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因为,我也是第一次!

    为了打消叶蓓蓓的这种想法,宁东航赶紧转移了话题,“对了,蓓蓓,你都二十二了,年纪也算不小了。现在有处对象吗?”

    叶蓓蓓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脸上飞起两朵红云,说话的声音就像蚊子在哼哼般,“没有。”

    “哦,”宁东航随意点点头,仰头看向叶蓓蓓,“那你有喜欢的人吗?说出来我帮你参考下。”

    叶蓓蓓点点头,“有,可是,他不喜欢我。”

    “哦?”宁东航不敢相信地抬高了些声音,“是谁这么不识抬举,竟然不喜欢你这么善良的姑娘?还是你自己害羞,不敢说呢?你告诉我,我去帮你去看看哪个小子这么不识抬举!”

    叶蓓蓓轻轻咬了下下唇,鼓起勇气道,“我喜欢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少爷您。”

    说完,叶蓓蓓就被自己的话给羞得抬不起头,觉得脸上又烫又热。

    但是她勇敢的面对宁东航,眸光黑亮的看着他。

    宁东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刚才听到了什么?这个单纯的小丫头,竟然会喜欢自己?

    他惊愕地看向叶蓓蓓,发现她再也不是一年前那个胆笑羞的小姑娘了。她的身材早已像熟透了的蜜桃似得,一举一动都散发着诱人的诱惑,等待着他去采摘。

    而叶蓓蓓觉得自己已经把心思给透漏了,干脆心一横,把压在心里的话统统说了出来,“少爷,我知道你喜欢颜小姐。可是颜小姐现在早就已经是乔太太了。如果少爷不嫌弃,我愿意做颜小姐的替身。哪怕少爷不喜欢都没所谓,只要我这辈子能够永远留在少爷身边,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宁东航震撼地看着勇敢做站在自己面前的叶蓓蓓,看着她宛如瓷器般精致的小脸,心里的思绪翻腾不已。

    其实这一年多以来,他一直都被自己的梦境所困扰。在梦里,他早已经无数次和这个女孩翻—云—覆—雨。

    而每天醒来他都是内k湿透,因为自从那次看见她游泳后一直就想占有那具白花花的身子。

    这一年因为颜汐落的事他想的少了,但是今天叶蓓蓓一说,他再次泛起原始的欲—望!

    原来,她竟然默默的喜欢着他……

    宁东航默默注视着叶蓓蓓,他的眼神逐渐变得滚烫火辣。

    而叶蓓蓓小脸几乎勾到了胸前,她觉得此刻的自己在少爷审视的眼光下,浑身就像被扒光了似得,一丝不挂,无所遁形。

    房间里静了下来,空气中逐渐流淌着一股极为暧—昧的气息,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一清二楚。

    叶蓓蓓心里慌得不行,突然后悔自己怎么就那么冲动,怎么就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呢?

    万一自己这样让少爷很困扰,甚至困扰到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甚至很有可能会赶她走,那她再后悔也于事无补了。

    叶蓓蓓想到这儿,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嘴巴,她匆匆撩了下自己耳边的发丝,低头朝门外走去,“那个,不忙的话少爷我就先下去了,有事你再喊我……”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宁东航猛地拽住了手臂。

    宁东航原本只是在默默注视着叶蓓蓓,他看得那么投入,完全忘了自己要想什么做什么。只是当叶蓓蓓撩了下耳旁的发丝,露出她小巧精致的耳垂后,一股心思在他心中油然而生,他想要她!

    对,他想要这个女孩!

    这个想法其实在他的梦里已经徘徊了很多很多次,只是他都一次次警告了自己,告诉自己最爱的人生是颜汐落。如果再对眼前这个小丫头产生不该有的畸念,那才是最罪大恶极的事情。

    只是,这小小的想法不断在他脑海中生根,一天天发芽,直到现在干脆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然后轰然在他脑海里倒塌。

    是的,他深深的思慕着这个女孩,迫切的想亲吻她诱人的红唇,品尝她独特的芬芳。

    这一次,宁东航再也没有控制住自己,他一把拽住叶蓓蓓的手,把她给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而叶蓓蓓也羞涩地低下头,并没有阻止宁东航的动作。

    她的心如擂鼓般响个不停,忐忑中又带着少许期待,激动的嘴唇都跟着微微颤抖起来。

    看着柔顺地偎依在自己怀里的小东西,宁东航毫不犹豫地低下头,滚烫的唇贴了上去。

    等他覆上叶蓓蓓的唇时,嘴唇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吟,这是多么美妙的滋味啊!令他深陷其中,一发不可自拔。

    叶蓓蓓睁大眼睛看着宁东航,紧张到甚至都忘了呼吸。

    宁东航明显感觉到她的紧张,依依不舍的放开她的红唇,在她耳畔低语道,“既然喜欢那我们就做喜欢的事。放轻松,不要紧张。因为,我也是第一次。”

    他这话说的叶蓓蓓更加紧张起来,她无助的用手攀着宁东航的手臂,勇敢地说道,“少爷,我不怕,我二十二了。”

    她的话像是给宁东航的鼓励,让他想到她二十二了,是个熟透的果子。

    宁东航已经三十岁了,平时一直克制自检,却在今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要开荤了……

    他原本以为自己是第一次,现在从叶蓓蓓的反应看来,她也是没有经验的。两个人连接吻都不是很熟练。

    宁东航倒抽一口冷气,温柔霸道的吸取叶蓓蓓的唇瓣。终于感受到了梦里的滋味。

    他强势的把叶蓓蓓给压在身下,直接入正题。

    可是刚攻入城门,叶蓓蓓就痛得忍不住掉下了眼泪。不过她却始终一声不吭,坚强地隐忍着。

    居高临下的宁东航看到了叶蓓蓓流下泪水,抽身想要离开。他突然有些懊恼,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太禽-—兽了,不应该利用这个女孩对自己的迷恋,趁机占她的便宜。

    “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我不该趁机强迫你的。”宁东航诚恳地道着歉。

    叶蓓蓓赶紧摇摇头,她紧紧抱住宁东航急于抽离的腰身,虽然羞红了脸,却仍是勇敢地说道,“少爷,我愿意,能够承受这些的。少爷,不要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