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把她抱回家。

    帅呆了的宁东航一把掀开叶老头,摘下绑住叶蓓蓓的那些绳子,把她拥进怀里,“你有没有事?”

    叶蓓蓓感动的直掉泪,拼了命地摇头,“没有,少爷,我很好,真的很好。”

    “那就好。”确定了叶蓓蓓并没有出事,宁东航这才放下心来,转身瞪向叶老头。

    叶老头刚才被宁东航推得摔倒这地,这会儿已经爬了起来,恶狠狠地回瞪着宁东航,“从哪儿冒出你这么个玩意儿?竟然敢管我们家的家事!说,你是不是这个死丫头的姘--头?!”

    宁东航看都不看叶老头一眼,从口袋里抽出张黑卡,用力丢在缺了一条腿的桌子上,“这里有一百万,从现在开始,你跟她再没有任何关系!如果再来打她的主意,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叶老头本来打算拿出往常泼皮的尽头,没想到这个突然冒出的小子竟然真的甩出张黑卡出来。

    作为常年混迹在赌场的老油条,他清楚的知道这种卡最低限额至少也是一百万。

    叶老头瞬间大喜,赶紧跑过去捡起桌上那张黑卡,欣喜如狂地放在嘴边狂吻,“太好了,老子终于有钱翻本啦!”

    而宁东航并没有再出声,他抱起身上满是伤痕的叶蓓蓓,走出了这条满是脏污臭气的贫民窟。

    一路上,宁东航始终在静静开着车,没有再跟叶蓓蓓说一句话。

    而叶蓓蓓也局促地坐在车后座,心里觉得格外亏欠宁东航。她只是个在贫民窟长大的孩子,注定了以后不是被卖,就是做娼,根本不知道少爷为她掏那么多的钱,这些钱她只怕这一辈子都还不完了。

    想到这儿,叶蓓蓓偷偷看了眼抿着唇不说话的宁东航,心里对他的感激愈发浓烈起来。

    在那些浓浓的感激里,还掺杂着些叶蓓蓓不敢奢望的,喜欢。

    宁东航看似冷静地开着车,其实心里后怕的不行。

    幸好他来得及时,如果他迟了那么半步的话,叶蓓蓓很可能就会沦落成那些混蛋的玩物!

    而只要一想到会有这种可能发生,宁东航就恨不得杀回去,把那些家伙的脖子统统扭断。

    车子慢慢驶回了宁东航的家,他帮叶蓓蓓打开车门,抱着她往屋里走。

    叶蓓蓓很不自然地说道,“少爷放我下来吧,我可以自己走的。”

    宁东航低头看了叶蓓蓓一眼,自顾自地往前走着,压根没有放叶蓓蓓下来的打算。

    叶蓓蓓见宁东航不出声,也不敢再说什么,老实巴交地缩在宁东航的怀里,像只乖巧的小猫。

    两人进了客厅,宁东航这才把叶蓓蓓给放下来。

    他看向眼神十分内疚的叶蓓蓓,柔声说道,“我记得上次说过的,这里就是你的家,你还想去哪儿?以后不要到处乱跑,害得我都找不到。现在我饿了,快去做饭吧。”

    说完,他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得,坐在沙发上看起了报纸。

    叶蓓蓓感动地直掉眼泪,之前她还以为少爷是厌烦她了,所以就离开了这里。

    可是如今听他的话音,原来他竟然一直在到处寻找自己。

    看来之前都是自己想多了的,如果真的厌烦自己,少爷完全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摆脱自己的。

    而且回来后对于她擅自离开的事,少爷也没有多做苛责,甚至连提都没有多提。这样更令她汗颜起来,她欠少爷的情,只怕这辈子也还不完了。

    对了,少爷说他饿了,她还得赶紧给他做好吃的呢。他对她这么好,这辈子她就算当牛做马,也还不清宁少爷的恩情。

    叶蓓蓓想到这儿,迅速擦干眼泪,洗手去厨房做饭去了。

    直到叶蓓蓓的身影消失,宁东航这才把手里的报纸给放下。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在乎叶蓓蓓,当他没了叶蓓蓓的消息时,整个人慌乱的心脏都忘了跳动。

    幸好现在叶蓓蓓安然无恙的回来了,这比让他签了大单子还高兴。

    听着厨房里叮当作响的锅碗瓢盆声,闻着飘散出来的阵阵饭菜香,宁东航觉得,这才是最令人安心的生活。

    没过一会儿,勤快的叶蓓蓓就做好了几道菜端了上来。

    她把菜肴摆好,拘束地站在一旁,“少爷,吃饭了。”

    “嗯,”宁东航点点头,从沙发上站起,坐在餐桌旁,“坐下一起吃。”

    叶蓓蓓点点

    共2页,现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