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怒打理查!

    颜汐落没听清他说的什么,就耐心问了句,“理查先生,你刚才说什么?不好意思,我没有听清楚。”

    “哦,”理查有些尴尬地笑了,他并不想唐突眼前的佳人,柔声说道,“你画的真漂亮,能帮我画一张画像吗?”

    颜汐落本想拒绝,可想到他是乔斯洛的老师,就委婉地说道,“理查先生,我的画技并不太好呢。”

    “no,no,no,”理查激动地飙出母语,摆着手道,“你是我见过画技最高超的画师,我诚心请你帮我画下肖像,希望你不要拒绝。”

    “那好吧,只要理查先生不嫌弃就好。等下要是哪里有画不好的地方,还希望理查先生多多担待。”

    颜汐落重新翻了页宣纸,“请理查先生随意摆个姿势好了,我帮你画张速写。”

    理查见颜汐落答应了,高兴地双眼晶亮,他抱着胳膊摆出个自己认为最帅的姿势,眼睛朝颜汐落放电,“ok,我已经准备好了,请开始吧。”

    颜汐落点点头,拿起画笔帮理查画起了速写画像。

    她画的格外认真,理查看的分外入迷,心里甚至希望时间在这一刻停顿下来,能让他和颜汐落多聚一会儿。

    因为是速写,颜汐落画的很快,没一会儿就画完了。她把画好的速写肖像拿给理查,“理查先生,你看下,画的不太好,你多见谅。”

    理查接过颜汐落给自己画的画像,激动的双手直发抖,连声称赞道,“不不不,这简直是太像了。我的天,你真是我见过最美丽最有才情的女子。这副画像把我画的这么逼真,这简直是我这辈子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颜汐落看着理查激动到夸张的表情,谦虚地笑了起来,“只要先生喜欢就好,还请你平时多关照一下我家斯洛呢。”

    理查视若珍宝的把颜汐落给他画的那张速写叠起来收进怀里,然后祈求地看着颜汐落,“真的谢谢你为我画的画像,不知道我能不能有这个荣幸拥抱你一下呢?”

    颜汐落下意识地想要拒绝,不过她想到英国人的拥抱都是代表着友好,就大大方方的微笑道,“好。”

    理查顿时激动不已,他高兴地伸开双臂,朝颜汐落拥抱过去。

    就在这时,理查看到了乔陌漓小跑着朝这边过来,嘴角勾起一抹坏笑,立即抱紧了颜汐落。

    乔陌漓顿时疾步冲了过来,挥拳揍向理查,“理查,你这个混蛋!她是我太太!”

    拳头夹着风声朝理查的后脑勺袭来,理查仿佛后面生了眼睛似得,反手接住乔陌漓的大手,借势迅速出拳,朝乔陌漓的面门捣去。

    乔陌漓也不是吃素的,他偏头闪过理查的攻击,用手肘砸向理查的后背。

    一时间,两人拳脚相见,竟然已经过了好几招。

    颜汐落愣愣地看着两人打了起来,又想气又想笑,哭笑不得道,“你们这是在干嘛?怎么就像个孩子似得打起来了呢?”

    理查跟乔陌漓缠斗了一会儿,这才算过足了瘾。

    他故意让了乔陌漓一下,做出被他打得趔趄后退的模样,哈哈大笑起来,“哈哈,乔,原来你小子还知道吃醋啊!”

    乔陌漓仍在气头上,气急败坏道,“朋友妻不可欺,你这个混蛋,不配教我的儿子,我现在就把他给接走!”

    理查冲乔陌漓竖起中指,哈哈大笑起来,“乔,你啊你,我只是开个玩笑逗逗你而已,你竟然还对我来真的。招招都下黑手,真是小肚鸡肠。”

    说着,理查故意掏出了之前颜汐落给他画的自画像,炫耀般在乔陌漓眼前晃了晃,“嘿嘿,瞧瞧,这可是我独家专用的画像哦。是不是很生气?想不想要回去?哈哈,我不给你!”

    在理查掏出那副画的时候,乔陌漓就已经看出了那是颜汐落的画风。

    他伸手就想夺回来,被理查灵巧的躲过收进怀里,然后撒腿以比兔子还快的速度跑走了。

    “幸亏你溜得快,不然我打不死你!”乔陌漓冲着理查的背影大喊了声,“我警告你,别以为咱们是旧友你就得便宜卖乖,再敢靠近我老婆,我拆了你那把骨头!”

    颜汐落无奈地看着醋性大发的乔陌漓,心里有些丝丝甜蜜,她轻轻捶了下乔陌漓的胸膛,低声说道,“老公,算了。我和理查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刚才只是请我画幅肖像而已。因为他是斯洛的老师,我就答应了。然后为了表示感谢,这才拥抱了下我。是你想的太多了。”

    乔陌漓回头看着颜汐落,冷着脸把她打横抱起,径直走回了旅馆。

    颜汐落不知道他又是在发哪门子脾气,就乖巧地倚在他的胸口,心里仍对刚才乔陌漓吃醋的样子觉得好笑。

    哪知道乔陌漓还抱上了瘾,竟然把颜汐落一路给抱回了房间,然后丢在床上,凶猛地吻上了她的樱唇。

    他的吻霸道又甜蜜,像是要惩罚颜汐落似得,恨不得一口把她给吞进肚子里。

    颜汐落被动的回应着,然后耳畔传来乔陌漓的怒吼,“你是我的,这辈子只能属于我一个人!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碰你,懂吗?”

    说着,他不等颜汐落回应,又继续骂开了理查,“理查那个大色—狼,根本就是个衣冠禽—兽!竟然趁我不在,妄图占你的便宜!早知道我说什么也不能让斯洛跟着这个家伙!不行,明天我就带斯洛离开,远离这个家伙!”

    颜汐落听得哭笑不得,揉着乔陌漓的胸膛让他消消火。她只是和理查拥抱了一下而已,哪有那么十恶不赦呢?

    “乔陌漓,我们只是友好的拥抱下而已。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夸张?再说,如果你现在带走斯洛,那他之前受的那些苦,岂不是白受了么?”

    颜汐落冷静地说道,虽然她心里很是心疼斯洛,可是更不想让斯洛之前那么久的坚持功亏一篑。

    乔陌漓知道颜汐落说的对,他挫败地叹了口气,把所有对理查的不满都撒在了颜汐落身上。

    用力的在她身上种起了草莓,“太太,你知道的,我忍受不了任何臭男人对你的碰触,我忍不了!”

    他要把她身上每一处刻上他的记号,这样还不够,他还想把她藏进口袋里。