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436章他宛如从天而降的天神
    第436章他宛如从天而降的天神!

    那老头的话刚说完,坐在沙发上的光头们就爆发出震天的嘲讽,“哼哼!姓叶的,你也太把你女儿当回事了吧!我包个十八线的n模也要不了一百万啊!你女儿那里是不是镶了金边儿,搞两下就能立地飞升啊,啊?哈哈哈!”

    “就是,一百万,我去你妈的,老子花一百万可以玩多少妞儿啊!谁媳你那个整天哭丧脸的闺女!”

    “不过要是弄过来给哥几个一起爽爽,花点钱算个鸟啊!这样,老子给你五十万,想要就把你女儿洗干净了给老子送来,不想要就立马滚蛋!”

    这些光头们肆无忌惮地说着不堪入耳的淫—言秽—语,听得坐在一旁的宁东航气愤地攥起了拳头。这些混账,也太不懂尊重女性了,都是人渣败类!

    可是更让宁东航跌碎三观的,是那个长相猥—琐的老头竟然还一副沾沾自喜的表情,恭敬的给那几个光头点烟,“吴爷说的是,那就按你说的做,我这就回去,让她洗干净了来伺候您!”

    吴爷抽了口老头点着的眼,嚣张的喷了老头一脸的青烟,“这还差不多,不过我只能先付一半啊,谁知道她是不是处女啊,如果不是处,我他妈还亏了呢!”

    老头立马肯定地说,“吴爷,我就是骗谁也不敢骗您不是?如果小女不是处,我一分钱不要!”

    吴爷看到老头说的这么笃定,这才懒散地点点头,“好,那就赶紧把她给弄来,见货给钱,如果她伺候的我们哥几个满意,另一半秒付款。”

    说完,吴爷就抬脚踹了老头一脚,“还他妈愣着干什么?快去啊!”

    老头被踹得一个趔趄,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站住身形,却仍是满脸堆笑道,“吴爷教训的是,我这就去把小女给弄来。只是,你看我那赌债……”

    “少特么给老子废话,等我玩爽了你女儿再说!等你拿到五十万,还了赌债,还能剩下点逍遥呢。”吴爷粗声呵斥道,“快去!等下老子没了兴致,你白送老子都不玩!”

    老头这才慌了神,赶忙朝酒吧外面走去。

    宁东航在一旁早就听得气炸了肺,不过为了不打草惊蛇,他决定暂时忍耐下来。

    现在他只是怀疑这个姓叶的老头就是叶蓓蓓的父亲,可万一不是呢?

    天下的悲惨事太多太多了,他根本就管不过来。

    宁东航一愣神的功夫,那个叶老头就走出了酒吧。

    为了不跟丢这个疑似叶蓓蓓父亲的男人,宁东航赶紧跟上,尾随他出了酒吧。

    叶老头瘦小的身形站在酒吧门外,身后拦了辆的士,坐上去开走了。

    宁东航跟着上了自己的车,远远的跟在那辆的士的后面。

    的士在夏威夷的街道上转了几个弯,很快来到了夏威夷的贫民窟。

    这里肮脏破败,遍地都是垃圾,飞舞的塑料袋随处可见,熏臭的令人作呕。

    叶老头晃晃悠悠从的士上下来,跟的士司机磨蹭了好一会儿才离开。

    估计是车钱没给够,因为的士司机从宁东航身旁经过的时候,宁东航清楚地听到司机骂了句穷鬼。

    宁东航泊好车,悄悄跟在叶老头后面,朝贫民窟里面走去。

    他以前也经过这里过,但是从来没有敢走进来,因为光在外面都已经臭气熏天了,里面的滋味肯定更令人窒息。

    随着宁东航走的近了,他越发肯定之前的揣测是极为明智的。

    因为里面满是酸腐破败的臭咸鱼味,就像发酵了很久然后坏掉的臭豆腐,熏得宁东航喉头一阵翻涌。

    宁东航尽力稳住自己几欲作呕的胃,跟着叶老头又往里走了会儿,发现他身形一闪,拐进了街角边用破苇席圈起来的小房子里。

    那只是巴掌大的地方,四处都是露着窟窿眼的烂边儿,昏暗的灯光从里面泄出来,寒酸破败的令人心疼。

    宁东航在那个根本就不能称为房子的破席子外站住脚,然后听到里面传来声清脆的巴掌声,“给老子走!妈的,老子含辛茹苦把你养大,让你去伺候个人你还推三阻四的!”

    熟悉的女声从里面传来,“爸爸,我求求你了,不要再卖我了。等我长大以后,我会好好孝敬你的。”

    宁东航的呼吸一滞,看来他没有跟错,说话的正是叶蓓蓓。

    没等宁东航想好该怎么营救叶蓓蓓,里面就传出了叶老头的话,“哼,等你孝敬我早就死了!今晚你只要伺候好吴爷,我这辈子的吃喝就有着落了,你也能跟着享福。”

    叶蓓蓓哭得凄惨,“爸爸,我求求你了,打死我我也不能出卖自己啊!”

    “妈的!老子就不信管不了你了!”叶老头气哼哼骂了句,拿起绳子就打算把叶蓓蓓给绑起来。

    “噗通!”

    只听一声巨大的响动,芦苇席子被宁东航一脚踹到,他宛如救世神般突然降临,出现在叶老头和叶蓓蓓的面前,大吼一声,“放开他!”

    叶蓓蓓昨晚含泪离开了宁东航的家,看着迷茫的夜色,除了她那个令人害怕的家,她并没有什么地方可去。

    只是她刚一进家,就被叶老头拽着给痛打了一顿,问她这么多天不见人,是跑去哪里浪去了。

    叶老头伸手问叶蓓蓓要钱,可是叶蓓蓓这些日子都在宁东航家,并没有挣到钱。

    看搜不到钱,叶老头气哼哼再次痛打了叶蓓蓓一顿,这才朝赌澄去。

    刚才叶老头要绑叶蓓蓓的时候,她的心其实已经绝望了。

    一次又一次的,她的爸爸总想让她出卖灵魂。这样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

    叶蓓蓓刚才被打骂的绝望至极,她本想咬舌自尽来个一了百了,却在这时看到了从天而降的宁东航。

    那一刻,叶蓓蓓突然想到了她曾经看到过的一部电影: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终有一天他会披着金甲圣衣,脚踏七彩祥云来娶我!

    虽然此时的宁东航穿的并不是金甲圣衣,可是穿着帅气西装的他却是来搭救叶蓓蓓的救世主,要拯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

    那一刻,叶蓓蓓的小心脏突然不受自己控制般怦怦乱跳起来,鼓起勇气喊道,“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