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等她掏出电话,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机没电关机了,真是人要倒霉,喝凉水都要塞牙缝。

    现在整个公司的人都走光了,偌大的办公室,就只剩下她一个人。

    颜汐落突然觉得有些冷,想起了这些日子电视里循环播放的凶杀案……

    这些天,夏威夷这个城市的空气中,充斥着令人心悸的血腥味。

    因为不知道从哪天起,总能在城市的角落里发现年轻被害女性的尸体,而且现场惨不忍睹。

    据说凶手下手十分凶残,且已连续作案多起,可警方却始终找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据探案的警方分析,这些累积的凶杀案凶手为同一个人,并且连续在电视上滚动播放,提醒居住在夏威夷的华裔女子提高警惕,切勿单独外出。

    因为那些被害的年轻女性,无一例外,全都是黑头发黄皮肤的华裔女子。

    颜汐落越想越害怕,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似乎随时都可能有变—态杀人狂跳出来似得,吓得她心惊肉跳。

    不行,她得赶快回去才行!哪怕冒着雨,也要回到有乔陌漓的地方,因为只要有他在,任何地方都能令她心安。

    想到这儿,颜汐落走出办公室,乘着电梯往大厅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暴风雨来袭的缘故,等颜汐落刚走出电梯,整个大厅的灯突然全部熄灭了。

    颜汐落吓得一抖,赶紧掏出手机,想要找些光亮,却慢半拍地想到自己的手机早就没电关机了。

    外面的闪电一道接着一道,狰狞的划过天幕,想要撕裂整个苍穹似得。

    颜汐落咽了下紧张的口水,借着暗沉的夜色,朝大门口走去。

    “轰——隆——”

    滚滚雷声骤然响起,险些撕裂颜汐落的耳膜,她惶恐地向门外看去,突然发现门口站着一道黑影。

    这幕场景吓得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惶恐的心绪,吓得失声尖叫,“啊——!”

    下一秒,那道黑影就亮起了光,照亮了他自己的面貌,颜汐落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然后响起了令颜汐落再也心安不过的声音,“老婆,是我。”

    是乔陌漓,颜汐落这才松懈下来,发现自己的后背都被刚才害怕渗出的汗水给浸湿透了。

    乔陌漓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女孩,“我打你的手机,却发现关机了。幸好来得及时,这怎么停电了?”

    颜汐落紧紧攥住乔陌漓的手臂,“突然就停电了,可能是因为暴风雨的缘故。不过幸好你来了,刚才吓死我了。”

    这句话说得乔陌漓十分受用,他大力拥紧颜汐落,和她并肩往外走去,“没事的,有我在,不怕。”

    外面的雨仍在铺天盖地地往下倒,颜汐落被乔陌漓护得十分周全,丝毫没有被雨淋到,和他一起朝着他们的公寓走去。

    这套公寓还是当初宁东航买下的,是三层的复式洋房,后面带着个别致的楔园,十分的雅致。

    此时在黑暗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闪电的狰狞,看上去再没有了往日的和谐。

    “你出来接我,斯洛他怎么办呢?”颜汐落说完,才发现自己做了件蠢事,竟然忘了斯洛一个礼拜才回来一次。

    乔陌漓搂着颜汐落走进家门,顺手关上了大门,这才打趣道,“太太,若是他在的话,也肯定比你勇敢的。”

    或许是到了自己住习惯了的家,颜汐落原本忐忑不安的心这才平稳下来。

    她换过鞋子,顺服地半倚在沙发上,“也难说,或许他也怕黑呢。”

    乔陌漓把应急灯打开,房间里这才有了光亮,只是没有平常的光线那么充足,不过昏黄的灯光却平添了少许浪漫的氛围。

    “工作了一天,肯定饿了吧?幸好我赶在停电之前做了些吃的,不然你就只能吃泡面了。”乔陌漓说完,就推着家用餐车走了过来。

    颜汐落起身朝餐桌走去,只见上面早已被乔陌漓用一块红绸给盖住,下面应该是早已摆好的菜肴。

    “surprise!”乔陌漓掀开餐桌布,指着摆得满满地餐桌道,“太太,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好的晚餐,庆贺我们相遇七周年。”

    说着,乔陌漓一一掀开盖在饭碗上的罩子,有些小得意,“怎么样?我的手艺有进步吧?”

    看到眼前那些被乔陌漓用心烹制出的景致菜肴,颜汐落心中涌现满满的感动,“这,真是太完美了。”

    “太太,为了你这句完美,让我做什么,都甘之如饴。”乔陌漓说着,绅士的帮颜汐落拉出餐桌椅,“请我最美丽最善良最完美的太太用餐。”

    颜汐落欠身坐下,示意乔陌漓坐下,“那好,今晚咱们就来个不醉不归。”

    这话正合乔陌漓的心意,他当即就打开早已准备好的红酒,帮自己和颜汐落倒上,“好,不醉不归,cheers!”

    颜汐落跟着举杯,“cheers!”

    房间内充盈着温馨的气氛,与窗外的犹如瓢泼的世界形成鲜明的对比。

    在这浓重的雨幕中,谁也看到,有道消瘦的身影,正顶着倾盆大雨,站在颜汐落的这套公寓外。

    雨线倾斜而下,打在那人的身上,把他的面容都几乎给模糊了。

    可是他茫然的目光却仍是穿过厚重的雨幕,看向眼前亮着微光的公寓楼,彷徨中带着无助,却又带着浓重的血腥。

    这人浑身都透着冷酷的肃杀,深邃的黑眸犹如地狱般的魔鬼般冷酷,就连唇间,都藏着嗜血的浅笑。

    他不知道自己是谁,更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

    他已经彷徨无依地走过来很多城市,可唯有这个城市,才能让他浮躁的心暂时宁静了下来。

    虽然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他的潜意识却告诉他,这里的一切一切,很久以前,他都是那么的熟悉。

    这里的街道,建筑,就连空中的空气,都告诉他自己很可能属于这里。

    而且好像还有个人牵动着他的心,每当他站在这个十字路口,不,应该是说每当他站在这套三层复式洋房前,内心总觉得十分柔软。

    而这份柔软,差不多早已快被他给忘得差不多了。

    这个冒着暴雨站在这里的不是别人,正是一年前中枪坠海,然后被海水卷走的宁东航,他失去了所有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