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用布条蒙住她的眼睛。

    床上躺着的,正是白天吩咐梁茹的那个男人。他正背对着梁茹,明显还没有睡着。

    梁茹在他床前停下了脚步,她看着听到自己进来却始终不肯回头的男人,表情变得十分尴尬。

    深吸口气,梁茹咬咬牙,一鼓作气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勇敢地躺在了男人身后。

    微微的凉意来袭,梁茹闭上眼等着男人转过身抱着自己。

    可是她静静等了好一会儿,直到自己的身体变得冰凉,却始终没有得到预想中的拥抱。

    梁茹嘲讽地扬起唇角,转身面向背对自己的男人,把手贴上他的胸膛,慢慢摩挲,“阿呆,我很想很想你,求你再要我一次吧?我保证完成任务。”

    躺在床上的男人浑身没有任何温度,就像已经断了气的尸体。

    梁茹原本以为他会无动于衷,正要失望地转回身,男人却一把拽住她的手,转过身用布条蒙住了梁茹的眼睛,将她压在身—下。

    失去了视线,梁茹的感觉变得更敏锐起来,她能清楚地感觉到男人冷漠的眼神扫遍她的全身,视线比冰块还要冰冷。

    梁茹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下肩膀,等待着男人柔情的温存落下。

    可是,男人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柔情,而是毫无感情冲进她的……冷硬如冰地……,就像嗜血的刺刀般,令她不寒而栗……

    不大的床铺吱呀作响,梁茹咬紧牙关,承受着男人冰冷的身体。

    他就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死尸一样,就算坐着这么火热的动作,可身体却始终没有一点温度。

    但是梁茹却该死的需要他,她想用她这颗火热的心去温暖这具冰冷的身体。

    哪怕和他一起下地狱,她也在所不惜!

    随着每次的g穿,梁茹都在承受着刀刮般的疼痛,可她却始终甘之如饴。

    直到半夜,男人才冷淡地停了下去,随意擦拭了一下,翻身用背朝着梁茹,再次闭眼睡了过去。

    在男人挥散汗水的时候,梁茹好几次都因为疼痛昏迷了过去。

    等她后半夜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敏锐地感觉到身边的男人肯定像往常一样用脊背对着自己。

    梁茹的唇角微弯,露出嘲讽地笑。

    现在的她是如此的卑微低—贱,就像街边几十块就能推倒的站街女那么廉价。

    她也想潇洒的离开这个冷清的男人,可是她却违逆不了自己的心……

    无声地叹了口气,梁茹伸出手,圈住身边男人的腰身,紧紧贴在他的背上。

    虽然他依然没有什么温度,可只要贴住他的时候,她才能真切地感觉到他的存在。

    *

    第二天。

    梁茹因为昨晚被折腾的太久,一直睡到中午才醒。

    她伸手往旁边抹了下,身边空荡荡的,空无一物。

    看来,他已经离开很久了……

    梁茹轻叹口气,伸手解下蒙着眼睛的布条,不甘心地扭头再次看向身旁。可是结果还是一样,那里根本就没有人,他早就悄然无息地离开了。

    像是昨晚她被鬼压了。他绑住她的眼睛是何用意,她不知道!

    梁茹忍着酸痛无力的身体,一件件套好昨晚脱下的衣服,慢慢朝外面走去。

    再过不久,就是她要执行计划的时候了。为了能够成为他的新娘,就算要昧着良心做出人神共愤的事情,她也心甘情愿。

    梁茹吃了些东西补充了下体力,然后就开车回到了夏威夷自己的公寓。

    她把公寓内所有有关自己的东西全部处理掉,这才有些疲惫的去了公司。

    乔陌漓看到梁茹这么快就来上班,微微有些惊讶,关切地问道,“梁茹,你不是请了两天假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你父亲的裁些了么?”

    梁茹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若有似无的纠结,然后露出抹不自然的微笑,“哦,他已经好多了,多谢乔总关心。”

    说完梁茹就冲乔陌漓点了下头,匆匆地走开了。

    看着梁茹急匆匆走开的背影,乔陌漓总觉得梁茹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好像在刻意避开他似得。而且她的神智看上去似乎也有些恍惚。

    乔陌漓伸出手准备喊住梁茹问问,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吓了他一跳。

    乔陌漓还以为是颜汐落打来的电话,赶紧掏出手机,却发现是个陌生的号码。

    像这种号码,大多是一些想求他办事的,或者干脆是推销产品的骚-扰电话。

    平常

    共2页,现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