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潼恩被带到神秘村庄。

    而因为乔陌宸家里并没有安装监控,所以谁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害死了这名死者。

    经过检查,警方发现这名死者体内仍残留着乔陌宸的体液,甚至喉咙里都有。

    于是,乔陌宸被当做了重点怀疑对象被捕,宣称他有重大作案嫌疑。

    冰冷的手铐铐在了乔陌宸的手腕,他顿时后悔不已,没想到自己竟然挖坑把自己给埋了进去。

    他只是荒唐了半宿而已,竟然无端引来了人命官司。

    乔陌宸被警察们推搡着朝警车走去,声竭力疲地喊着冤枉,他根本没有杀人,凭什么要把他给铐起来?

    可是他招来的确实警察的猛踹,不由分说把他从别墅给带走,关进了森严恶臭的号子里。

    随着乔陌宸的被抓,他的公司立即掀起风云巨浪,受到了致命的波及。持股人纷纷抛售乔陌宸公司的股票,导致股票跳水式下跌。

    一夜之间,乔陌宸作为变—态血腥的杀人犯被批捕,他的公司在第二天被查封,股票也已经跌得一片惨烈,再难起死回生。

    这一切顿时成了迪拜的头条新闻,而那些原本和乔陌宸玩得好的酒肉朋友看到乔陌宸落难,并没有一个人肯露面来探望他。

    一个个恨不得离他远远的,免得被牵连,落下不好的名声。

    乔陌宸席地坐在监狱里,仅仅一夜的时间,他已经由干练的职场精英,变成了落魄的杀人凶手。

    他的下巴冒出许多犯愁的胡须,却再也没有机会去整理个人形象。

    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公司被法院查封,账户也跟着被冻结,连别墅,都贴了封条。

    变得一无所有的乔陌宸这时想起了被自己赶走的梁茹,他知道,这个时候还能相信他的清白的,唯有梁茹。

    可是他已经把她给赶了出去,根本不知道梁茹去了什么地方。

    乔陌宸哀声祈求那些警员,希望他们能找到他妻子梁茹的下落。

    他相信,只要梁茹知道他如今这副惨状,肯定不会置之不理的,因为他知道她疯狂地爱着自己,卑微而又谦卑。

    如果她知道自己遭受了不白之冤,肯定拼了命也要为他讨回公道的。

    可是那些警员却冷漠地告诉他,他们已经寻找过梁茹,可是她早已经下落不明,根本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或许早已经离开了迪拜。

    得知这个消息,乔陌宸悔恨地留下了懊恼的泪水,他从来没有像此刻似得痛恨着忘恩负义的自己,早知道会如此,当初他怎样都不会赶梁茹走的!

    而现在,等着他的,将是把牢底给坐穿……

    *

    而此时,被绑走的梁茹和潼恩,已经被那些绑匪五花大绑的丢在船舱内,乘船离开了迪拜。

    船舱内又脏又臭,颠簸的令人想吐,梁茹虽然和潼恩被牢牢帮住了双脚,不过双手并没有受到束缚。

    那些绑匪笃定了她们母女两个是如何都逃不掉的,因为在苍茫无际的大海,弃船逃生是最做死的事情。

    随着船身剧烈的颠簸,躺在梁茹怀里的潼恩慢慢醒了过来,她警惧地睁开眼睛,看到了始终关切地看向她的梁茹,天真地问道,“妈咪,我们怎么会在这儿?”

    梁茹看到潼恩终于清醒过来,心里担忧地那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她慢慢用手梳理着潼恩柔软的长发,柔声说道,“潼恩乖,妈咪带你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梁茹知道那晚潼恩是被人用蒙—汗药从酒店里偷偷抱出来的,年幼的她根本不明白她们母女俩此时已经置身在危险之。这些人心狠手辣,什么事情都可能干的出来。

    梁茹只要一想到他们很可能会伤害到她的潼恩,她满心的愤怒,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刻,她算拼了性命,也绝对要跟他们同归于尽,绝对不能让小潼恩受到半点的伤害!

    这样想着,对未来充满了担忧和惊惧地梁茹忍不住落了泪,温热的眼泪一颗颗落下来,砸在了小潼恩稚嫩的脸。

    潼恩迷茫地眨了下眼睛,用小手擦掉坠落在脸的泪痕,仰头问向梁茹,“妈咪,你怎么哭了?我们要去哪里?那里有没有爹地?”

    梁茹摇摇头,哭得更厉害了。她要怎么向年幼的潼恩解释眼前的凶险的情况呢?

    看着潼恩那张稚嫩无邪的小脸,梁茹心疼地把她紧紧搂在怀里,低声道,“没有爹地,只有妈咪和潼恩,潼恩愿意吗?”

    潼恩懂事地点点头,“愿意,爹地为了那个画着浓妆的女人大声骂妈咪,潼恩现在讨厌爹地了,不想跟他在一起。潼恩只想跟妈咪待在一起。”

    听着潼恩充满稚气的话语,梁茹的心被感动的稀里哗啦。这是她一手拉扯大的潼恩,她像最圣洁的小天使,永远都是那么的令人疼爱。

    “潼恩乖,咱们不跟爹地住一起,也能过得好好的,对不对啊?”梁茹慢慢理着潼恩的头发,柔声唱起了摇篮曲,想要让潼恩再睡一会儿。

    不知道是因为船身的颠簸,还是因为梁茹的歌声,潼恩慢慢睁不开眼睛,趴在梁茹的怀里睡了过去。

    看着熟睡的潼恩的小脸,梁茹这才有时间去想乔陌宸。

    可是一想到乔陌宸,她不由地想起了被自己乱刀砍死的那个妖艳女人,有些懊恼当时走的匆忙,没有多砍两刀!

    她的眸子里泛出挫骨扬灰的仇恨,乔陌宸,我捧着真心跪在你的面前,得到的却是你的不屑和鄙视。你对我不仁,别怪我对你不义!这是你抛弃我的下场!

    这样想着,梁茹突然忘了自己此刻被困的处境,搂着睡着了的潼恩,跟着闭眼睛睡了过去。

    经过三天的海航行,梁茹和潼恩被人从船舱内拽了出来,被那些人给带到了一个神秘的村庄。

    “快走!”押着梁茹的人凶狠地催促着,总嫌抱着潼恩的梁茹走得太慢。

    梁茹心里悔恨不已,如果早知道会落到这样的地步,说什么那晚她都不会从别墅里出去。哪怕被乔陌宸打骂,也好过现在潼恩要跟着自己沦落成这副光景。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