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这副身子是干净的!

    他再次深深看了眼睡得香甜的叶蓓蓓,弯腰把她给抱了起来。

    夜深了,这样睡在沙发上,明天肯定会感冒的。

    宁东航刚抱起叶蓓蓓,心里就滑出两个字:好轻。

    是啊,叶蓓蓓又瘦又小,轻的仿佛就只剩下了一把骨头似得。

    看来以后得让她多吃点才行,这么瘦可不行,万一哪天刮个台风,肯定会把她给吹跑的。

    宁东航小心地抱着轻盈的叶蓓蓓上楼,把她送到了她自己的房间。

    掀开被子,宁东航把叶蓓蓓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细心的帮她搭好被子,转身就要离去。

    可是他刚走了两步,就听到叶蓓蓓正在低声说着梦话。

    “不要!少爷不要!不要赶我走!”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跳进水里的,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求求少爷不要把我赶走。”

    “少爷,我已经没有地方可去了,求求你不要生我的气,我一定悔改的……”

    宁东航停住脚步,这才知道白天发生的事给叶蓓蓓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估计这会儿她肯定在做噩梦,梦里的他肯定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人吧?不然她怎么这么诚惶诚恐?

    宁东航心里打趣的想着,举步朝叶蓓蓓走了过去,想要安慰下她因为噩梦正挥动不已的手臂。

    “别怕,我不赶你走。泳池随便你玩耍,只是不要再抽筋坠下去就好。”宁东航握住叶蓓蓓的手,轻声安抚着她。

    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此刻的他的声音是那么的轻柔。

    不知道是因为宁东航的话,还是因为他的碰触,总之叶蓓蓓突然就醒了过来。

    她反手抓住宁东航的手,恳切道,“少爷,你打我吧?或者骂我也可以。我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偷偷游泳了,求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如果离开了这里,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了。”

    听着叶蓓蓓的请求,宁东航心底划过一丝怜惜。这个柔弱的女孩,总是活的这么诚惶诚恐,担惊受怕的小心翼翼。

    看着叶蓓蓓清凉的眸子,宁东航好不容易压下的那股燥热再次窜起。

    他轻轻握住叶蓓蓓的手,“没事,我不会赶你走的,你放心好了。以后这里就是你永远的家。”

    说完,宁东航就想转身离去,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走开,开心不已的叶蓓蓓就猛地抱住他连声道谢,“谢谢少爷,你真是天底下最好的人!”

    叶蓓蓓的声音甜滋滋的,可她柔弱的身子和身上少女独有的芳香却瞬间钻进了宁东航的鼻息。

    让他瞬间有了强烈的反应,他的身下迅速开始……,顶的西装裤支起了帐篷。

    宁东航隐忍着浑身爆破的欲—望,想推开女孩。

    叶蓓蓓涉世未深,是个再单纯不过的女孩。

    她本来是因为感激才抱住宁东航的,压根没想到自己这样会造成宁东航的困扰。

    面对这具成熟的身子,此时此刻的宁东航身体变得越来越热,他竟然无力推开她。

    理智再次告诉他,他迫切需要个女人解决生理需要。

    不然……

    宁东航深吸口气,轻轻搬开叶蓓蓓的头,看着她那诱人的红唇,低头吻了上去。

    叶蓓蓓震惊的睁大眼睛,眨都不眨地看着宁东航,被他的动作给吓懵了。

    看着叶蓓蓓那双纯洁无暇的眼睛,宁东航不悦地轻斥了声,“闭上眼睛。”

    叶蓓蓓胆子小,被吓得顿时闭上了眼睛。

    然后,宁东航的吻轻轻落下,在叶蓓蓓的樱唇上辗转厮磨,渐渐加重力道,似乎要将叶蓓蓓的红唇给吞下肚似得。

    叶蓓蓓的唇一如白天一样香甜,让宁东航停不下来。

    叶蓓蓓被宁东航吻得险些窒息,压根忘了该怎么呼吸。

    就在她马上快休克的时候,宁东航终于肯放开她的唇,一把撕开了她的衣服。

    “刺——啦!”

    衣料被撕裂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突兀的冷,原本呆滞的叶蓓蓓回过了神,忍不住发出声惊呼!

    看着叶蓓蓓无辜的大眼睛,和她身上犹如瑞雪似得肌肤,宁东航焦躁地咽了下口水,然后清醒过来,猛地推开叶蓓蓓跑出了她的房间。

    该死!

    他刚才究竟在做神马?

    他怎么能对叶蓓蓓做出这种事呢?

    他是爱颜汐落的,如果这么做了,怎么对得起汐落?!

    宁东航懊恼地黑着脸,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醒醒脑。

    可是,叶蓓蓓身体和嘴里的香甜实在是诱惑的他受不了。只要一想到,他的那里就暴—涨的几乎要爆炸!

    宁东航深吸口气,无奈地走进浴室……

    看来,他必须洗个冷水澡才行!

    宁东航浸在冷水里,一直泡了大半个时辰,这才把心底的燥热给压了下去。

    收拾下自己浮躁的心绪,他缠着条浴巾,朝自己的卧室走去。

    今晚的他肯定是疯了!差点就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

    宁东航懊恼的朝自己卧室走近,这才发现叶蓓蓓竟然站在他的卧室前面。

    他蹙着眉头,“你怎么还没睡?”

    叶蓓蓓刚才确实是被宁东航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可是等宁东航走后,她瞬间就后悔了。

    她不是孝子了,对男女之事早已经有了自己的认识。

    在她看来,宁东航就是给了她第二次生命的上帝,没有什么是他不能对自己做的!

    因此,她在自己房间里想了很久,终于勇敢地来找宁东航。

    叶蓓蓓看着围着浴巾身材爆棚的宁东航,深吸口气,勇敢地说出自己的心声,“少爷,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继续做刚才没有做完的事情吧。你救了我,可我却没有什么能够报答你的,只剩下这副没用的身子还是干净的。”

    听了叶蓓蓓的话,宁东航烦躁的拧起眉头,冷声道,“回去吧,我不需要你报答!刚才只是我喝了些酒有些熏醉,才对你做出那种不礼貌的事情,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你还小,不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宁东航的话音刚落,叶蓓蓓就大声说道,“少爷,我已经成年了。你是不是看我比较瘦小?可那是因为小时候常年营养不良的缘故,其实我已经二十一岁了的,完全可以为自己做出的事情负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