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释怀:保释宁东航。

    可是没想到的是,今晚他竟然闯进了他的私人别墅里。

    想到这儿,警察局长擦了下额头上沁出的冷汗,尽量稳住自己的声音,“哦,我们怀疑他跟这段时间的连续杀人案有关,现在要把他带回去做调查。”

    乔陌漓点点头,冷不丁问道,“请问你们有什么证据么?”

    警察局长想了会儿,不确定地说,“证据么,现在还真不怎么充分。不过就光凭他大晚上冒雨在街头闲逛这条,就足以令人怀疑了。”

    “哦——,”乔陌漓拉长声音哦了声,不屑道,“原来深夜外出就会被自动列入嫌疑犯,那以后晚上还真不可以出门呢。”

    警察局长急了,“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人来历不明,而且身上没有任何能证明他身份的证件。敲这段时间凶杀案频发,我们有责任带他回去做调查。”

    “很好,”乔陌漓点点头,“希望你们最好有足够的证据指控他犯罪,不然我的律师肯定会给你们上一堂普法课的。”

    警察局长毕竟在官场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会被明显是华裔的乔陌漓争辩呢!他故作镇定地跟着点头,“那当然,没有足够的证据,我们自然不会把他怎么样。不过现在我们得带他回去进行调查,还请你们不要妨碍我们执法。”

    乔陌漓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拦着情绪明显快要崩溃的颜汐落,给那些警察让出条路来,“警官,希望你们真能做到执法如山,等一下我就会为他请律师,我想在这之前,他是有权保持沉默的吧?还有,赶紧送他去医院,他的颓废了,你们两只腿也别想留着!”

    乔陌漓阴冷的眸子在黑夜泛着寒光!

    警察局长的脸色很不好看,他没想到今晚不仅碰到了个不怕死的狠角色,竟然还遇到个牙尖嘴利的华裔商户。

    看来中国那句古话说的真是好,无奸不商!

    可是警察局长知道眼前这位姓乔的华裔商贾很有本事,简直可以称的上是手眼通天,是他怎样都惹不起的人物。

    没办法,他只好咬牙点头,“没错,他确实有权保持沉默的。但是他以后所说的每一句话……”

    警察局长的话还没说完,乔陌漓已经不耐烦地挥挥手,“好了,你们可以离开了。走之前最好把门给我们关好。”

    撂下这句话,乔陌漓就霸气的揽着颜汐落的肩头,朝房间走去。

    颜汐落不想走,她求助地看向乔陌漓,小声道,“东航怎么办,你知道他不可能是杀人犯的!”

    乔陌漓用力带着颜汐落往屋里走,边走边小声道,“你不要着急,现在已经很晚了,有什么咱们明天再说。”

    “可是,如果东航被他们误会成杀人凶手,然后把他关进牢房里怎么办?”颜汐落很是担心。

    看着颜汐落担心不已的样子,乔陌漓突然觉得胸口堵得慌。他讨厌看到颜汐落为宁东航担心的样子,却又不想颜汐落难过,只好宽声安慰道,“法律是最公正的,绝对不会偏颇某一个人。先让他们去交差,然后剩下的事情我来和处理。”

    世到如今,看来也只能如此了,颜汐落无奈,只好泪目看向宁东航,大声说,“东航,明天我就去警局给你保释。”

    宁东航并没有出声,他只是出神地看着颜汐落,似乎想要把她的样子给印在脑海里。然后就被警察们推搡着上了警车,在雨夜里渐渐远去。

    直到载着宁东航的车子再也没有了身影,颜汐落才纠结地看向乔陌漓,眼中有泪光闪过,“乔陌漓,你一定要帮助东航洗脱罪名。”

    乔陌漓没有出声,而是掏出手机,跟知名的律师联络,“我是乔陌漓,现在麻烦你往警局跑一趟……”

    听着乔陌漓沉稳的找人去警局照顾宁东航,颜汐落原本不安的心这才放心下来,跟着他朝屋里走去。

    一夜忐忑了。

    第二天,颜汐落早早就起了个大早,她实在是不放心宁东航,想去警察局里查看他的情况。

    乔陌漓也没说什么,而是做起了颜汐落的专人司机,带着她往警局驶去。

    其实乔陌漓是知道宁东航是绝对不会是连环杀手的,可是谁让宁东航敲在那个节骨眼上跳了出来呢。

    车子一路疾驰,很快到了夏威夷的警局。

    颜汐落率先下车,心里因为记挂着宁东航的安危,脚步匆匆往里走。

    乔陌漓在后面跟上,很快和颜汐落来到了接待室。

    颜汐落见到了昨晚值班的警察局长,言辞恳切道,“警官,麻烦你通融下,我想见见昨晚被你们抓进来的嫌疑犯。”

    警察局长正在低头喝水,头也不抬地回应道,“既然知道是嫌疑犯,怎么能想怎么见就什么时候见呢?!”

    等他说完这句话,却突然楞在了原地。因为他没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竟是昨晚的乔姓华裔,和那名与嫌疑犯明显有暧昧关系的女人。

    “你们,你们竟然真的来了?”愣了半天,警察局长终于憋出一句。

    乔陌漓冷声接腔道,“昨晚我们说好的会过来,今天特意过来拜访,顺便询问下,那姓宁的究竟是不是连环杀人案的凶手。还有他的腿伤怎么样了?”

    警察局长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支支吾吾道,“这个……那个……呃……”

    乔陌漓不耐烦的冷哼了声,“如果你没有确凿的证据指控他是凶嫌,那么我们要保释他出去。”

    颜汐落跟着说道,“局长,我们这次来,就是来保释宁东航的。相信你们国家的法律,一样是保护我们商户的。”

    “那怎么行?”警察局长顿时急得站起来,拍着桌子怒吼,“你别以为你是来这里投资的商户,我就真怕了你!告诉你,虽然现在我们还没有证据证明他是凶手,可迟早会找出证据来的。”

    这几天的凶杀案频发,警察局长的压力十分的大,愁的晚上都睡不好,好不容易抓到个嫌疑犯,怎么可能轻易放了宁东航呢?

    “是么?”乔陌漓轻蔑地看了警察局长一眼,“不知道你这个迟早,具体是什么时候?我虽然不精通法律,可也知道警察拘留嫌犯只有二十四小时的时效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