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求你别赶我走……

    宁东航走上楼来到书房,看见曾经乱糟糟的书房,整理的整整齐齐。打扫的一尘不染。

    他坐上办公桌开始处理公务。

    没一会敲门声响起,“进来。”

    叶蓓蓓给宁东航端来一壶茶,“少爷,我给你泡了茶,晚上不宜和咖啡,对胃不好。”

    “好的,放着吧。”宁东航没有抬头继续处理公务,叶蓓蓓退出去关好门。

    宁东航工作到深夜,偶尔喝着叶蓓蓓泡的茶,精神十足的看着手里的文件。

    凌晨,他站起身会回到卧室躺下睡觉。

    第二天他还没起床就被楼下早餐的香味给诱惑了。

    他换好衣服下楼,看见精致的餐点摆在餐桌上,客厅打扫的一尘不染。

    宁东航坐下看着厨房依旧忙碌的身影。他在想,有个人在家里也不错。

    他点点头,这个女孩还很能干的。

    “少爷你醒了,可以吃饭了。”叶蓓蓓从厨房端来小米粥,配上桌上几个小菜,还真是香甜可口。

    宁东航默默的吃着早餐,他不经意又吃了两碗小米粥。

    他看着自己的碗才发现,他很久没有这么吃过了。

    很多时候他不是在酒吧随便喝点酒,就是回家随便下点面条。反正没有了颜汐落,他一个人随便吃都可以。

    但是这个女孩做的饭还很适合他的胃口,他吃了早饭就去了公司。

    叶蓓蓓等宁东航走后,她就开始收拾别墅,把每个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还把宁东航的衣服洗了。

    她看到别墅的院子里,单调的连一盆花也没有。她锁好门去了集市。买几盆花,放到宁东航的阳台上。

    在院子里种上花草和蔬菜。

    忙完一切她看着整个别墅充满温馨,她甜甜的笑了。

    当她做好晚饭等着宁东航回来的时候,却左等右等没看见宁东航回来。

    之后她忍不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宁东航晚上有应酬,他喝了酒被助理送回家。

    他推开别墅的门,看见微弱的灯光下桌上的饭菜,和靠在沙发上睡着的女孩。

    他蹙着眉头走过去,桌上的菜都没动。

    这个女孩怎么这么笨,他没回来她就不能自己吃吗?

    他回过头看着沙发上睡着的女孩,接着微弱的灯光,他这才仔细看这个女孩。

    她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愁容,长发扎成马尾放在沙发的后面。她惨白的小脸看上去很秀气,不是特别的漂亮,但是给人一种干净清爽的感觉。

    宁东航没有打扰她,拿了个毯子帮她盖上。

    这样的女孩生活疾苦,帮父还债,这样瘦弱的肩膀怎么能承受。还不知道她成年了没有。

    宁东航阔步上楼,洗澡披着浴巾走出浴室。

    他拉开浴室的门一下子看见楼下的女孩站在他卧室中间,怔怔的看着他。

    叶蓓蓓在宁东航上楼后就醒了,她看见身上的毯子,就知道少爷回来了。

    但是桌上的饭菜依旧没动,难道他吃了饭,她立即走上楼看看他是不是需要茶水。

    却听见他在洗澡,她站了片刻准备转身离开就看见宁东航走出浴室。

    他头发湿漉漉的,下面穿着内k,披着浴巾,上身八块腹肌果露在外。

    叶蓓蓓看呆了,她从来没看见过这样的画面。她睁着大眼睛,把宁东航从头看了个遍。

    她的心一阵狂跳,天啊,少爷简直太帅了,她赶紧捂住鼻子,怕流鼻血。

    “看够了吗?出去!”宁东航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

    叶蓓蓓这次才反应过来,她张嘴一声轻呼,转身往出跑。

    但是因为跑得太急,一下子撞到半开的房门上,“嘭——”的一声、

    “啊——”叶蓓蓓惨叫一声,摔在地上捂住额头。

    宁东航惊得立即走过去扶起女孩,“你怎么样了,怎么这么不小心,你走路怎办么不看门!”

    他从地上把叶蓓蓓抱起来坐在沙发上,女孩小手捂住额头,泪水滚落而下,“对不起,少爷,我不是故意的,求你别赶我走!”

    宁东航真是无语,“谁赶你走了!”他拿下她捂住额头的手,看见她额头血肉模糊,小手上都是血迹。

    “……”宁东航大吃一惊,“你伤的这么严重,赶紧去医院。”说完站起身准备抱着她去医院。

    但是叶蓓蓓抓住他的手,“不用了,少爷,家里有药吗,我擦一下就可以了。”

    宁东航这才想起上次颜汐落受伤的时候家里还有药,他立即去拿来,小心翼翼的帮叶蓓蓓消毒,然后擦上药膏。

    “这样可以吗?如果不行去医院吧。”宁东航担心的说。

    “没事的,少爷,明天就好了。”叶蓓蓓看着宁东航为她擦药,他身上阵阵干净的男人气息和沐浴露的香味,让她觉得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哪里还感觉痛。她睁着大眼睛看着宁东航没有来得及换下的浴巾。

    宁东航看着她都伤成这样了,还在犯花痴,“咳咳,看了这么久。还在看!”

    叶蓓蓓听了他的话,小脸一下子爆红,“少…少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对…对不起!”

    她结结巴巴刀的说,黑眸还时不时往宁东航身上瞟。

    宁东航站起身,把她拉起来,看着她苍白的小脸,这个时候红的像火,看来额头只破皮,并没有什么大碍。

    “那去睡吧,对了,以后我没回来你就自己吃饭,知道吗?”宁东航看着齐他胸高的女孩,她简直瘦的让人心疼,是不是就这样不吃饭的缘故。

    “少…少爷,你不赶我走了吗?”叶蓓蓓惊喜的睁着大眼睛,她以为这一次少爷肯定不要她做佣人了。她这么笨,有偷看了少爷的身体。

    “我没有赶你走。”他看着女孩清秀的小脸,“以后如果你愿意,就当这里是你的家。”

    “……”叶蓓蓓感动的热泪盈眶,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怎么?不愿意?”宁东航挑眉。

    “愿意,少爷,我愿意给你当一辈子佣人!”叶蓓蓓看着宁东航笑的眉眼弯弯,已经忘记额头的伤还在隐隐作痛。

    当一辈子佣人,呵呵。这个女孩思想怎么这么简单。

    他没在说什么,看见女孩开心的走出卧室。

    宁东航这才关好门,躺下休息,一夜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