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营救:我是你的守护神!

    “她长得和你一样漂亮,矮小。当那个人把她玩厌了,甩了她,她哭着回来求我,我竟然原谅的她,但是一年后她有搭上另一个男人。在我们睡的床上和另一个男人做那事。被我当场抓住。你说说,女人是不是都该死!”

    那人说完上前一步逼近颜汐落,抬手捏住她的下巴,就是这样长的楚楚动人,就不是一个好女人。

    “今天你也和她一样去死!”他的手用力。

    “不要这样,我不是那样的女人,我一生只有我丈夫一个男人,你不要把她的错怪罪在所有女人的头上。这个世界上还有好人!”颜汐落心已经快要跳出胸口了。

    “那我就先上了你,这样你就不是你丈夫一个人了,哈哈哈……”

    “哗啦——”

    说完颜汐落的大衣服被那人顺手撕掉,他大力握住她的手。

    颜汐落大吃一惊,她猛地大喊一声,“救命啊…”

    那人随手捂住她的嘴巴,去撕掉她的线衫。

    并把颜汐落逼近一个角落里,四面一片漆黑,更没有半个人影。

    情急之下颜汐落张开嘴咬住那人的手,“啊!”

    那人痛的大叫一声,“臭女人!你还敢咬我!”

    “啪”一巴掌摔在颜汐落的脸上。

    颜汐落两眼冒着金苍蝇。她顾不得痛疼,站起身就跑,被那人一把抓住,“想跑!没那么容易!”

    那人桉住颜汐落,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颜汐落四处乱抓,一下子摸到那人腰上有把刀。

    她想抽去那把刀,但是力气越来越小。

    颜汐落望着夜空,绝望的闭上眼睛。

    “噗——”

    在颜汐落已经快要窒息而死的时候,那人的背后像是被重物击倒,发出一声闷响。

    那人猛地松了颜汐落的脖子,还没来得及站起身,就被如铁的大手一把抓住起来,挥手就是一拳。

    打的那人口吐鲜血,他迅速的擦掉血,抽出腰上的尖刀,向来人刺去!

    来人正是找不到颜汐落的宁东航,原本他跟着颜汐落回家,转眼间就不见了。

    当他找到这里的时候,就看见那人在掐着颜汐落的脖子。

    曾经的爆破因子瞬间蔓延他的全身,在黑夜里别人看不见他可看到的很清楚。因为那个时候在密室他早就可以在黑暗里俯视一切的东西。

    看见那人拿着尖刀向他刺过来,他嘴角泛着冷笑,他站在那里动都不动。

    等那人的刀离他只有两公分的时候,他抬手抓住那人拿刀的手臂。

    “噗——”

    他像一道影子一样闪到那人身后,尖刀旋转一百八十度,直接插进那人的腹部!

    鲜血从那人腹部流出来,宁东航拔出尖刀,再次插进那人的胸口,“去死!”

    他飞起一脚踢飞那人,那人在空中划过弧度,嘭的一声摔在垃圾堆里!

    宁东航立即走过去,抱起地上的女孩,看着她凌乱的衣衫,心里一阵刺疼。

    “落落,对不起,我来晚了!”他小心翼翼的抱着颜汐落,

    颜汐落努力睁眼睛,看见被人抱着,但是熟悉的气息让她不再害怕,“东航…”

    “是我,对不起,我们回家。”

    他抱着她疾步离开,黑夜里那人睁着惊恐的眸子,看着生命一点点的消失…

    宁东航抱着颜汐落回到别墅,把她放在沙发上,看着她被歹徒掐的地方,和脸上被打的地方,心疼的双手握成拳。

    他立即吩咐佣人帮颜汐落清洗后,换了衣服,他抱着她走进卧室,叫来的医生。

    经过医生仔细检查,颜汐落受了惊吓,气管严重损伤。

    宁东航坐在床边握着颜汐落的手,狠狠的说,“乔陌漓,这就是你保护好的女孩。”

    今晚如果没有他,颜汐落怎么可能还会活着!该死的!

    *

    宣城。

    夜很深了,乔陌漓处理完公务就走进卧室,看见空荡荡的床铺,才想起颜汐落不在这里。

    他的心突然一阵剧痛,这样的感觉像是那个时候颜汐落坠海的时候一样的感觉。

    他按住胸口拨打了颜汐落的手机,他本身很想她,准备今天连夜弄好这边的事,明天一早就回夏威夷。

    他打了几次都没人接听,他在想难道她睡了?

    他拨打了别墅的座机,响了很久才听见佣人接电话的声音。

    “太太睡了吗?”

    乔陌漓低声问。

    佣人急急忙忙的回复,“少爷,三少奶奶今晚没有回来。不知道去了哪里。”

    “你说什么?”乔陌漓心里一阵恐慌,他刚才拨到电话的时候心就开始跳不停。

    太太竟然没回家,她会去哪里?

    乔陌漓立即拨打了宁东航的电话,也许太太和宁东航在一起。

    “喂!”宁东航低沉的声音带着冷漠。

    “太太和你在一起吗?”乔陌漓此时已经急的不行,只要太太没事就行,他知道太太不可能和宁东航发生什么。

    “在,她现在睡在我床上!”宁东航低低的说!

    轰的一声,乔陌漓的脑子被炸的粉碎,“你说什么?混蛋!”

    这样的夜里。太太在他床上!这怎么可能。乔陌漓浑身的血液逆流。

    “你敢欺负太太,我会把你碎尸万段!”他立即穿好衣服。让承德准备飞机。

    却听见宁东航发出一声冷笑,“呵!”

    乔陌漓恨不得立即杀了他。他等不及了,他要立即赶回去。

    “你知道今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吗?”宁东航冷漠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你想告诉我什么?如果你碰了太太,宁东航,我会让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乔陌漓已经疯了!

    “你特么的啥也不知道,就知道乱叫。”宁东航大吼一声,震的乔陌漓耳膜嗡嗡直响。

    “汐落今晚遇见歹徒了,差点丧命你知道吗?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现在你哪还有太太?乔陌漓,我说过既然你保护不了她,我就会把她带走!”宁东航看着窗外的黑夜,嘴角掀起一个弧度!

    “你说什么?遇见歹徒,她现在怎么样了?”乔陌漓的心像是过山车一样,从这座上翻过那道山。

    “她差点被歹徒掐死,而你在哪里?你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还是男人吗?我看你还是放手吧,汐落跟着我才会安全!”宁东航说完准备挂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