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谁都不如她!

    他已经敏锐的感觉到自己的心浮气躁,这种状态,根本就无法完成工作!

    叶蓓蓓那个小丫头似乎是给他下了蛊一样,小模样一直在他脑海里晃悠,怎么踢都踢不出去!

    现在的他完全就像个刚迈入青春期的毛头小子,只要一想到叶蓓蓓,身体就燥热的不行。

    这样下去可不行!

    宁东航皱着眉头停下脚,肯定是他太想女人的缘故,不然怎么能对一个未成年人产生这么邪-恶的思想呢?

    不行不行,看来他必须得去泄泄火,不能在这么想入非非下去了!

    宁东航心里这么打定主意,心神恍惚的熬过了一整天,好不容易到了下班的时间,就火急火燎的离开了公司。

    他并没有回家,而是开车去了酒吧。

    夜色迷离,霓虹灯照在宁东航的脸上,令他烦躁地皱起了眉头。

    他以前很少有过这方面的需求,妈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宁东航皱眉深思了会儿,突然就找到了答案。

    没错,他之所以会变得这么饥渴,肯定是受了乔陌漓那个可恶家伙的影响!

    不行,他得赶紧泄泄火,不能让这种可怕的想法困扰他的生活。

    这么想着,宁东航已经开车到了酒吧。

    他从车上下来,径直步入了人声鼎沸的绯—色酒吧。

    酒吧里音响震天,舞池内摇曳着疯狂的时尚男女,宁东航黑着脸走到了远离舞池的吧台,冲酒吧老板招招手。

    老板是个人精,早已经看出宁东航是非富即贵的肥羊,赶紧点头哈腰走了过来,“老板要点什么?”

    宁东航皱着眉抿了口酒水,烦躁地说道,“给我弄个清净的包间,然后再叫两个公主。”

    “好的,你稍等,让服务生带你去贵宾房。”酒吧老板高兴地连连点头,知道又遇上了大生意。

    他冲正在倒酒的服务生使了个眼色,服务生就带着宁东航朝贵宾房走去。

    宁东航进了贵宾房,压根没等多久,就有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搔—首弄姿走了进来。

    她们本以为要伺候秃顶的糟老头,没想到竟然会遇上宁东航这么好的男色,顿时高兴地合不拢嘴,纷纷朝宁东航扑了过来,“哎呀小心肝儿,等急了吧?你怎么长得这么帅呢?”

    “是啊是啊,不知道你想怎么玩呢?我们姐妹俩一定把你伺候的通体康—泰,欲—仙—欲死。”

    对于她们的因声浪语,宁东航很是反感,他看了两名公主一眼,冷声道,“脱!”

    “好,别那么心急嘛,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哦。”妖艳的公主边说边冲宁东航抛着媚眼,挑—逗十足。

    另一位也不甘落后,一边麻利地脱着自己的衣服,一边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s吟,来解宁东航的裤腰,“呃,好东西可是在后面呢。”

    宁东航无动于衷地坐在宽大的沙发上,冷眼看着两名公主一会儿就剥了个精光,晃着胸前的丰盈,扭着不算纤细的腰身朝他靠了过来。

    嗯,她俩的肤色没有叶蓓蓓的白皙,胸比她大多了,还有些下垂。腰身更不用说,松松垮垮的,根本就没有美感。

    宁东航心里对她们评头论足了一番后,大咧咧伸开四肢,等着释放自己骚—动了一天的欲念。

    那两名公主是久经风月的老手,更何况宁东航条件这么好的帅的掉渣的款爷。

    实在是可遇不可求,她们更是使尽了浑身解数,极尽挑—逗撩拨之能事。

    可是,任凭两名公主如何挑—逗,宁东航发现自己的小兄弟都丝毫没有反应。

    两名公主十分来火,绝对怎么都不能让这么好的款爷给溜了,其中一个毫不犹豫地蹲在宁东航面前,伸手想要握住他的……,然后使出最后的杀手锏。

    “滚!”

    宁东航厉声大喝了声。

    “哎呀,哥哥,我这不是正努力让它起来么?很舒服的,不信你试试看?”

    “要不还是我来吧,这样更舒服呢。”另一位跟着弯下腰,颤巍巍地两颗半圆朝宁东航的腰身凑了过去。

    “滚!都他妈给我滚!”

    宁东航烦躁地大骂,抬脚踹翻了桌子。

    两名公主被吓了一跳,虽然像宁东航这么帅气的款爷肯定不多见,可挣钱并没有小命要紧啊!

    因此她们赶紧弯腰套上各自的衣服,打开门溜了出去。

    房间的门没有完全合上,门外传来两名公主的抱怨声,“特么的,还以为今天捡了个宝呢,没想到竟然是个软蛋!”

    “就是,这种货色也好意思来这儿?真是不嫌丢脸啊!你看他那玩意儿,连站都站不起来,真是好笑!”

    宁东航气得脸色铁青,竟然被这种货色给羞辱了!

    而且更关键的是,他没想到自己竟然对女人完全没有反应!

    难道,自己真的不行?

    想起在那座岛上所经历的事,他的黑眸再次浮现萧杀!

    可是,转眼一想,白天他把叶蓓蓓从水里救上来时,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那里涨的厉害呢。

    宁东航烦躁的又在酒吧里灌了两瓶酒,这才郁闷的离开了那儿。

    他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

    整栋别墅只有客厅亮着灯,宁东航走进去,看到桌上摆着满满的菜肴。而旁边的沙发上,则蜷缩着睡得正香的叶蓓蓓。

    原来叶蓓蓓提心吊胆的等待了一天,并没有收到宁东航赶她走的电话。

    到了晚上的时候,她更是怀着明天就要被辞退的心情,给宁东航特意做了满满一桌子的好菜。

    可是她等啊等,望眼欲穿的,却始终没有等到宁东航回来。

    不知不觉的,她竟然缩在沙发上睡了过去,直到宁东航真的回来了,她却还没有醒来。

    喝得有些醉意的宁东航看了眼睡得香甜的叶蓓蓓,觉得她清秀的小脸格外顺眼。

    募地,他突然想起白天那一幕,下腹跟着一紧,腾腾的欲望呼之欲出。

    顿觉口干舌燥的宁东航吃力咽了下口水,立马转身朝楼上走去。

    不行,叶蓓蓓肯定是对他施了魔咒的,不然他不会一看到她心里就慌乱的不行。分分钟都想化身s狼,把她扑倒蹂~~躏!

    宁东航转身朝楼梯走出,刚上了两个台阶,突然停下了脚步,转回身走回到沙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