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406章浴血奋战他变成地狱的使者
    因为只有比敌人更为凶残可怕,才能赢得最终的胜利。

    而杰克逊的目的十分的简单,他在等着宁东航成为最后的赢家,变成他杀人不眨眼的工具。

    海风呼呼的吹着,从清晨到日暮,集装箱内的厮杀声终于慢慢低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集装箱慢慢打开,宁东航一瘸一拐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此时的他浑身浴血,宛如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修罗战神一般,带着致命的肃杀和残酷。

    他踏着四具惨烈的尸体走出来,浑身沾满鲜血,就像从地狱里走出来的魔鬼,眸子里再也找不到丝毫的温暖,冰冷的令人不寒而栗。

    看着像血人一样的宁东航,杰克逊微微弯了下唇角。

    很好,看来他的眼光并没有错。

    由始至终,海伦都站在杰克逊的身旁,她笃定那宁东航会夺得最终的胜利。

    而结果也正像她所预料的那样,最终活着走出来的那个人,果然是她捡来的简!

    海伦尖叫着朝宁东航飞扑过去,“哈哈,我就知道你才是最棒的!你真是太厉害了!”

    说着,海伦就钻进了宁东航的怀里,丝毫不介意他满身的血腥。

    宁东航冷着脸,漠然地看向杰克逊,用沙哑的嗓音问道,“可还满意你看到的?”

    杰克逊点点头,“还算没有让我失望,那么多药材总算没浪费掉。”

    说完,杰克逊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而海伦则被宁东航身上的血腥味吸引,她痴迷地闻着那些让她极度兴奋的鲜血的味道,兴奋地牵着宁东航的手,“走,我带你去洗澡换衣服。天呐,我已经等不及想要品尝你的阳刚了!”

    宁东航并没有反驳海伦的说法,而是被她领着,朝海边走去。

    大海总是那么的浩瀚,海伦带着要给宁东航换洗的衣服,疯狂的撕扯掉宁东航满是血腥的旧衣服,兴奋地拉过他的手,放在自己饱满的丰盈上,“吻我,爱我,快!”

    宁东航的眼睛没有感情地注视着莫名亢奋的海伦,遵照着她的吩咐,吻上了她的唇。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莫名的想要按照她的声音的要求去做任何事。

    两人在海水中拥抱在一起,宁东航身上的血污很快被海水给洗涤干净。

    而海伦则亢奋的在他怀里上下齐手,急不可耐的伸手朝着宁东航的下身摸去,声音诱惑勾魂,“简,快给我,快!”

    可是下一秒,海伦的脸就黑了下来,因为她的手确实摸到了宁东航的下身,可是那里却像海绵一样柔软,根本就硬—不起来。

    海伦满身的欲念无法排遣,瞬间气得脸都紫了。

    她大力扇了宁东航一个巴掌,“真是废物l蛋!”

    宁东航的脸上很快浮现出五根手指印,可是他并没有还手,而是默默忍受着海伦的巴掌。

    海伦捡起被自己丢在沙滩上的衣服,气冲冲朝远方走去,边走边骂,“还以为捡到了宝,没想到竟然会是废物,真是晦气!”

    宁东航始终泡在海水里,怔怔地没什么反应,似乎什么事情都跟他无关似得。

    不一会儿,就过来了几个高大的男人,把他从海水里给捞出来,朝平时关囚犯的地方走去。

    宁东航早因为刚才和那四个壮汉的生死搏斗没有了力气,此时更是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别硬扛着丢进了暗无天日的密室里。

    密室很是狭小,不仅没有一丝光线,甚至连转身过来都很难。

    不过宁东航就算被关进了密室内,脸上也始终没有别的表情,始终冷冷的无动于衷。现在的他就像个失去了灵魂的提线木偶,似乎什么事情都跟他无关一样。

    时间一点点过去,密室内始终没有半丝光亮,甚至连声音都没有。

    宁东航就那样无声的站在里面,半低着头垂下眼眸,谁也不知道他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而类似这样的密室岛上还有很多,它们主要是用来折磨击垮那些敢跟岛主杰克逊敌对的人的。

    每天都会有专门的人送来两餐残羹剩饭,为了避免被关在里面的人饿死。

    这些密室的目的就是要让那些人在无边无际的黑暗和静怡中情绪崩溃,然后变得一万个服从。

    时间悄悄在指缝间溜去,就这样,在宁东航的沉默中,竟然已经过了十天。

    伴着“吱呀”一声响,密室的门终于彻底打开了,杰克逊黑着脸站在宁东航的面前,冷酷地告诉宁东航,“现在你有两个选择,要么,被关在这里到死;要么,服从我的命令,做我最冷血的杀手。”

    宁东航毫不犹豫地开口,“第二个。”

    “很好,我最喜欢的就是有自知之明的年轻人,跟着我好好干,亏待不了你。”杰克逊说着就想转身离去,却又怪异的停了下来,不屑地看向宁东航,“虽然你那玩意儿早已经没了用,不过没了卵蛋的男人照样能杀人。现在跟我去接货,我要看看你的忠诚度。”

    面对杰克逊的冷嘲热讽,宁东航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沉默地跟在他后面,登上了开往海上的快艇。

    杰克逊平日里就躲在小岛上,得有富裕的商船从这里经过时,就会大肆围堵,趁机将商船洗劫一空。

    不过今天他的目的却不是洗劫商船,而是要和另一帮在海面上讨饭吃的黑帮进行交易。

    本来他们的交易都是极其晦暗的,可偏偏杰克逊的心比谁都黑,想要来个黑吃黑。

    他带着犹如提线木偶一样的宁东航走上了两边默许的一条小船上,开始进行交易。

    双方互相打开箱子,都看了对方令人满意的诚意,同时点点头,表示此次交易成功。

    可是就在这时,杰克逊却突然吐出一个字,“杀!”

    同是提着脑袋混饭吃的,对方反应十分的迅速,抱着还没来得及交换的货物,转身就想跳回自己的小船。

    可说时迟那时快,宁东航一个利索的扫荡腿,轻松扫到了对方两人。然后抓起对方的头发,把他们的脖子拽的老高,手中闪着寒光的匕首极速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