华的后颈,快、狠、准地劈了下去。

    陆少华应声而倒,连闷哼都没来得及发出声。

    其实陆少华的身手也是很厉害的,他只是输在没有防备上。因为端看安琪拉宛如天使般的容颜,谁也想不到她会突然下黑手。

    颜汐落和慕心雨看到这一幕,齐齐低呼出声,“天呐!”

    她们还没有来得及质问安琪拉,就看到安琪拉竟然把昏倒的陆少华给扛在了肩膀上。

    安琪拉高高大大,生的十分健美修长,因此扛起陆少华并没费什么力气。

    可这一幕看在颜汐落的眼里,却觉得十分匪夷所思,毕竟扛起一个大男人,这真的大力士才能做到呢!

    “我的天啊!你把他打昏,想要对他做什么?”颜汐落忍不住问了声。

    安琪拉毫不隐瞒自己的举动,“我没有时间跟他多说这些闲话,我的女儿还在家里等着我呢。不管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我必须得让我女儿见见她的生身父亲!放心,我绝对不会伤害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