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462章潼恩失踪绝望中的绝望
    第462章潼恩失踪:绝望中的绝望!

    锋利的菜刀不断起起落落,血溅了梁茹满身满脸。她毫不为意,继续机械地砍着地上早已经没了气息的女人,竭力发泄着心中的怒气。

    最后,直到梁茹手中的菜刀砍卷了刃,她这才仿佛如梦初醒般,浑身轻颤了下。

    看着躺在地上血肉模糊的女人,原本妖娆的模样早已变得面目全非,梁茹心中并没有害怕,她凄厉的眸光变得阴森可怕。

    她把卷了刃的菜刀丢在地上,惨白的脸上泛起凄惨的笑容,失魂落魄地站起身,来到了洗手池旁。就着洗手池流淌的池水,梁茹清洗了下自己身上那些被溅到的血渍,丝毫不介意中途会遇到乔陌宸下楼似得。

    做好一切,梁茹竟然低低地笑了,是的,她怎么忘了,这个她深深爱着的男人,从来都没有爱过她而已,这个女人也只不过是他的玩-物。

    他怎么可能会因为担心谁而特意下楼查看呢?

    梁茹抬起手,看着自己方才满手血污,如今却被清洗干净的手,微微颤抖着身形,离开了厨房,离开了这个她之前深深爱着的家。

    夜色深重,梁茹走出别墅,痴迷地抬起头,看向楼上卧室的灯光,乔陌宸他,应该还在睡着觉吧?呵呵,睡吧!

    这个男人已经不是她的归宿,呵呵,如果他真的有半分在乎她的话,她也不用落到这样的下场!

    梁茹在夜色中定定看了卧室很久,眼中流露的,是不舍和留恋,之后转身消失在黑夜里……

    夜色孤寂漫长,犹如梁茹此刻彷徨无依的心灵,她按住狂跳的心脏。

    她宛如午夜幽魂,蹒跚着朝酒店走去。

    不,她也不是那么孤单,至少小潼恩还在酒店里等着她不是么?那个她偷来的女儿,是那么的乖巧善解人意,总能在关键时刻,温暖梁茹刺痛的内心。

    梁茹想到笑着甜甜的小潼恩,这才脚步踉跄的回到酒店。她疲惫地打开房间门,准备抱着潼恩连夜离开。

    可是,房间内却变得十分凌乱不堪,看起来就像是遭了贼似得。梁茹的心突然提了起来,她赶紧加快脚步走到卧室,朝睡在床上的潼恩看去。

    卧室内同样凌乱的厉害,被子枕头被随意丢在地上,而梁茹离开时还睡得香甜的潼恩此时却没了踪影,只剩下张空荡荡的大床。

    梁茹吃了一惊,她赶紧打开房间里所有的灯,一间间搜寻起潼恩的身影来。

    厨房,没有。客厅,没有!浴室,没有!阳台,没有!

    梁茹仔细查找完每一个房间,却始终没有发现小潼恩的身影。她急得直掉泪,不明白自己只是出去了那么一会儿,小潼恩怎么就凭空消失了呢?

    梁茹失魂落魄回到卧室,却看见床上丢着张纸条,刚才因为慌乱的缘故,她并没有看到那张纸条。

    她赶紧跑过去,把那张纸条给捞在手里,看着上面的字念出声:“想要你的孩子,就带着一千万来渔港码头。如果报警,就等着给你的孩子收尸吧!”

    梁茹的大脑轰的一声炸开,潼恩被绑架了?而且索要一千万?!

    天呐,她怎么可能会有一千万?之前她从乔陌漓那里卷走的钱,已经全部给了乔陌宸,自己身上分文没留。

    募地,梁茹想到了乔陌宸给她的那张卡,对,乔陌宸不是还丢给她张银行卡么,里面一定有钱!

    梁茹连忙收起纸条,朝酒店门口的银行柜员机飞奔而去。

    她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怎样救回潼恩,丝毫没想过要报警的事情。

    因为真要是警察来的话,还不知道先被抓的是谁。

    她刚杀了人!

    绑架案和杀人案,应该是杀人案判的更重些吧?

    梁茹飞快来到柜员机旁,她哆嗦着手把银行卡插进去,查询了下信息,发现里面竟然只有两百万。

    看着柜员机里面显示的那些金额,梁茹如遭雷击般坐在地上。

    呵呵,乔陌宸啊乔陌宸,我给你卷走了乔陌漓的三个亿。而你却用两百万打发我,你真是好样的!

    泪水从梁茹的脸上不断滑落,她深深为刚才的行为感到后悔,自己怎么能错的那么离谱呢?怎么就能为了发泄心里的戾气,反而弄丢了潼恩呢!

    这一年多以来,她一直尽心尽力养育着潼恩。

    在乔陌宸那里不能得到回应,她就把所有的关爱都投在了潼恩的身上。待她如亲生女儿,愿意为她奉献所有的一切。

    而现在因为自己的失误,导致潼恩被绑架,梁茹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急得快要疯掉!

    不!她绝对不能让潼恩因为自己的失误发生任何意外,绝对不行!

    梁茹掏出那个纸条,跌跌闯闯按照上面的地址朝那个码头奔去。

    她心急如焚,压根忘了打车,而是凭着双腿,硬是跑到了那个码头。

    此刻,心急如焚的她压根就感觉不到疲惫,看着四周漆黑一片的码头,梁茹顾不得害怕,大声呼喊着潼恩的名字。

    “潼恩?你在哪儿?妈咪在这里啊!潼恩,你在哪儿?妈咪来找你了!”

    梁茹的呼唤声在静怡的码头响起,可是她喊了半天,始终都没有人回应。只有眼前不停翻卷着的海水起起伏伏,对梁茹的呼唤无动于衷。

    夜里的海风凌冽,吹得梁茹浑身寒凉刺骨,她的声音早因为呼唤潼恩变得沙哑起来。可这些都比不过她心里的绝望。

    潼恩,你到底在哪儿?

    梁茹无助的抱着自己的肩头,慢慢蹲了下来。她看着眼前的潮水,终于悲痛地哭出声来,“呜呜,潼恩,你究竟在哪儿?妈咪现在来找你啦,你说话啊!潼恩,妈咪来了,你快出来啊!”

    她悲痛的哭声在码头飘出了很远很远,却始终没有人回应。

    梁茹哭了好一会儿,终于失望地站起身。她想自己肯定是被那些绑匪给骗了,不然他们不可能不露面的!

    想到这儿,梁茹心灰意冷地转过身,准备离开码头。

    就在这时,她的手臂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的男人一把拽住。

    那人就是绑走潼恩的绑匪之一,从梁茹赶到码头时,他就已经在密切监视着梁茹的动作,生怕她暗中报了警,把那些警察给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