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叶蓓蓓失踪!

    不行,他必须得跟叶蓓蓓拉开距离才行,他爱的是颜汐落,而这个被自己捡来的叶蓓蓓,为什么会激起自己强烈的占有欲。

    那是身体在作怪,他大概懂了,他需要女人解决生理需要了,他竟然把目标瞄准在叶蓓蓓的身上。

    然而宁东航虽然暗暗在心里立誓,要跟叶蓓蓓拉开距离,可到了下班时间,他仍旧飙车回了家中。

    此时已是暮色四合,街边的路灯逐渐亮起,照亮了旅人的归途。

    宁东航开着车,暗暗给自己做着思想建设,他并不是急着回去看叶蓓蓓,而是要给她解释清楚自己并不讨厌她,希望她不要多心。

    很快,宁东航就回到了别墅,快步走进来了客厅。

    客厅内亮着灯,餐桌上摆放着仍在冒着热气的菜肴,香味扑鼻,诱得人食指大动。

    宁东航深吸了口气,嗯,他还真小看了叶蓓蓓这个丫头,饭菜做得十分秀色可餐呢。

    “叶蓓蓓?不用忙活了,一起过来吃饭吧!”宁东航朝厨房喊了声,然后满意地坐了下来,等着跟叶蓓蓓共进晚餐。

    可是他都坐下好一会儿,都没有看到叶蓓蓓从厨房里走出来。

    人呢?

    宁东航好奇地站起身,朝厨房走去。

    然而厨房里被收拾的整洁明亮,压根就没有叶蓓蓓的身影。

    奇怪,叶蓓蓓去了哪儿?

    宁东航以为叶蓓蓓是去忙别的事了,就耐心的重新坐回在餐桌前,等着叶蓓蓓回来。

    可是一直等到桌上的饭菜全部都凉掉,叶蓓蓓仍旧没有出现。

    宁东航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绪,站起身逐个房间开始寻找叶蓓蓓,“叶蓓蓓?你在哪儿?要吃晚饭了。”

    声音在别墅内回荡,宁东航翻遍了整栋房子,却始终一无所获。

    宁东航沮丧的重新回到客厅,心里止不住的纳闷,这都快天黑了,叶蓓蓓能去哪儿?

    明明他离开的时候,叶蓓蓓还是好好的啊,怎么回来就不见人影了呢?

    宁东航无聊地坐在餐桌前等着叶蓓蓓,端起了自己身旁的水杯,正准备喝口水,却发现下面压着一张纸条。

    宁东航把水杯放在一旁,奇怪地捏起纸条,看到上面有行娟秀的小字。

    “少爷,感谢你这段时间的收留和照顾,感谢你照亮了蓓蓓晦暗的人生。我是个乡下姑娘,不懂规矩,惹得你不开心,真是对不起。少爷,蓓蓓会永远记得你的好的,我走了,保重。”

    宁东航默默读完字条上面的话,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了!

    叶蓓蓓竟然离开了?!

    她都已经没有家了,这么晚能去哪里?

    宁东航顿时焦急的不行,他赶忙掏出手机,想要打电话让叶蓓蓓回来,却沮丧的发现叶蓓蓓根本没有手机。

    看了眼外面的夜色,宁东航毫不犹豫地走了出去。

    现在外面已经黑透了,夏威夷的治安并不好,前不久颜汐落都差点成为杀人狂的猎物。

    如果叶蓓蓓因为自己的缘故出了什么事情,那他一辈子都会活在内疚当中!

    叶蓓蓓,你究竟去了哪儿?!

    宁东航龟速的开着车,在夏威夷的大街小巷里寻找起叶蓓蓓的身影来。

    可是他一直找到后半夜,都始终没有看到叶蓓蓓的影子。

    宁东航气恼的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叶蓓蓓究竟去了哪里?她不是说要报答他的吗?怎么能就这么一走了之呢?

    街头上路灯的光线很是黯淡,路上连个行人都很稀少,偶尔路过几个,也是生活在黑暗中的边缘人。

    看着那些奇装异服,以皮肉为生的边缘人,宁东航的心里突然开始慌张起来,叶蓓蓓不会被上次那帮子坏人给抓走卖掉了吧?

    他还记得初见叶蓓蓓时的情形,她被一帮追债的人威胁要卖身还债,瘦小的她看上去是那么的无助,令他心里忍不住同情起来。

    后来他替她还了她爸爸欠下的赌债,把她给接进了自己的家,并且承诺可以让她永远住在里面。

    现在想来,这些都恍如发生在昨天。

    可是突然一切就变了样,叶蓓蓓突然就没了踪影,无声无息的就这么消失了。

    宁东航心里焦急的冒火,继续开着车在夏威夷的大街小巷徘徊,可是他一直寻找到天亮,都始终没有发现叶蓓蓓的身影。

    “呼——!”

    宁东航长叹口气,烦躁的拧了下眉心,开车返回了家中。

    他脚步沉重地走回客厅,第一眼就看到桌上那些早已经变冷的饭菜,心里更加的不是滋味起来。

    那个勤快又羞涩的女孩,究竟是去了哪里?

    宁东航心里烦躁的连早餐都没有吃,就换了身衣服去了公司。

    可是坐在公司的他根本就没有心情办公,整整一个上午都在担心着叶蓓蓓,不知道她有没有地方住,有没有东西吃,更担心她遇上了坏人,会发生什么不测。

    好不容易挨到中午,宁东航突然想到了叶蓓蓓的父亲。

    上次就是他欠债太多无力偿还,才提出让叶蓓蓓以身抵债的。

    这种人渣,根本就不配父亲这个称呼!

    宁东航心里一动,肯定是叶蓓蓓的父亲又欠了债,然后花言巧语骗走了叶蓓蓓,想要用她来抵债,一定是这样没错!

    心里有了方向,宁东航就急匆匆地跑出办公室,全然无视他手下那些员工偷来的惊讶的目光。

    他急着去救叶蓓蓓,再晚恐怕就来不及了!

    宁东航把车开得飞快,来到了上次把叶蓓蓓拖进酒吧的那个地方。

    他刚刚走进酒吧,就看到一个容茂猥—琐的老头,正在点头哈腰地跟一帮纹着纹身的光头说着话。

    “吴爷,我女儿昨晚上可是回来了。我知道你一直对她有意思,这是小女的福分啊!这样,如果你能给我一百万的话,今晚我就把她给送到你身边来!”

    此时的酒吧里人还不多,所以宁东航清楚地听到了这老头说的话。

    他不认识这个说话那么无耻的老头,不过却认识坐在那里的其中一名光头,正是上次追着叶蓓蓓要债的家伙!

    宁东航原本想走上去直接逼问他们叶蓓蓓的下落,又担心打草惊蛇,干脆找了个僻静地方,静静听那个糟老头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