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梦境:爹地救我!

    梁茹见绑架的事竟然被刀疤脸说的如此轻描淡写,她的心不由得咯噔一声,瞬间沉入谷底。手机端 m.

    刚才只顾着记挂潼恩的安危,她这时才慢半拍的想起来,乔陌宸给她的只有区区两百万而已,根本不足一千万。

    如果惹怒了这帮劫匪,后果会怎样?梁茹现在连想都不敢想。

    她知道眼前这些都是亡命之徒,而她和潼恩孤儿寡母的,怎么可能斗得过眼前这些如狼似虎的绑匪们?

    梁如故作淡定的不再吭声,她警惕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寻找着等下可以逃生的出路。

    可在她将屋内的环境仔细看了个遍后,心里清楚,这趟只怕她和潼恩要凶多吉少。

    因为此时的屋里面,除了那道唯一的门,连窗户,都是紧紧闭合着的。

    刀疤脸看出梁茹在四处打量,冷笑了声,“怎么,小美人人儿,想跑不成?如果等下确认你确实给了这么多钱,谁她妈也不会多动你一根指头!不过,要是你刷小聪明的话,嘿嘿……”

    “老大!”

    房间的门突然被撞开,去外面查账的绑匪走了回来,急吼吼地说着,“老大,那张卡里确实有钱。可是不是一千万,只有两百万!”

    刀疤脸听到真的有钱,心里很是高兴。可是后半句却让他登时黑了脸。

    他怒视着梁茹,“啪”的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咬牙切齿道,“臭婊=子!跟你爷爷我玩儿心机是吧?”

    看着天边已经蒙蒙亮了,大吼一声,“都给我带走!”

    梁茹被他这下打得口角淌血,却来不及擦,连声恳求道,“我所有的家当都在这里了,真的,我总共只有两百万而已,已经全部给了你们。摆脱你们放过我和孩子吧。”

    “哼!”刀疤脸冷哼一声,“告诉你,我可是看到你抱着孩子,从一栋高级别墅里走出来的!能住得起那么高档的房子,你告诉我你拿不出一千万,当我是孩子糊弄么!”

    梁茹被骂的欲哭无泪,她浑身下没有一分钱,唯有那张乔陌宸给的卡里有两百万而已。可是这些穷凶极恶的家伙,却始终不肯相信她。

    她拼了命的想要反抗,可是抱着孩子的她怎么可能是这几个牛高马大的男人们的对手呢?

    没等梁茹拔腿往外逃,她和潼恩被那伙劫匪押了一艘破渔轮,趁着黎明前茫茫夜色,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迪拜……

    *

    夏威夷。

    乔陌漓搂着颜汐落睡得正香,最近因为颜汐落的心情逐渐好转起来,乔陌漓也跟着放松了心情。

    他慢慢陷入了深度睡眠,突然,似乎觉得自己来到了一条漫无边际的大海边。

    乔陌漓在梦里不停的来回转圈,想要离开这条看起来令人不安的大海,可怎样都找不到离开的路。

    突然,他看到大海边站着一个穿着粉嫩连衣裙的小女孩,偶尔有些海风吹过,把小女孩粉嫩的小裙子吹得扬起,带起簌簌的声响。

    乔陌漓离不开海边,试探着朝小女孩走了过去,他想问问这个小女孩,眼前究竟是什么地方。

    他慢慢走到小女孩身旁,在她身后停了下来,有些犹疑地问道,“宝贝,你是谁?”

    募地,那个穿着粉嫩连衣裙的女孩突然转过身,脆生生的冲乔陌漓喊了声,“爹地!”

    乔陌漓惊得后退一步,因为那个转身过来的小女孩分明长着和他一样的脸庞,还有着个颜汐落一样的眼睛。

    天呐!这是他的女儿!

    乔陌漓虽然是在梦里,却始终记得女儿被人拐走的事情。如今见到这个跟自己长得一样的小女孩,不由得欣喜若狂。

    他大叫一声宝贝,伸开手朝小女孩走去,想要好好抱抱她。

    可是等他走到小女孩跟前,却发现她不知怎么突然往大海里漂移,而且越飘越远。

    乔陌漓急得大喊,“宝贝,你是我的宝贝女儿,爹地终于找到你了,你要去哪儿?”

    小女孩冲乔陌漓伸出手,脸的表情十分不舍,她的面容越来越模糊,可发出的声音却像徘徊在乔陌漓的耳旁,“爹地,你为什么不来救我,我被坏人抓走了,你快来救我啊!”

    听着小女孩如泣如诉的悲惨呼声,乔陌漓心疼的抓狂,他想也不想的跟着想跳入海,却发现无论他怎么往前跑,那些海水都跟着往前挪动。直到他累得再也跑不动,海水仍旧距离他那么远。

    乔陌漓累得气喘吁吁,几乎要瘫倒在地。可是海面的小女孩却越飘越远,直到最后终于变成了一个粉红色的小点,消失在无边无际的海面。

    “宝贝x来!宝贝!”

    乔陌漓失控大喊,眼泪跟着流了出来。他已经失去了自己女儿一次,这次怎么能再眼睁睁看着她消失呢?

    可是任凭他如何哭诉,眼前除了那片他始终接触不到的诡异海水,还是那片一望无际的海水。

    乔陌漓灰心地躺在地,控诉地抬头望天,“为什么?!为什么要把女儿从我身边带走?为什么?!”

    颜汐落本来好好睡在乔陌漓的怀里,突然被乔陌漓喊声惊醒。她迷惑地睁开眼睛,看到乔陌漓似乎在做着噩梦,正挥舞着手臂不停地呐喊着,脸的表情十分的痛苦。

    颜汐落赶紧伸手推着乔陌漓,想把他从梦唤醒,“老公?老公?醒醒,快醒醒啊。”

    乔陌漓被颜汐落推醒,心有余悸地睁开眼睛,满头满脸都是汗水和泪水,身也早已经湿透。他惊恐地喘着粗气,看了颜汐落一眼,用力抱她拥入怀。

    颜汐落感受到他不安的情绪,怪地问道,“你是不是做噩梦了?没事的,不要担心,我陪在你身边。”

    乔陌漓摇摇头,把颜汐落搂得更紧,悲戚道,“太太,我梦到我们的女儿了,她长着和我一模一样的脸庞,然后眼睛和你的一样那么幽蓝。在刚才,她穿着粉嫩的连衣裙,质问我为什么不去救她。太太,你知道吗?当她越飘越远的时候,我觉得我好像被整个世界给遗弃了一样。”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