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他的思想被搅乱…

    他闭气沉到泳池底部,朝溺水的叶蓓蓓游去。

    很快,他就看到了沉在泳池底部的叶蓓蓓,赶紧猛里游了过去,圈住她纤细的腰身,把她从水里给捞了出来。

    两人浮出水面,宁东航焦急地喊着“叶蓓蓓,快醒醒!叶蓓蓓?”

    然而此时的叶蓓蓓早已经因为溺水昏迷了过去,小脸煞白煞白的,根本就回应不了宁东航的呼唤。

    宁东航来不及迟疑,赶紧抱着叶蓓蓓上了岸,用手按压着叶蓓蓓的胸口,给她做心脏复苏。

    然而他按压了很久,叶蓓蓓呛进肚子里的水只拍出去了一些,人却始终没有恢复意识。

    人命关天,宁东航也来不及顾及太多,俯身凑近叶蓓蓓的樱唇,开始给她做人工呼吸。

    宁东航的唇刚贴上去,心里就忍不住倒抽口气。

    天呐,这个小丫头的嘴上是抹了蜂蜜么?

    为什么那么甜?

    他赶紧稳了下心神,不让自己乱想,继续给叶蓓蓓做着人工呼吸。

    吸气,渡气……

    吸气,渡气……

    宁东航坚持不懈的给叶蓓蓓做着人工呼吸,终于感应到叶蓓蓓的嘴唇轻轻颤抖了下。

    太好了,看来她马上就快醒过来了!

    叶蓓蓓悠悠转醒,却不敢睁开眼睛。

    她清楚的感觉到宁东航正在帮她做人工呼吸,可是心里就是窘得不行,觉得正在被宁东航亲吻一样。

    而且她现在压根就没穿衣服,等于把整个身子都暴露在了宁东航的面前。

    又羞又窘的叶蓓蓓心里十分的狼狈,如果现在有道地缝的话,她肯定毫不迟疑地钻进去。

    宁东航感觉到了叶蓓蓓睫毛的扇动,而且她的嘴唇也变得柔软温热起来。

    他这才停止给她做人工呼吸,轻轻把叶蓓蓓半扶起来,抬头看向叶蓓蓓红的像苹果似得小脸,摇头轻笑,“如果醒了就赶快起来吧,赶紧进去换身衣服,免得着凉。”

    叶蓓蓓真的想锤死自己,原来自己已经醒转的事情已经被宁东航给发现了。

    天呐!

    她怎么可以这么蠢!

    她捂着自己烧的厉害的脸颊,狼狈地弯腰站起身,快速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她小跑着走进自己的房间,找了身干爽的衣服给自己换上,心里却忐忑的不行。

    毕竟自己只是宁东航的佣人而已,现在没有经过他的允许就擅自跳入了泳池,而且还以那么丑的模样出现在他的面前……

    天呐!

    他会不会一怒之下,把自己给赶出去!?

    这个可怕的想法在叶蓓蓓的脑海里来回窜动,把她为难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叶蓓蓓着急几乎快掉眼泪,怪自己太不规矩了,怎么能脑子一热就做出这种事情呢?

    如果自己真的被赶走的话,夏威夷哪里还有自己容身的地方呢?

    她的爸爸是个烂赌鬼,家是绝对不能回了的。不然自己肯定还会被他拿去抵赌债的!

    叶蓓蓓思来想去,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宁东航。她对自己之前擅自跳入泳池的行为感到万分懊恼,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可是这样躲在屋里也不是办法啊,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才行。

    思来想去的,叶蓓蓓只好硬着头皮从自己房间里走了出来。

    她磨蹭着朝后院的泳池走去,打算向宁东航道歉。他打也好,骂也好,只要不赶她离开就好!

    叶蓓蓓已经做好了被训斥的准备,可是等她来到后院的泳池旁,却没有看到宁东航的身影。空荡荡的泳池边上,还堆着她之前脱下来的衣服。

    少爷这是去了哪里?

    叶蓓蓓的小脑袋有些不够用,她赶紧在别墅内搜寻了起来。

    可是她找遍了整栋别墅,始终都没有发现宁东航的身形。

    原来,宁东航看到叶蓓蓓能够那么快速地跑走,就知道她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

    既然已经确定她没有事,宁东航就直接回了房间,把自己这身湿漉漉的衣服给换下,然后拿着资料去了公司。

    他从叶蓓蓓红彤彤的小脸已经看出了她的尴尬,觉得还是避开的好,免得那个小丫头更加不好意思。

    可是宁东航不知道的是,找不到他的叶蓓蓓更加惊慌起来。

    因为她觉得少爷连责备自己的机会都不给,肯定是打定了主意要赶走自己的。

    于是,本来就想哭的叶蓓蓓这下彻底流下了眼泪。

    她边哭边收拾家务,也罢,如果少爷真的要赶自己走的话,她也不好非死皮赖脸地待在这儿。起码走之前,她得把别墅给收拾的焕然一新才行。

    叶蓓蓓在家里边哭边做着家务,宁东航却在公司里郁闷的不行。

    虽然为了避免叶蓓蓓的尴尬,他草草的离开了家。

    可是来到公司后,他的脑海里却总是浮现出叶蓓蓓白白嫩嫩的身子,和自己跟她做人工呼吸时尝到的甘甜。

    “呼——!”

    宁东航重重的长出口气,郁闷的把自己给丢在沙发上。

    他感觉自己是不是疯了!

    他还从来没有这样心神不宁过,天,肯定是因为平时对自己管束太狠,这会儿冷不丁看到叶蓓蓓的小模样,才会这么的心浮气躁。

    冷静!

    冷静!

    宁东航狠吸口气,把自己的企划案打开,试图让自己心浮气躁的心冷静下来,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

    这是他们公司跟一家企业签订的潮牌方案,宁东航逐字逐句地读着那些方案条款。

    “此次方案建议以白色为主打颜色……”

    宁东航停下来,觉得白这个字着实刺眼,竟然令他不由自主想到了叶蓓蓓那白皙的肌肤,以及诱人的莹白饱满。

    他烦躁地摇摇头,把自己脑海里这些不应该的想法给甩去,继续念了起来,“此次方案建议以白色为主打颜色,商标印成热烈的红色……”

    是的,热烈的红色,宁东航不由想起了叶蓓蓓那如火般热辣的樱唇,它是那么的甜美诱人,令他流连忘返,欲罢不能。

    这样想着,宁东航甚至下意识的去摸索自己的嘴唇,心里很是不解。

    为什么叶蓓蓓的小嘴那么甜呢?她是不是真的在上面抹了蜂蜜?

    他竟然给她做了人工呼吸!

    “呼!”

    宁东航再次叹气,气馁的把企划案给丢到桌上,烦躁的在办公室内来回踱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