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我只睡我的宁太太!

    这句邀请瞬间令宁东航最后一丝的理智崩塌,他猛地把叶蓓蓓给拥进怀里,用力品味着她的甜美,深陷,沉沦……

    两人犹如电光石火般,一发不可收拾,宁东航毕竟也是第一次,两人竟然都草草了事,之后都看着对方不好意思的笑了。

    又过了一会宁东航吻着叶蓓蓓的额头问她,“痛不痛?”

    叶蓓蓓小脸红分滴血说,“不痛。”

    “那再来一次……”宁东航想,做也做了,不在乎多几次。

    “……”叶蓓蓓心跳更快了。

    没等叶蓓蓓回答,他翻身压向她,吻上她的唇,一路在脖子,这一次他温柔细致的吻着女孩。

    当叶蓓蓓彻底迷失在他的热吻的时候,再次占有了叶蓓蓓,这一次时间依旧不是很长。

    宁东航为了挽回男人的面子,整夜都在和叶蓓蓓做这样的事。直到叶蓓蓓累的昏睡过去。

    宁东航却神采奕奕的看着累坏了的女孩,心里被幸福填满。

    直到今夜他才真正明白了“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这句话真正的含义。

    长夜漫漫,照亮了宁东航和叶蓓蓓新奇又难忘的美妙之旅。

    *

    第二天。

    叶蓓蓓在晨曦中醒来,她睁开眼睛看向躺在自己身旁的宁东航,心里溢满了甜蜜的微笑。

    真是太好了,她终于把自己献给了少爷。昨晚的一切,宛如仪式般郑重,虔诚到令她刻骨铭心,永世难忘。

    她小心地转过身,浑身痛到麻木,但是痛并快乐着。

    看着宁东航熟睡的侧脸,长长的剑眉,高高的鼻梁,性感的薄唇。

    叶蓓蓓的心里乐开了花,少爷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就连那个,都……

    这么想着,叶蓓蓓忍不住拉低视线,朝下方看去。

    然后,她惊讶地看到了她想看到的东西,惊得她赶忙捂住嘴倒抽口冷气,“天呐!”

    她的这句轻叹清醒了宁东航,宁东航慢慢睁开眼睛,看着躺在自己身旁惊恐捂着嘴巴的叶蓓蓓,奇怪问道,“怎么啦?”

    叶蓓蓓窘得说不出话来,她用手指了下宁东航的下面,示意他检查下自己不安分的某处。

    宁东航会意地往下看去,乐得呵呵笑出声。

    他用手摩挲了下叶蓓蓓的头顶,“傻瓜,这是男人都有的正常反应,不用这么大惊小怪的。”

    叶蓓蓓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自己闹了乌龙。

    她不好意思地吐了下粉嫩的丁香小舌,冲宁东航笑了下,“我,我真不知道这些。”

    “哈哈,你知道这个干嘛?”宁东航因为叶蓓蓓的乌龙变得心情大好,他一把把叶蓓蓓搂入自己怀里,“不痛了么?还有心情笑出声?”

    叶蓓蓓摇摇头,很是诚恳道,“有点痛,但是少爷,我很高兴,终于成了你的女人。”

    宁东航看着叶蓓蓓明媚的小脸,郑重问道,“叶蓓蓓,昨晚的事情,你后悔吗?”

    叶蓓蓓想也不想的认真摇头道,“我不后悔,少爷,这辈子能够遇见你,就是我最幸运的重生。我要一辈子都感谢少爷,为少爷做牛做马都可以!”

    听着叶蓓蓓认真无比的话语,宁东航握着叶蓓蓓的手,认真地说,“既然这样,那就不用做牛做马。用你以后的一辈子来感谢我了。”

    “只要少爷不赶我走,我自然要一辈子伺候少爷的。”叶蓓蓓没听懂宁东航话里的意思,还以为他是想试自己对他的衷心。

    宁东航笑着摇摇头,起身走下床铺,“傻丫头,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哪个意思?

    叶蓓蓓心里疑惑极了,不过她并没有敢问出声,生怕少爷更嫌弃她笨,只是瞪大眼睛看着宁东航,耐心地等待着他的解释。

    宁东航下了床,走到放贵重物品的保险柜前,弯腰打开柜子,从里面把自己的户口簿和身份证都拿了出来,然后对叶蓓蓓扬了扬,“傻妞,快些起来,咱们去民政局办手续吧。我只睡宁太太!”

    叶蓓蓓瞬间呆了,少爷让她去民政局办手续?办什么手续?

    天呐!

    难道是结婚证不成?

    共2页,现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